窝窝“团”上市,团购网站的最后哀鸣?

在国内多达5000多家的团购网站大军中,以拉手网、美团网、窝窝团为代表第一阵营始终“霸占”着公众的视线。但随着团购市场环境的降温,一批团购网站开始面临资本和运营困境。而作为第二阵营成员,爽团网仅仅是一家规模300人的中型团购网站,但该公司CEO颜莹认为,当一批依靠烧钱维持生命的团购网站倒掉的时候,属于第二阵营团购网站的机会就要到来。  爽团网创办于去年6月,那时候的团购网站还处于市场尝试及培育阶段。以拉手、美团为首的几家起步较早的站点已经开始抢占市场,爽团网并没有抢得先机。  到了2010年10月份,爽团网的规模也仅有百人左右。当时,与爽团网规模和市场位置都较为类似的就包括窝窝团这一家,但随后窝窝团被徐茂栋收购,转向规模化拓展,并一举冲进第一阵营。“去年10月份徐茂栋先后三次与我洽谈收购爽团网,但均被我拒绝。”谈及窝窝团的“巨变”,颜莹回忆道。  但这并不让他感到后悔。在颜莹看来,爽团网当初拒绝被收购是认为自身有做大的机会,而事实也正逐步证明这一预测:一年之后,爽团网的公司员工总数约300人,全国拥有12家城市分站,用户数量接近200万,每天的活跃用户超过10万人,每天的订单数量在5000左右,客单价在60-70元,平均毛利维持在15%以上。  颜莹表示,尽管在团队及营收规模上,爽团还不能与市场第一阵营抗衡,但就运营效率来看,爽团仍然具备一定优势。他表示,公司目前不会单纯追求销售额,而是更关注每个IP的成本控制,比如用户重复购买率以及直接访问比例。  据颜莹透露,去年8—12月爽团的销售额保持连续翻番的记录,并于12月突破1000万大关。去年到年初的毛利率一直维持在25%左右,最高甚至达到28%。“这和当时整个团购市场的凶猛趋势有关,当然爽团的成本控制和运营效率也起到关键作用。”  爽团一直坚持本地化服务和实物销售并举的经营模式,相对于本地化服务的亏钱状况,实物类产品的销售才是爽团的主要盈利来源。据介绍,爽团目前已经实现微盈利。  颜莹表示,短期内爽团不会大幅扩张规模,而趋向于暂时蛰伏,等待市场时机。  那么这个时机会在何时出现?  颜莹认为,自今年4月份以来,国内团购市场的环境就开始恶化,不管是网站之间爆发的价格战、广告战还是互相的恶意攻击,还是团购本身存在的种种问题,都使团购在业界人士以及用户心目中产生负面影响。  最先作出变化的仍是投资界。曾有多年创投行业经验的颜莹笑言,“眼下的投资界,李开复这样的大佬对团购行业的悲观看法很有代表性,在一线的投资经理如果说准备要投一家团购网站是会被笑话的,谁也不愿再跳进无底洞中。”  颜莹预测,未来半年内,第一阵营中“末位部队”的日子不会好过,他们的人力、运营和推广成本并不低,而首轮融资1000万—2000万的网站基本已经烧光资金,难以支撑到明年年初,届时将有一批这样的团购网站倒掉。这也预示着注重成本控制的二线团购网站机会到来,甚至会出现上市团购网站并购个别二线网站的可能。“到那个时候,可能会呈现2、3家大站与几十家中型站并存的竞争格局”。  而对于未来的布局,颜莹向TechWeb透露,爽团目前正在开发一款集合团购功能的LBS平台型产品,该产品是基于爽团母公司旗下原有的一款LBS产品“走四方”之上进行优化开发。据介绍,该产品将进一步改变用户在第三方团购网站上交易的习惯,让商家和用户在LBS平台上直接交易,团购网站仅收取商家的服务费及VIP用户的增值费用。颜莹透露,该产品的最大特点是全面开放给商家,使其拥有更大的后台权限,能够自己发布消息和产品。  颜莹认为,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团购未来将不再局限于互联网平台,与LBS等新产品结合的创新模式极有可能独辟蹊径,甚至开创出另一片巨大市场。(王晶)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1

这次高调的上市行动在赚足眼球的同时,窝窝团及其创始人徐茂栋也成为媒体批判的对象

2014年年初,媒体专访窝窝团CEO徐茂栋,采访结束后曾对窝窝团某中层感慨:“跟踪团购行业好几年,没想到最后活下来的居然有你们。”这个感慨让对方颇有一些尴尬,但随后这个已经跟随徐茂栋好几年的中层还是给出了耐人回味的回应:“我也没有想到会有我们。”

窝窝团确实艰难生存了下来,它还想继续实现自己的上市野心。近日,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窝窝团宣布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招股说明书。招股书显示,窝窝团2014年前9个月净营收为2064.2万美元,但净亏损为3244.7万美元。

曾经跟窝窝团在一个饭锅里抡马勺的兄弟们已经物是人非。2014年初糯米从人人网投奔百度,10月拉手卖给宏图三胞,满座也已经卖给苏宁。而美团、大众点评也早已脱离单纯团购的范围,将目光瞄向了市场空间更大的O2O行业。

