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视点:如何平息垃圾焚烧持续性“高温”?

美高梅6s登录,垃圾焚烧,风云再起。争议之中,有一关键词叫“邻避效应”(Not In My Back
Yard),直译的话,就是“不要建在我家后院”。这是舶来词,创始人是1987年至1989年间担任英国环境事务大臣的保守党人尼古拉斯·雷德利男爵。它的对象,一般分作三类,一是能源类公共设施,如发电厂、变电所;二是废弃物类公共设施,如垃圾焚烧厂、污水处理厂;三是社会类公共设施,如火葬场、精神病院。这些设施,代表公共利益,确有建设之必要,不过无论建在哪里,都可能损害公民的个人利益,故激起了“邻避效应”。  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邻避效应何以被视为一个贬义词,由其所衍生的邻避问题、邻避现象等,一直备受批判?  古往今来,“斗私”运动花样百出,千变万化,然而人类自私的本性却不曾改善分毫,说到底,人性本不可改造。涉及利益之争,人们首先考虑个人利益的得失,不是什么罪过,而是本能、本分。如此,“不要建在我家后院”,当是一种正常的思维和反应,何须迎来批判呢?哪怕当邻避效应演化为“奈避效应”(Not
In Anybody’s Back
Yard),即“不要建在任何人的后院”,致使公共设施建设搁浅、取缔,都不该苛责国人。如果一项公共设施为一座城市的所有市民,甚至一个国家的所有国民所拒绝,亟须反思的不是后者,而是前者,以及它背后的公权力。  以PX为例。如你所见,吾国人民对PX近乎谈虎色变。每当一个地方宣布开建PX项目,异议、反对之声便如潮涌至,抗议的队伍像自由的鲜花一样开满了广场和街头。反PX的浪潮从厦门起步,途经大连、启东、宁波、昆明、茂名……几乎席卷全国,也许终将席卷全国。这已经不足以用邻避效应,而必须用奈避效应来描述。当所有城市的市民都反对PX项目的落户,你是否还有勇气说,这些人都被蛊惑、收买了?那么,问题出在PX身上吗?却不仅仅如此。我一直认为,PX在中国被严重妖魔化,不过,妖魔它的黑手,不是狭隘的民众,而是颟顸的政府,在一些国人眼中,政府简直就是妖魔,凡事由其经手,播下龙种,都将收获跳蚤,遑论原是危险化学品的PX呢。  然而,在全能政府的宰制之下,PX项目虽屡遭抗议,还是陆续启动了。所谓邻避效应,则演变为城市内战。即使所有城市的市民都反对PX建在自家后院,反对声却有大小之分,谁的声音最小,便在谁家落地生根。如原来选址于厦门市海沧台商投资区的PX项目,由于厦门市民的激烈反对,后来落户于漳州漳浦的古雷港开发区。事实上,漳州市民何尝没有抗争呢:“既然项目这么好,为什么要迁离厦门,厦门不要,而我们要,难道厦门人是人,我们就不是人吗?”不幸的是,反对声终究不敌地方政府的意愿。更不幸的是,政府的监管一如既往不能令人心安,2013年7月30日凌晨,迁居漳州的PX项目厂区发生爆炸,火焰高约30米,当然,官方称其为“闪燃事故”,并无人员伤亡。此刻,不知漳州市民什么反应,会不会怀恨于厦门市民?倘如此,便不难理解,邻避效应何以被污名化。  垃圾焚烧厂的建设,更易呈现邻避效应的困境。它的选址之争,往往不是发生在各大城市之间,而是一个城市的内部。譬如原拟建在城东,城东市民反对,于是迁往城西,城西市民反对,于是迁往城南……本当同仇敌忾的民间就此陷入盲目的内战,除非项目被废置,否则,总有人家的后院,要与垃圾焚烧厂为邻。同城之中,邻避效应愈发激切。  对此,必须指出,邻避效应正在承受它所不能承受之重。政府利用人民的自私本性,构建了一个话语陷阱。