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进口分权无悬念 期货开闸短期难撼垄断

“目前能够确定的是,进口配额逐年增加,竞争主体也会不断增加,但这需要一个过程。”国家发改委经贸司相关人士告诉笔者。  近日,随着国内原油期货上市一步步临近,原油进口权开放也似乎出现了松动。笔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借力上海自贸区,原油期货的推出已无技术性障碍,但由于国内缺乏现货流通市场,这平台有多大的吸引力仍然受质疑。  “虽然原油期货对原油进口权开放有实际需求,但国家在考虑开放原油进口权的问题上,这个不是主要因素,所以能起多大的倒逼作用很难说。”上述发改委经贸司人士表示。  进口配额增加无悬念  “去年中国化工集团获得1000万吨原油进口指标,这个数据今年有望达到2000万吨。”在上海召开的第七届中国地炼市场与发展峰会上,备受关注的原油进口权开放,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鑫民在接受笔者采访时透露了这一信息。  而中石油内部人士则表示,2014年原油进口配额方案基本敲定,即将出台,并称此次配额的规模较以往有所提升,对各类民企开放程度也将更大。
  在“两桶油”高调开放之际,这样的信号让备受关注的原油进口权开放看到了希望。  长期以来,地方炼油厂受进口配额的限制,进不到足够的原油进行加工,只能采购价格高的燃料油替代。据卓创资讯统计,2013年山东地炼一次加工能力约为1.2455亿吨,而相比1亿多吨的产能,山东地方炼厂每年拿到的原油指标只有170多万吨。受困于原料问题,山东地炼2013年实际发挥的产能仅在4500万~5000万吨,开工率不足40%。  尽管早在2002年,原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第19号公告发布了《关于原油、成品油、化肥非国营贸易进口经营企业资格备案申请条件、申报材料和申报程序》的规定。但国内22家拥有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的企业中,有国营背景的企业超2/3,仅有几家民营企业获得进口资质,并且实际上因种种限制,并没有真正发生过进口业务。  “哪些此前已经拥有进口资质的炼厂最先可能获得进口配额。”黑龙江石油协会会长赵友山表示。  去年中化集团获得原油进口资质后,东明石化、中化弘润、海化集团、广汇能源等企业跻身该行列呼声很高。今年“两桶油”大力推动混合所有制经济,在多个领域都推出了适合于开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业务,原油进口业务能否成为两大集团改革的下一步成为许多人的期待。
  “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公司层面的行为。而进口权开放更直白的说涉及到国家旧有政策的解禁。这个不是两大公司可以解决的问题。而且,即使有选择,对于公司来说,在进口业务方面也不太可能拿出来进行开放,毕竟油源是全产业链的命脉。”中石油海外开发公司的相关人士告诉笔者。  此前有接近中石化人士称,新方案中有建议由“两桶油”代理地炼企业的原油进口权,但因类似目前的配额制而遭到反对。

从“特事特办”到建立机制

除了定价机制改革之外,2013年成品油市场的另一件大事是油品升级。出于雾霾天气的频繁侵袭,国务院常委会在2月提出了油品升级的时间表:2013年6月底前发布第五阶段车用柴油标准(即国五柴油标准,硫含量不大于10ppm),2013年年底前发布第五阶段车用汽油标准(即国五汽油标准,硫含量不大于10ppm),过渡期均至2017年年底。

发改委经贸司近日约请有关部门和单位,专题研究成品油市场化改革中的有关问题,引发市场猜想:成品油定价机制将再次调整?

“在我们调查的60家炼厂中,只有20家可以勉强跟上油品升级的速度。剩下的这些如果让它倒闭,从推动成品油市场化进程的角度来看,这一部分市场主体不断萎缩拿什么去打破垄断?”对山东民营炼厂油品升级做过调查的陈晴告诉笔者。

这张时间表的出台给地方炼厂带来的却是生死存亡的直接考验。

突破口在上游

经营主体缺少竞争,挂靠国际油价的定价机制不能反映国内供需。

今年以来数家企业在争取进口配额方面有所斩获,但仍处于“一事一办”、“特事特办”的阶段,至今未见一个“明码标价”的机制来规定究竟什么企业可以拥有进口权,什么企业不行。

“从目前运行的几个月来看,定价机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油价挂靠国际油价,不能跟随国内供需涨跌这种现象是个问题。不是单单改动定价机制可以解决的。”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陈晴告诉笔者。“其根本原因还是上游原油进口的垄断。”

炼厂高价进口燃料油加工,不仅进价高于原油,加工成本要比直接加工原油的成本每吨高出1000元以上。

消息称4家地炼企业,东明石化、中化弘润、海化集团等企业或获批分享2014年的原油进口配额。

美高梅官方网址,显然,无论是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还是油品升级,最终都离不开上游进口权开放的问题。

能源局近日下发的征求意见文件中,对于申请新增进口原油的地炼企业设定资质条件。基本“门槛”是一次加工能力不低于500万吨/年。

据悉,要达到国家第四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油品质量,在脱硫、加氢的配套改造装置上炼厂花费至少要几十亿元。

民营炼厂萌生退意

主管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的部门是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该司相关人士在笔者求证时表示尚未接到改动定价机制的通知。10月14日组织相关部门和单位进行约谈的国家发改委经贸司的一项重要职责恰恰是“编制下达重要农产品、工业品和原材料进出口总量计划,监督计划执行情况,并根据经济运行情况进行调整;负责粮食、棉花、煤炭在进出口总量计划内配额分配并协调相关政策”。原油的进口显然在此之列。

“油品质量升级这道门槛已经将我们这些地炼企业逼上了绝路。”山东省潍坊市一家炼油厂老板曾表示,假若省里没有特殊政策,只能停产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