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向降准预计释放资金3000亿 为何不是全面降准?

何莎莎  央行于6月9日宣布,从本月16日起,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将下调存准率0.5个百分点。同时,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也下调存准率0.5个百分点。本次降准的主要目的在于配合结构调整的需求。  “近几年中国金融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和信贷政策发生了重大变化。”6月13日,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在参加中国经营报社在青岛举办的“新三板集训营”培训活动上发表主题演讲时指出,中国的信贷政策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从过去的单纯量化扩张转向了结构调整。  信贷政策转向结构调整  “从去年我就在公开场合表示,企业家不要再指望大规模的货币宽松。”向松祚认为,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房地产行业、大中型企业和产能过剩行业占用信贷资金过多,定向降准的目标就是使信贷从这些行业中退出,投入到确实能解决就业和经济根本问题的行业中去。中小微企业担负了中国70%以上的就业任务,而“三农”企业又是解决中低收入阶层,特别是广大农民生活的根本性途径,如果这些行业没有好的信贷支持,是很难确保就业的。他强调,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并不是稳增长,尤其是不能通过传统的产能过剩行业来稳增长,而要通过小微企业和新兴行业。  向松祚指出,货币政策的基调在去年已经定位于保持稳健,同时重点盘活存量、调整结构,因此不可能全面降准,大规模释放流动性。在他看来,中国的信贷政策转向结构调整是一次根本性的变化,具体来看主要有三方面转变。  首先是信贷开始从大中型企业转向小微企业。纵观近一两年国务院、央行、银监会出台的信贷政策以及各家银行所做出的调整,都是将信贷重点从大企业转向中小企业。而在此次的定向降准中,更是明确了向“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进行定向降准。  其次,信贷开始从传统经济支柱行业转向新兴行业。“中国经济现在所面临的最根本性问题就是产能过剩。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中国制造业中有17个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向松祚分析说,钢铁、煤炭、水泥、造船、光伏、房地产等行业已经没有能力再拉动投资,也无法大幅拉动中国GDP增长。因此,信贷政策开始侧重于“三农”、公共服务业以及新兴行业。  第三是信贷的投向开始从我国东部沿海省份向中西部省份转移。  “总之,信贷政策正在向小微企业转移,向新兴产业转移以及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向松祚认为,中国国内金融之所以出现了划时代的变化,正是因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划时代的转折时期。  新工业革命下的中国金融困局  “中国的金融版图在过去的五六年中发生了剧烈的甚至是革命性的变化,现在的金融已经与传统的金融有了天壤之别。”向松祚表示,“特别是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已经改造了金融业,其中也包括证券公司和商业银行,我们应该怎么应对互联网科技对金融的冲击和挑战是亟待研究的问题。”  向松祚指出,中国经济之所以会发生根本性变化,是因为正处于新工业革命的大时代里。他认为,这次工业革命的主要内容就在于由VC和PE推动的金融创新,因此其核心就在于风险投资和创业板市场。  “私募股权和股权激励机制、垃圾债券市场都是以美国硅谷为代表发展起来的。相比之下,中国非常缺乏前沿的金融意识。”向松祚表示,“1999年前后很多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可以理解,毕竟那时候中国人还不知道互联网公司的价值。但15年后的今天,京东、阿里巴巴等还要到美国上市,说明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创新能力太差了。”  然而相比之下,中国钢铁行业从新中国成立初到2013年底总共投资5.8万亿元,有接近3万亿元是在2009年之后投资的,其中至少有一半为无效投资。向松祚认为,上万亿的资本都被投资到无效产能而非新兴产业,这正是中国宏观经济所出现的问题。“中国出现的如此严重的产能过剩,正是我们在新工业革命时代里所面临的困境。”  从上世纪70年代后,制造业逐渐成为全球经济产业链中最不赚钱的环节,而研发和服务逐渐变为最赚钱的环节。“当今中国经济之所以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是因为在研发、服务和品牌方面投入太少。”向松祚指出,大量的产能过剩造成行业利润率下滑,中国经济格局亟待转型。  金融版图三大矛盾  向松祚指出,目前中国宏观经济存在三个矛盾,而这也决定了今天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方向。首先是中国大规模的货币信贷刺激和财政债务刺激与经济增长速度下降的矛盾。其次是百万亿的货币供应量以及企业融资难的矛盾。第三是世界领先的GDP增长速度与越来越糟的股市表现。  “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并没有想象中简单,因为中国很多企业家仍然维持着传统的思维,即使处于过剩产能行业,只要继续放贷,继续降息降准就可以解决问题。”向松祚说,“但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根本性的转折时代,因为作为一个无缝对接的金融市场,全球金融市场格局发生了剧变,中国金融市场版图也必然会发生变化。”不论是人民币的国际化还是上海自贸区的建设,甚至包括影子银行的规模在中国飞速发展,这一切都说明中国金融行业在发生剧烈的变化。  向松祚指出,在全球金融大变革的背景之下,新金融时代的金融版图有五大变化。第一是金融资产的组合。第二是基金行业的崛起,基金行业正在从最保守的货币市场基金、债权基金转向最激进的对冲基金等,成为一个快速发展的金融板块。第三是风险投资和私募基金对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促进。第四是市场证券化。第五则是互联网金融的发展。  “每一次技术变革都深入改变了人类金融模式,而互联网金融则是新金融时代要高度关注的模式。”向松祚认为,不论是互联网支付、P2P融资模式、众筹模式、互联网理财模式、互联网保费模式,还是传统金融业务的网络化,都是新金融时代的发展动力。而在未来,新兴金融将会在这些动力的作用下快速发展。