垃圾焚烧厂的建设,原来包括三个议题:要不要建,怎么建(如建设之前,必须做好垃圾分类),建在哪。在官方话语的误导之下,前两个议题时而被忽略,而直接进入第三个议题。邻避效应因此沦为批判的靶心。  从理论上讲,邻避效应并不必然导致恶果。可比者,是经济学上的“自私人假设”。亚当斯密的《国富论》里的一段话,张五常说,他“重读又重读,每一次咀嚼时都觉得有新的启发,感到它有千钧之力”:  “……每个人都会尽其所能,运用自己的资本来争取最大的利益。一般而言,他不会意图为公众服务,也不自知对社会有什么贡献。他关心的仅是自己的安全、自己的利益。但如此一来,他就好像被一只无形之手引领,在不自觉中对社会的改进尽力而为。在一般的情形下,一个人为求私利而无心对社会作出贡献,其对社会的贡献远比有意图作出的大。”  邻避效应同样源自人类的自私。没有人希望垃圾焚烧厂建在自家的后院,然而,垃圾不可能不做处理(填埋与焚烧是最流行的处理方式,后者效率高、占地面积小,被许多发达国家作为首选),这遂形成了两难。假如全民抵制垃圾焚烧厂的建设,垃圾将无处安放,不止公共利益,个人利益将一并受损,这一点,抵制者不难预见。  然而,人类除了自私的一面,还有理性的一面(“理性人假设”),这便决定了自私的限度,必要之时,他们会让渡部分个人利益,以成全公共利益。如政府的成立,正出于人民对权利的让渡。基于此,只要给人类一个公开、公正的博弈空间,邻避效应的困局当可破解,最终达成一个妥协的契约:(一)市民、企业与政府共同努力,做好垃圾分类、企业自律、政府监管,使垃圾焚烧厂的毒害最小化;否则,(二)垃圾焚烧厂建在谁家的后院,根据受害的程度,他们将得到相应的补偿。  当然,这只是理论推演,纸上谈兵。现实之中,利益与理性的平衡,几乎从不可企及。譬如地方政府,他们难道不知PX项目的危害,以及自身的监管能力之不足么,可是为了GDP和政绩,只能拼命引进,不顾民心所向。至于垃圾焚烧厂,想必官方自己都未必相信“绝无污染”的宣传,若非心虚,何必在项目尚未到环评阶段,“未被民众理解”之前,便强行动工;同时操纵议题,以邻避效应为由头,指责市民的自私,使民众陷入内斗困境,这背后,政府不仅完成了利益输送,还实现了矛盾转嫁。  好在民间渐渐觉醒,民众已经察觉,谁是罪魁祸首,谁是替罪羊。民众的抗议,一再指向政府,那么打破邻避效应的僵局,出路正在于此,即政府以身作则,响应自己的宣传,将全城最大的垃圾焚烧厂建在自家后院,与政府机关毗邻,这样一来,那些抗议、抵制的刁民还有什么理由高呼Not
In My Back Yard?

由于担忧垃圾焚烧带来的环境隐患,近年,垃圾焚烧项目因周边群众反对而被叫停的时有发生。邻避之困的产生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难道没有根除病症的良药?独家视点:如何平息垃圾焚烧持续性“高温”?
太阳热情如火,高温天气来袭。与此同时,垃圾焚烧引发的持续“高温”逐渐演变成了“高烧”,迟迟不退。要问这高温有多高,一组数据告诉你:
统计显示,2016年上半年,全网范围内涉及垃圾焚烧厂的新闻约有1620篇,微博约23628条,微信文章约1079篇,论坛约336篇主题帖,中东部及沿海地区为集中爆发区域。
有关垃圾焚烧引发的“高温”舆论,有正面也有反面。当然,正常情况下,如果是正面消息,一般不会有这样的热度,所以,“邻避效应”为代表的话题成为主要议论的对象。
提到“邻避”一词,出现的太过频繁,有些人似乎已经麻木,但当垃圾焚烧厂建在自家门口或后院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这可不行:Not
In My Back Yard!
