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部委两月内三度出手 剑指地方平台违规融资

地方融资平台庞大的债务规模正在引发银行界的担心。  近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和普华永道联合发布《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2012》中显示,有六成左右的受访银行家表示应收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规模。其中,44.2%的受访者选择了“适当收缩规模”,选择了“大力缩减规模”的占到了受访者的20.9%。  一旦银行缩减对于地方融资平台的信贷额度,包括城投债在内的债券融资规模可预见将继续攀升。而就在2012年12月31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央行、银监会四个部委联合发文《关于制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行为的通知》(以下简称“463号文”),
以严控融资平台公司注资行为。  此举被认为是剑指城投债。随着2013年新一轮城镇化建设的开启,“负债增长”的难题正在浮出水面。  政策组合拳“剑指”地方债  463号文的出台与2012年以来地方融资平台本身的变化有着直接关系。  在银监会“降旧控新”的严格监管下,2012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融资方式发生了显著变化,越来越多的融资平台通过企业债券、信托计划等多种方式筹集资金。这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1~10月份仅地方融资平台发债规模已近6000亿元,超出2011年全年1500多亿元,显示地方政府债务水平仍在快速上升。  而据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统计,2012年全年,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的城投类债券(不包括定向工具)累计达到6368亿元,同比增长148%;占银行间市场当年发行总量的比例达11%,较2011年同期上升7%。  463号文加强了对地方融资渠道的监管。其规定,地方各级政府及所属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未经有关监管部门依法批准不得直接或间接吸收公众资金进行公益性项目建设,不得对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及其他个人进行摊派集资或组织购买理财、信托产品,不得公开宣传、引导社会公众参与融资平台公司项目融资。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463号文不仅涉及平台公司的融资问题,也涉及了信政合作、银行理财等问题,体现出决策层对相关问题较为强硬的监管态度。  而
463号文的出台,也是监管层在不足两个月的时间内第三次出手规范政府融资平台的融资行为,尤其是城投债融资渠道。业内认为,这从侧面反映出决策层面对地方债问题的重视。此前,在2012年11月5日,国土资源部、财政部、央行、银监会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土地储备与融资管理的通知》,要求加强土地储备机构管理,严格控制土地储备总规模和融资规模,规范土地储备融资行为,防范金融风险。  2012年12月11日,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强化企业债券风险防范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从资产负债率、担保、评级、募集资金用途、资产注入等8个方面对企业债的发行进行了明确的规定。此文件也是针对目前城投债发行过程中存在的主要问题进行明确的规定。  来自华泰证券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11月底,企业债累计发行规模已达到7223.53亿元,其中,4013.6亿元为城投债,占比达到55.56%。在新发企业债券中,城投债的占比将达到79.58%。  在受访人士看来,上述组合拳的频频出击无疑剑指城投债,显示了决策层对其风险的担忧,同时也意味着监管层对此的引导发展已开始。国信证券甚至预测,人民银行和银监会等监管机构将还会有进一步的政策出台,且对市场的影响力将大于上述三个文件。  华泰证券债券分析师何斌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虽然受到约束,但在建项目还得靠城投债支撑,不过增速会放低。他预计2013年城投债发行规模约8000多亿元。

2012年异常火爆的城投公司融资市场已经感到了寒意,无论是爆发式增长的基建信托,还是踊跃的城投债,2013年或许将面临新的政策考验。

2012年最后一天,财政部联合国家发改委、人民银行、银监会悄然下发《关于制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行为的通知》,剑指当年地方政府系列违规融资抬头之势,政策之剑明确挥向“违规采用集资、回购等方式举债建设公益性项目,违规向融资平台公司注资或提供担保,通过财务公司、信托公司、金融租赁公司等违规举借政府性债务等”。

从上述文件来看,无论是规范地方政府集资、举债行为,还是加强对平台公司注资、担保等管理,2012年过分膨胀的政府融资平台表外融资显然进入了监管视线。

这已经是中央部委两个月内第三度出手规范政府融资平台的融资行为了。

此前,国土资源部曾于2012年11月15日“十八大”闭幕当天联合多部委下发旨在规范土地储备融资的文件。一个月后,针对高达2.5万亿的存量企业债偿债风险,国家发改委也以资产负债率分类监管的方式对城投债企业予以重点关注。

“政府对地方融资平台的融资态度可能会有所收紧,城投债净增量继续扩大面临不确定性。”中金公司在最新信用策略报告中指出。

表外融资渐成监管重点

2012年以来,在银监会降旧控新的严格监管下,面对纷纭而至的偿债高峰,背负9万亿债务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其融资方式发生了显着变化,以债替贷,基建信托等表外融资方式的兴起,并对传统贷款形成替代作用。

据广发证券统计,截至2012年12月20日,城投债当年累计发行高达8700亿元,而2011年同期这一数字仅为3100多亿元。同期,城投债存量接近1.8万亿。特别是在9-12月,连续4个月城投债单月发行量超过千亿。

与城投债同样火爆的还有基建信托,来自中国信托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三季末,信政合作类信托余额为3903.5亿元,较年初激增1366.7亿元,占比也从年初的5.27%提高至6.18%。

越来越多的融资平台改变了原有融资模式,通过企业债券、信托计划等多种方式筹集资金,从2012年3季度开始就引起了监管机构的警觉。在当年第三次经济金融形势通报会上,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指出,大部分城投债为银行业金融机构持有,特别是部分城投债由于市场认可度不高,导致承销银行被动持券,这使得平台风险大量留在银行体系内,并未得到有效分散,银行的实际风险敞口上升。

因此,过去一个季度,监管机构的风险排查重点之一便是“平台贷款偿还情况、平台贷款分类变动情况、新设平台以及新增平台贷款投向的合规性”,银监会对平台贷款总量控制的底线并未丝毫松动,同时,监管明令,对于违反政策以各种名目“绕道”进入平台的贷款,必须加以清收——“要全方位掌握平台通过债券、信托等途径融资的情况,科学预测其偿债能力,防止过度授信和多头授信。”

美高梅6s登录,此番463号文构成了监管的另一道防火墙。

其一,明确地方各级政府及所属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未经有关监管部门依法批准不得直接或间接吸收公众资金进行公益性项目建设,不得对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及其他个人进行摊派集资或组织购买理财、信托产品,不得公开宣传、引导社会公众参与融资平台公司项目融资。

这项政策出台的背后,则是2012年以来频频爆出的地方政府违规内部集资行为。

据重庆市一家事业单位人士介绍,早在2012年“两会”前,重庆当地政府机构、事业单位就曾以年化收益率10%左右的名义向体系内部员工集资,其募集的“理财”资金投向了各个地方融资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