美高梅6s登录,【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定向降准”力度加大,令金融市场充满躁动。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表示,本次“定向降准”范围加入小微企业,针对性强,预计释放资金规模会达3000亿元。  报道称,距4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加大涉农资金投放,对符合要求的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合作银行适当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仅一个多月,“定向降准”力度再度加大,不过,业内人士却认为,此举并不意味着全面降准的可能性加大,也不代表货币政策转向。  央行银监会明示政策工具包  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中国银监会日前召开会议,介绍《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下发以来的落实情况。央行人士表示,“定向降准”和再贷款力度将加大,将采取有效措施加快推进信贷资产证券化扩大试点。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必须要坚持‘总量稳定、结构优化’的取向。”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说,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需要稳定的货币金融环境做支撑。央行将从总量和结构两方面着手,首先稳定融资总量,同时加强信贷政策引导,优化融资结构,对“三农”、小微企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棚户区改造、保障性住房建设等重点领域和行业着重支持。  在稳定融资总量的各项措施中,“定向降准”由于关系到拓宽金融机构涉农资金来源,一直广受社会关注。央行从4月25日起,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央行介绍,央行3月在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类别下创设支小再贷款,下达全国额度500亿元,今后在这一基础上会进一步扩大。  央行称,灵活运用公开市场操作、存款准备金率、再贷款、再贴现、常备借贷便利、短期流动性调节等工具,完善中央银行抵押品管理框架、调节好流动性总闸门,保持货币市场稳定、引导商业银行加强流动性和资产负债管理,做好各时点的流动性安排,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对发放“三农”、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扩大支持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和专项金融债规模,通过加大呆账核销力度,推进信贷资产证券化、改进宏观审慎管理等,盘活贷款存量。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在首次“定向降准”政策出台后,市场上就不断预期央行的下一次行动会是全面降准。所以在5月3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宣布再次“定向降准”后,有分析师将其解读为政策的“转向”或者“微刺激”。显然,此次政策的初衷与这种预期并不完全相符。至少,在很多人看来,连续两次的“定向降准”更多是属于结构性的政策。  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在当前经济平稳运行、但下行压力仍较大的情况下,要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用调结构的办法,适时适度预调微调。因而,此次“定向降准”是将“调结构”与“稳增长”的结合,不能将其简单定义为“微刺激”,与上一次的“定向降准”一样,均属于政策的预调微调。同时,连续两个月的“定向降准”政策也不意味着货币政策的转向。  央行相关人士也表示,会整体考虑“定向降准”对流动性和货币市场的影响。“总体保持流动性的平稳和货币市场的基本稳定,这是总体的原则。”纪志宏说。此外,影响流动性的因素比较多,央行会在货币政策工具之间进行搭配组合,以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专家预测释放资金3000亿元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从2012年5月18日降准50个基点以来,央行再无全面调整利率和存准率政策。今年4月25日,央行下调了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同时,还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举被市场称为“定向降准”。  当时央行宣布,从4月25日起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次调整后,县域农商行、农合行分别执行16%和14%的准备金率,其中一定比例存款投放当地考核达标的县域农商行、农合行分别执行15%和13%的准备金率。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表示,因为国务院暂未确定本次“定向降准”的幅度,预计会针对不同机构情况进行区别性“定向降准”,下调区间预计在0.5~1个百分点。  对于本次“定向降准”,宗良表示,“三农”和小微企业目前资金面比较紧,加大降准力度会取得比较好的效果。“有一定的资金量才会有效果,本次加入了小微企业,释放的资金应该要比上一次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