但即便窝窝团能够抢在美团、大众点评、百度糯米等行业三强前上市,也未必能有多好的市场前景,有投资人表示,对电商行业美国市场主要关注的还是市场份额,在这方面窝窝团差距较大。

炒作前科

窝窝团上市留给大众的深刻回忆是2011年的5月25日,当时上线才一年多的窝窝团在北京召开了
“IPO启动新闻发布会”,当时徐茂栋的说法是:“我们需要向媒体说清楚窝窝团的战略和融资计划,不能把我们再当作一个二流团购公司去对待。”

这次高调的上市行动在赚足眼球的同时,窝窝团及徐茂栋也成为媒体批判的对象,随后上市计划无疾而终。显然对于徐茂栋来说,召开发布会背后主要驱动力是公关需求而不是真实的上市诉求。前雅虎中国总经理谢文(微博)曾评价窝窝团的这次上市计划“比传统传销还可怕”。

窝窝团并不仅仅在上市问题上涉嫌炒作,其宣布过的融资也曾经惹人质疑。

早在2011年窝窝团宣布获得鼎晖、天佑、清科等多家机构2亿美元融资时,知名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就质疑到:“现在团购网站已经很难拿资金了。”而后来的结果是这笔融资成为业界的一桩悬案,现在多家名单上的机构并不愿意承认曾经投资过窝窝团。去年5月,窝窝团再次融资5000万美元,其中徐茂栋本人投资占比50%以上。

和其他团购网站依靠投资人输血不同,窝窝团更多的是依靠徐茂栋个人的资金支撑。有传闻称在窝窝团资金最困难的时候,徐茂栋曾经卖了自己的几套房产来给手下的员工开工资。而在窝窝团创立的初期,徐茂栋也曾把自己在另一家个人创办的公司——百分通联的股份减持到3%,套现向这烧钱的团购生意输血。

团购血战因他而起

在很多人看来,徐茂栋改变了整个团购行业的业态。

徐茂栋,1968年出生,1994年创立山东齐鲁超市,成为了当地最为成功的民营企业家之一;2000年,创立凯威点告,做彩信、短信的群发业务;2006年,凯威点告被分众传媒收购,徐茂栋完成套现并担任分众传媒的高级副总裁;2008年,徐茂栋从分众跳出,成立百分通联,做移动营销业务;2010年,徐茂栋收购了当时由几大大学生创立的窝窝团,正式杀入团购行业。

和当时偏学院派的拉手网创始人吴波、美团网创始人王兴(微博)相比,草莽出身的徐茂栋更擅长玩野路子。

在团购行业出现之前,互联网的竞争激烈程度不高,即便有天猫和京东这样的世仇,但大多数时候竞争依然还在明面。而团购网站则采用了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竞争手段,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窝窝团。关于此时窝窝团的一些行为,吴波曾给出自己的评价:“这就像大家都在一个盆里抢饭吃,本来谁勺子大谁就吃的多,结果窝窝团来了,他不但抢饭吃,还往饭盆里吐吐沫。”

而此时的窝窝团也的确建立了一支癫狂的团队,记者曾经参加过一次窝窝团的动员大会。当时的所谓誓师大会被布置成一片大红,随后则是由徐茂栋带领大区负责人喊出下个月的销售额目标,在饭前则还有一场简单的宣誓活动,而最后则是上千名员工挥舞的手臂和刺耳的尖叫。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根据团800数据,2010年11月,窝窝团当时月销售额仅为整个市场的8%,排名仅为第8位,而到2011年8月,窝窝团以1.7亿的成交额排名整个市场的第一位,而在整个2011年全年,窝窝团也仅次于拉手和美团排名第三位。

实现这一成绩,除了一支凶悍的团队以外,徐茂栋“用大批小舢板集结成航母”的模式也是关键。

眼花缭乱的收购

一个被窝窝团收购的团购网站创始人回忆了当时的行业情况:当时正处于地方团购网站蓬勃发展的时候,但全国型团购网站已经开始向三四线城市进行布局。

徐茂栋往往以这样一句话开始自己的并购:“地方性团购网站很难融资,在未来大量的资金都会进来争夺这个市场,你们很难熬过烧钱的阶段。”而在收购的最后则往往是经营权的放弃,徐茂栋对很多团购网站的创始都给出了这样的承诺:“经营权完全在你们,我们不会派人去管业务。“

徐茂栋画的大饼则是,在每个地区只收第一,把全国各地每个地区最好的团购公司绑成一块,然后大家来运作上市。

用这种方式徐茂栋半年时间连续收购了沈阳19团、无锡团虾、长沙团客、厦门闪团等数十家地方性团购网站,其中不少是当初徐茂栋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先去接触的。合资公司最多时曾占到窝窝团销售额的80%、90%,后又逐步实现完全并购,变成完全使用“窝窝团”品牌的地方站。

为了一跃进入中国团购的第一阵营的目标,徐茂栋在全速前进。在三四线城市采用收购战术后,窝窝团开始采用挖竞争对手骨干团队进入一二线城市。挖角一般从双倍薪水开始,再白送5到10万元以显示“诚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