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投资人倾向于互联网、医疗能源、O2O

2013年,中国的对外投资总额已突破1000亿美元,达到1078.4亿美元,与美国一起进入到对外投资的千亿美元俱乐部。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者对全球各地的企业有了掌控权,当然,也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9月9日,在由商务部和中央电视台主办,央视财经频道承办的2014国际投资论坛“全球投资新格局”分论坛上,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抛出了一个新的命题,那就是“伴随中国进入千亿美元的投资俱乐部,中美在投资领域的角力将会越来越多”。  他甚至表示,“即使保守估计,到2020~2025年左右,中美的投资曲线将基本能够相遇。也就是说,中美海外投资总额将基本持平,中国的海外投资额度将达到美国量级。”“之所以做出上述判断,是因为中国高达50%的国民储蓄率,而美国的国民储蓄率只有10%到15%左右,而投资最重要的来源就是国民储蓄。”他说。  2013年美国对外投资额为3383.2亿美元。  千亿之后  对比一下中美过去5年来对外投资额度的变化曲线,能看出过去5年来,中国的海外投资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而美国的对外投资在2009年之后则出现了下降。  这显示了以金融危机为分界线,中国经济的国际地位迅速提升,中国对外的购买力在上涨,中国企业需要新的商业模式,需要新的技术,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通过对外投资来获得。  但另一方面,这一分界线也提示中国投资人,在国际市场上,中美在投资领域可能出现的相应角力。尤其是伴随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重振美国制造业”的口号之后,在投资领域选择美国的呼声正越来越强烈。  “我不怀疑中国再过5~10年在对外投资总量上跟美国持平,甚至超越美国。但我想的是,我们投了那么多钱,我们从这个投资中间到底是为了收取一点投资的回报,还是为了在经济上、文化上和教育发展上面对世界产生影响力,或者让投资成为真正的可持续的商业行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就表示:“我更加关心的是一个投资质量问题。”  “中国的1078.4亿美元,它投到国外有多少是国企在海外投的,多少是民间资本在外面投的?多少投的传统产业,多少投的高科技或者是教育文化产业?在海外购置房产算不算?”  在俞敏洪质疑的背后,是他看来,美国电影业开始向中国电影业渗透进行投资所产生的影响力,或许比国内企业到国外买一个矿,去买一个大楼或者是去买一个牛奶场更加重要。  按照商务部的统计,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行业比较集中,截至2013年底,租赁和商务服务业、金融业、采矿业、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五大行业累计投资存量达5486亿美元,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总额的83%,当年流量占比也超过八成。  “美国在历史上成为世界头号投资大国,是因为它要把它的商业模式推广到全球,进而实现其对全球经济的控制,而中国目前的海外投资大部分停留在企业缺少‘补药’,缺什么补什么的状态。”李稻葵表示,这提醒中国投资人,比投资数量更重要的是,要看投资的质量。  俞敏洪介绍,新东方赴美上市前为增加国际投资人的认同和信心,引入了国际化投资,而国际性投资公司的进入也帮助新东方建立了美国标准的内控与合规机制。  “2012年新东方遭遇浑水公司的做空,我会偷着乐,因为新东方首先没问题,其次做空拉低股价正好可以给员工发期权时省掉很多成本。”他说。  从“钱”进来到“钱”出去  2013年对外投资额度是1078亿美元,吸引外资是1240亿美元,对外投资的额度与吸引外资的额度已基本接近。  未来对外投资的总额是否会超过吸引外资的额度?联合国贸发组织(UNCTAD)在今年6月发布的《世界投资报告》中曾大胆预测,这个转折点很可能就出现在2014年。  UNCTAD高级官员梁国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转变背后是金融资源得到更有效地配置。中国拥有最大规模的外汇储备,能更有效地保值和增值,提高资产收益率;通过海外收购,中国企业能够提高竞争力。  李稻葵也表示,“对外投资的总额超过吸引外资的额度这样的格局将在今年建立起来,而且是牢固地建立起来,不可逆转。与此同时,另一个新的变化将会出现,那就是百姓和企业将逐步变成对外投资的主力军,取代政府成为对外投资的决策者。”  他表示,“过去政府在替我们投资,外管局、中投把我们的对外储蓄不断地配置到国外资产中去,更多的是投入到国外的称之为固定收益或者是债券类的资产,包括各国国债。而未来将更多地由中国企业家和老百姓决定投资的方向和领域,只不过这个过渡将逐渐完成。”  哪些领域会在这场新的资本“争夺战”中受益呢?

