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二胎开放3公共资源压力大 学校供需成隐患

“十三五”规划编制工作日前已全面启动,25个“十三五”规划前期研究重大课题也经由国家发改委一并发布。“十三五”规划的起止时间是从2016年~2020年。  记者注意到,“人口发展战略和政策研究”被列为第18项课题。随着去年年底“单独两孩”政策的启动实施,公众对“十三五”期间是否会全面放开两孩有了更多期待。  虽然国家发改委并未明确答复,但相关负责人表示,“十三五”期间应该对中国的人口政策进行一个全面系统的研究,能够提出一些应对之策。  发改委:将对人口政策全面系统研究  “什么时候全面放开二胎,我觉得这个时间表目前没有,放不放,怎么放都是未定的。”国家卫计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表示。  去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这被认为是多年来我国计划生育政策的重大调整完善。  虽然今年两会期间,国家卫生计生委对“何时全面放开二胎”的官方表态是“还没有时间表”,但国家层面的人口发展战略研究已经“箭在弦上”。  据记者了解,目前25个课题的申请竞标已经结束,按照国家发改委的时间表,5月26日前通过遴选的申请单位将与国家发改委签订项目协议书。这意味着,包括“人口发展战略和政策研究”在内的25个“十三五”规划前期研究重大课题研究即将启动。  随着近几年人口老龄化的加剧、人口红利加速消失、劳动年龄人口减少,计生政策作为人口政策的重要内容备受关注。  也正因如此,“十三五”时期计生政策的走向尤为受关注。  此前,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提问时表示,“十三五”的时候应该对中国的人口政策进行一个全面系统的研究,能够提出一些应对之策。  他表示,中国的人口状况正在发生一些变化。老龄人口的比重越来越高,劳动年龄人口在减少,现在每年都在减少两三百万人。这对中国劳动力的富余程度,对劳动成本都产生了非常明显的影响,所以对未来的发展也会有明显的影响。  “有人说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说的就是这个问题。我想‘十三五’的时候应该对中国的人口政策进行一个全面系统的研究,能够提出一些应对之策。”徐林说。  “单独两孩”效果或低于预期  近些年,我国生育率不断走低。根据测算,我国的生育率更替水平为2.2以上。也就是每对夫妻平均至少需要生育2.2个孩子才能让孩子辈与父母辈的数量持平,最终维持人口长期不衰减。  但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的生育率仅为1.18,而2011年和2012年国家统计局的抽样调查数据则分别是1.04和1.26。与此同时,老龄人口的比重却在快速增大。  民政部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19390万人,占总人口的14.3%,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12714万人,占总人口的9.4%。  据了解,国际上通常把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7%或60岁以上的人口比重达到10%,作为一个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准。而更需值得注意的是,老龄化的趋势还将快速前进。  去年,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发布的名为《中国人口老龄化的挑战》的报告显示,中国老年人占总人口的比重将从2010年的约12%,快速上升到2050年的34%。  人社部的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的劳动力资源总量首次出现了绝对下降的情况,比2011年劳动力的供给减少了345万。  正是在此情况下,“十三五”时期如何调整人口发展战略和政策,尤为关键。  “未来的竞争其实是人的竞争,是人力资本的竞争。人力资本竞争首先要有好的人口结构,不能都是老年人,那个时候哪个国家人口相对年轻一些,劳动年龄人口相对高一些,竞争力就高一些。”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说。

“压抑了很长时间的生育势能,在适当放宽生育政策后释放,肯定会在政策调整后的2—3年内产生出生堆积现象。”原新认为,采取渐进、微调、各省不同步的方式,可以避免出现大范围、大规模的出生堆积。

“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如果长期低于1.8,或长期在1.5—1.6水平上徘徊,不利于人口的均衡发展。”中国人口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表示,完善和调整目前的计划生育政策,使生育率向1.8靠拢。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认为,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有利于改善日益突出的人口结构问题,对当前人口发展“利”大于“弊”。

美高梅官方网址,有利于家庭发展能力提升。家庭规模小型化、结构核心化,关系简单化、成员流动化逐渐成为我国家庭的普遍特征。“单独两孩”可以在政策上避免出现“421”的家庭结构,避免出现“独二代“家庭,即父母、子女两代人都是独生子女家庭。缓解家庭的代际结构,增强家庭养老照料功能,有利于孩子健康人格的形成,有利于提升家庭抵御风险的能力。

政策调整将使2030年增加2200万劳动年龄人口

翟振武说,中国的总和生育率曾经高达7左右,人口增长率高达2.5%。上世纪90年代初,总和生育率下降到2.1以下,并随人们生育观念的转变,继续下降,目前已降至1.5—1.6。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的研究曾经提出,未来一段时间总和生育率保持在1.8左右为宜,过高或过低都不利于经济社会长期健康发展。

“单独生二胎”生育政策已提出 将更完善生育政策

“从1980年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到1988年农村一孩半政策,再到单独两孩,计划生育政策是在长期实践中逐渐完善的。”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表示,单独两孩新政只是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一个重大举措,最终目的是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美高梅官方网址 1

影响2人口结构

“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新政后,每一个符合条件的家庭都面临选择:生,还是不生?什么时间生?60后、70后和80后人群的态度差异很大。”西南财经大学人口所所长杨成钢说,相关部门应做好引导工作,避免大起大落的波动。计划要二孩的家庭要避免扎堆生育,以免给将来的入托、入学及就业造成拥挤。

有利于改善人口年龄结构。首先是延缓老龄化。目前调整生育政策,虽然只会影响2074年以后的老年人口总量,但是会影响到人口老龄化水平,2030年会使老龄化水平从24.1%降到23.8%,2050年从34.1%降到32.8%,2100年从39.6%降到34.3%。单独两孩对于近中期的人口老龄化有微弱的下降作用,但是对远期人口老龄化有显著的下降作用。还可适当增加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今后15年,我国劳动力快速下降,而生育政策调整将使新增人口一定程度上补充了劳动年龄人口规模,2030年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从8.75亿增加到8.77亿,2050年从7.00亿增加到7.26亿。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院长段成荣认为,落实单独两孩新政也是一场“战斗”。政府部门应对政策的“蝴蝶效应”跟踪调研。分析新增出生人口大多分布在城市还是农村、东部还是西部,划出分布图,为加强和完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提供决策依据。

制图:张芳曼

中国改革新起点:计划生育政策改革11月17日,中国人口学会在京召开“人口学界学习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座谈会”,与会专家对我国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的必要性、作用和面临的挑战等问题进行深入研讨。

影响4管理部门

二是基层计生服务管理能力面临考验。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乔晓春表示,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恰逢卫生、计生机构调整,按进度,省级卫生和计生机构合并今年完成,乡镇、街道一级机构整合明年完成。此间,应尽量减少基层计生人员受机构调整影响情绪波动,放松和削弱计生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