目前垃圾集中处理的方法无外乎两种:垃圾焚烧,垃圾填埋。由于土地资源稀缺、对土壤水和空气等造成持续性污染等,填埋作为“最古老”的方式,已然即将遭遇淘汰。二选一,非此即彼,垃圾焚烧效果高、占地小等优势成为不少国家和地区的不二首选。
既然垃圾焚烧这么好,能够高效率解决垃圾问题,打破垃圾围城的困境,给生存环境带来极大的保障,缘何总会遭遇抵制?是垃圾焚烧技术没有达到标准,还是民众不理智太盲目?或者,还有其他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秘密?
“只要锅炉温度达标,我们的垃圾焚烧排放,完全能够达到欧盟的标准。”国内专家如是说。针对垃圾焚烧遭遇的大范围抵制,各大专家均出面辟谣,表示我国垃圾焚烧技术已经达到或超过发达国家,可以实现无害化处理,对周边民众不会造成影响。不可否认,垃圾焚烧技术确实达到了很高的水准,但技术高低与否和邻避困境之间,仍存有几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超标严重。7月6日,芜湖生态中心、自然之友联合发布《231座生活垃圾焚烧厂信息公开与污染物排放报告》指出,全国垃圾焚烧厂污染物排放普遍存在超标行为,浙江、福建两省第一季度的在线监测数据超标达数千次。
近年来,企业在环境监控设施与数据上“动手脚”,屡禁不止,屡见不鲜,几乎刮起了一阵环保数据弄虚造假的邪风。尽管国家不断打击、通报、重罚,但“违法成本低”让企业仍旧愿意“铤而走险”。如此大环境下,技术高低沦为摆设。
盲目建设。国家提倡垃圾焚烧,地方布局垃圾焚烧,但过度布局及完全依赖垃圾焚烧的思路,让垃圾焚烧建设进入“大跃进”式的发展。2012年至2016年2月,短短四年时间,全国垃圾焚烧厂的数量从122座增加至231座,遍布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
多则滥,如此大跃进式的盲目建设,必然导致垃圾焚烧厂的产能过剩,前端分类、企业达标运行、后端监管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纰漏,都将对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的损害,如此一来,垃圾焚烧厂非但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反而成了污染元凶。
低价竞争。如上所说,垃圾焚烧厂建设成为国家力推的对象,垃圾焚烧行业所带来的利润将是可以预见的,社会民间资本的涌入同样可以理解,但在资本大肆入侵中,恶性竞争浮现并愈演愈烈,使得垃圾焚烧项目处理费价格屡破低价纪录。
一分价钱一分货,低价干不出好项目。企业低价中标之后,能否保证垃圾焚烧项目的健康稳定运营,都是莫大的问题。据业内透露,不少企业之所以愿意低价中标,更加看重的是环保设施的经济效益,譬如处理费收取及发电收益等。劣币一旦驱逐良币,市场混乱在所难免。这就导致垃圾焚烧项目陷入“要么提价,要么造假”的二元悖论。
信息不明。恶性竞争消耗民众的信任,引发民众焦虑,但信息不公开不透明,进一步加剧民众的抵制心里。“静悄悄公开”“突然公开”“先斩后奏”等方式饱受诟病,最近的仙桃垃圾焚烧厂事件便是如此。是顺从民意还是强行推进,政府同样陷入尴尬境地。
不公开的处于一片漆黑,公开的问题百出,如此,民众对身边的垃圾焚烧厂很难不产生芥蒂之心。没有严格的法规、科学的监测和政府的严格执法,并让民众接受并清楚地看清垃圾焚烧厂运行情况,恐怕,邻避困境这个病,永远也治不好。
结语
焚烧技术达到标准,运营企业守信守法,信息公开到位……如若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做的充分充足,让民众意识到,垃圾焚烧厂并非杀人吃人的“恶魔”,而是可以和睦相处并顺便解决垃圾困境的“天使”,邻避困境自然迎刃而解。只是要达成这样的结果,不是一道命令、一个企业和一个人能够决定的,而是政府、企业及个人的自觉达成统一,方可迎来烟囱与民众的和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