美高梅6s登录 1

IDG资本熊晓鸽:未来看好移动互联网,看好医疗服务、能源技术、文化娱乐等

2014年,是VC/PE行业的好年景。2015年,形式预期会更加红火。VC/PE的钱,明年会更青睐哪些行业?对创业者而言,哪些行业更容易拿到钱?

“在中国,和移动互联网行业的行业,未来我们都会看好。”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在接受采访时说,IDG已经将投资重心转移到移动互联网上了。他认为,移动互联网创业领域,会出现下一代的马云、马化腾。

在纯粹的移动互联网技术之外,互联网与衣食住行结合的O2O也是IDG资本看好的。但熊晓鸽也说,其中哪个细分领域会做得更大、哪个能更容易变成一种商业模式,这对VC投资人而言是一种挑战。IDG资本在其中的布局,“就让我们保持一些商业机密吧。”熊晓鸽的理由是,其中竞争激烈,只适合悄悄做。

互联网之外,医疗服务、能源技术,还有文化娱乐等,是未来IDG资本会着重投资的几大领域。

GGV李宏玮:我选择物联网、跨境电商和去中心化尝试

美高梅6s登录,“如果把移动互联网看做是一个世界的话,这个世界能够承载很多新型的商业模式”。GGV管理合伙人李宏玮在接受腾讯财经《资本论》采访时说,就像小说《三体》里所呈现的未知世界一样,令所有人都兴奋。

“其中我们比较关注的,有三个方向。”李宏玮丝毫不怕泄露商业机密。

其一就是物联网,这是一个跨界的商业模式,是软件、硬件和数据结合的一个点。同时它也是跨中美的链条:美国有带动新事物的精神跟欲望;而中国则有全球第一的供应链跟厂家,大部分产品会在中国制造。“这块我们已经布局了”,李宏玮说,中美两地加起来投了十家企业,其中中国八家;美国两家。

其二是通过移动互联网去中心化的商业模式。比如宠物服务可以不用去宠物店了,而是可以提供上门服务。还有比如互联网金融,以前必须要去线下的银行或者证券公司,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通过手机屏幕随时随地都可以操作。还有比如教育领域,我能否不到学校去了,而是在家里通过手机、平板甚至客厅的屏幕进行学习?这是一个相对比较新的市场,还没有巨头,所以给了创业者新的机会。

GGV关心的另一个趋势,就是跨境的活动。而其中,跨境电商是我们在中美观察到的最明显的点,而且这个趋势是双向的。

美国有很多三四线城市,当地可能只有一个沃尔玛,他们愿意通过移动互联网尝试购买中国出产的产品,虽然单笔消费并不很高,很频次高。现在很多中国人也有海外消费的强烈诉求,能不能提供一个平台,让大家可以不离开家门就可以采购到每个国家、不同城市的特色商品?我们曾今天投资国一个移动电商项目,它一年就成长了20倍。

清科倪正东:我认为互联网金融仍是富矿

“我觉得互联网金融还是一座金矿,可以继续投资。”清科集团董事长兼CEO倪正对腾讯财经《资本论》说,“很多公司还在孕育之中,很多宝藏还没有被发现,我们之后会非常关注这个领域。”

倪正东介绍,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清科集团旗下清科创投目前已经投资约10家企业。其中包括互联网金融平台360融资网,第三方理财钜派投资,以及从事信贷业务的手机袋等,“在海外投资、众筹方面,我们也有尝试。”

倪正东坦言,在P2P投资初期,“我们错过了那一步,所以很遗憾”。但是,他强调不排除未来在价格比较高的情况下还会“追一下”,挑选一两家做得好的P2P公司,在其B轮或C轮融资时追加投资。

倪正东表示,2015年的投资方向还将主要关注移动互联网和医疗健康两大领域,其中移动互联网领域包括三大方向:一是互联网金融;二是O2O,线上线下结合领域;三是智能硬件;在医疗健康领域则主要关注移动医疗、可穿戴设备。

倪正东认为,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在PC时代曾经火爆的社交、游戏、电商、智能硬件等,未来都格局都可能会因为移动互联网而改变。“这个领域大有可为”。

洪泰基金俞敏洪:我认为在线教育O2O是机会

“互联网的特点是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能让更多的人享受最基础的服务,并且节约成本。教育也可以这么做,在线教育O2O才是未来教育行业的投资机会。”洪泰基金管理合伙人俞敏洪对腾讯财经《资本论》表示。

俞敏洪表示,未来任何产业离开移动互联概念将不能称其为产业。传统产业一定要与移动互联结合起做商业模式的调整,新投入的模式一定是从移动互联出发的。

从商业模式来看,俞敏洪认为:“什么商业模式能为客户提供最佳、最有效、最贴心的服务、最能够吸引人的注意力,那就是一个好模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