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局专家:中国大多数人收入被少数人平均了

近日,有关中国的经济总量和居民收入都成为引发关注的焦点。世界银行最近一份报告推算,中国GDP总量有望在今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而差不多同时,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目前,我国人均GDP达到6700多美元,已经属于中高收入国家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希望通过‘十三五’的努力,用世界银行的标准接近高收入国家的行列,如果做得更好一点,可能就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  对这两组数字,人们都有不同看法,很多人对于已经进入中高等收入国家行列的说法心存疑虑和困惑。事实上,人均GDP达到6700多美元到底意味着什么,必须结合宏观税负和基尼系数等指标来看,才不会被这个数字误导。  人均GDP6700多美元相当于人均人民币四万余元,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实际年平均收入也会有这么多。GDP是一种产值,当它被创造出来之后,国家首先要通过税收等切走一块。中国的宏观税负,因为统计口径问题,难得有非常准确的数字。按照狭义的口径,宏观税负是税收占GDP的比重,我国的宏观税负是20%多一点,并不高。但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口径,政府财政收入几乎包括政府的一切收入,这些收入占GDP的比重,是广义的宏观税负。中国的广义宏观税负可能达到40%。这个数字高于美国35%的宏观税负,和高收入高福利的国家差不多。  通过宏观税负数字的比较可以看出,尽管我国GDP总量不低,在全世界数一数二,人均GDP总量也接近世界中等行列,但是,因为存在很高的税负,人们的实际收入与他创造的GDP之间有相当大的差距。人们创造的财富中的很大份额,已经被国家通过税收、费用、社保基金、土地出让金、罚没等等方式拿走了。所以,当我们看到“中高收入国家”“高收入国家”这样的表述时,应该进一步地追问:到底是“国家”获得了中高收入,还是这个国家的居民获得了“中高收入”?国家与居民的收入是一种此消彼长的关系,国家拿的多了,居民拿的自然就少了。  高税负使得居民收入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高。而高税负对人们的积极性和经济发展都有扭曲。世界银行工业部前顾问基思·马基顿曾经选取21个国家分析研究宏观税负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得出结论,如果税收占GDP的比值每增加一个百分点,经济增长率就下降0.136个百分点。高税负必然以牺牲经济增长为代价。事实上,高税负不但影响经济发展,
如果高税负并没有转化成高福利惠及民生,不能“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则高税收就成为非正义,会严重挫伤人们的积极性。如果高昂的税收被用于行政管理支出,被用于官员的高昂在职消费尤其公款大吃大喝,如果被投入到与民生福利毫无意义的中看不中用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面子工程,如果被管理者贪污挥霍,甚至转移到海外秘密账户,那么,这种分配机制就是一种不公正的财富转移支付,它只能造成更为严重的贫富分化,社会不公,表面光鲜的中高等收入,实际上是一种“中高等收入幻觉”,成为“中等收入陷阱”。  由人均GDP看收入,还必须结合基尼系数。基尼系数是
国际通用的用来反映收入分配差异程度的一个综合指标,在0和1之间,数字越大,贫富差距越悬殊。0.4一般被国际公认为收入差距的警戒线,而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份公布的数据,2013年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为0.473,已经非常严重地跨过了警戒线了。与超越红线的基尼系数相对照,从日常生活和媒体报道也可以直觉地感受到中国社会巨大的贫富鸿沟。人数众多的底层人群收入微薄,不少还处于为实现基本生存的衣食住行而奔波的水平,而极少数特殊利益集团掌握了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源和社会财富。尤其一些掌握政治权势的集团,更是以权谋财,鲸吞社会财富,积累了巨额财富,成为超级富翁。人数少但收入极高的这部分人的收入,拉高了社会平均收入。这就是为什么当国家权威机构公布我国进入中高等收入国家行列的时候,网民们不是抱怨又给国家拉了后腿,就是感叹并无中高等收入的殷实感觉。  GDP总量和人均GDP数字,都用于标明这个社会创造了多少财富,而宏观税负和基尼系数,则可以用来衡量这个社会如何分配财富,可以用来探究财富在社会各阶层中的分布。现在,我们创造的财富确实不少了,但是,在分配财富方面,却还不尽如人意。无论作为初次分配的市场分配还是二次分配的国家分配,都还存在公平性难题。少数利益集团通过政治权力强势介入市场,以权力配置资源,瓜分财富,并利用政府财政税收的再分配实行了向富有者的转移支付,而人数众多的底层百姓则被深深地剥夺,成为被平均的对象。这种状况必然激化社会矛盾,成为进入高收入国家的真正障碍。  所以,走出“中等收入陷阱”,顺利进入高收入国家,最重要的已经不是如何创造更多财富,而是如何公平地分配这些被创造出来的财富。

从数据和国际标准来看,我国人均GDP已迈入“中等偏上”国家的行列,但人均GDP不仅要看总量,更要看质量

大多数人的收入被少数人平均了,如果再考虑与价值严重背离的房价,绝大多数人的收入水平就更远离“中高”应有的含义

美高梅6s登录,一定时间内新增加的价值要在政府、企业和居民个人之间进行分配,如果政府财政税收或企业收入的实际增速快于GDP增速,居民收入在GDP中的比重就可能下降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日前表示,“十三五”规划编制工作已全面启动。“十三五”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后一个5年,及早动手编制好规划,意义重大而深远。

不过,舆论似乎更关注有关部门官员的一句话,“目前我国人均GDP已达到6700多美元,属于中高收入国家的行列,目标是希望通过‘十三五’的努力,用世界银行的标准接近高收入国家的行列,如果做得更好一点,可能就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不少人对我国“属于中高收入国家”的提法表达质疑。其实,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地出现过。每当有政府部门或研究机构提出全国或某个地区达到世界中高或高收入水平时,质疑与不满之声便很强烈。

事实上,若从数字数据和国际标准来看,我国人均GDP已迈入“中等偏上”国家的行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