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经适房家族”儿女拥房20套 倒卖收入6000万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郑州“房妹”事件引发的广大民众对经济适用房制度的质疑仍然在持续发酵之中。虽然经有关方面调查确认,“房妹”之父原郑州市二七区原房管局长翟振锋一家确有29套房,“均是商品房”。但经记者调查发现,该事件仅是郑州市经适房腐败黑幕的一个缩影。  据北京晨报报道,翟振锋女儿的11套房所在的“兰亭名苑”小区开发商为河南兰亭房地产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7月,最初法人代表为冯松伟,冯是翟振锋妹夫,而翟振锋本人实际操控公司的运营。另外,翟振锋的妻子李淑萍为河南一通房地产有限公司法人代表,2009年开发郑州西南片区的南溪苑项目(知情人称为经适房项目,官方称是拆迁安置房项目)。  据知情人士向记者提供的郑州市发展计划委员会《关于“兰亭公社”(经济适用房)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称该小区为经济适用房,“占地面积110亩,建筑面积10.1万平方米,其中经济适用房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公建面积0.1万平方米。  但郑州市房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该项目是在05年之前建的,这个小区建的有“补差商品房”,因为有的经适房项目政府配套跟不上,为鼓励开发商建设,当时就允许开发商建25%左右的“补差商品房”,2005年9月郑州市《经适房管理办法》出台后就没有了。  另据调查,兰亭名苑经济适用房项目2004年立项,2005年开工。而究竟这个小区有多少是商品房、多少是经适房,有没有经适房被违规建成商品房,郑州市相关部门称正在进行司法调查,等有结果会向社会公布。  值得玩味的是,郑州市房管局提供的数字显示,2005年至2009年间,开发商上交至郑州市经适房管理中心供市民公开选购的经适房房源,仅占总房源的1/3,其余的都流入“暗渠”。
而流失的房源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项目在繁琐的审批过程中,职能部门为了部门利益强留房源;二是开发企业在开发建设过程中,为便于疏通各种关系以及照顾自身社会关系,自行预留部分房源;三是管理部门个别工作人员在履行行政审批职能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索要房源。  更加触目惊心的是,经适房领域完全是郑州市的腐败重灾区。仅2011年郑州市就因“经适房腐败”党政纪立案14人,移送司法机关12人,涉案金额1.1亿多元,收缴违纪违法资金5200多万元。虽然翟振锋已被郑州市检察院刑事拘留。但很多网友普遍质疑此前二七区纪委对其的调查并未彻底,许多疑点和猫腻需要查清。  另据了解,2012年4月,郑州市政府意识到经适房的混乱,宣布停建经适房。当年8月,河南省住建厅负责人称2013年全省将全面取消经适房,原因之一是,经适房资格审查比较难,容易滋生腐败,在操作过程中容易有失误。(编辑:姜小鱼)

岁末年初,郑州经适房丑闻又成热点。原郑州二七区房管局局长翟振峰儿子翟政宏,名下14套房产中,有9套位于被曝光的经适房小区。加上房妹原有11套,翟家在这个经适房小区竟达20套房。

郑州经适房灰幕重重,剖析翟氏家族的路径,可窥一斑。

“房妹”还有“房哥”

2012年12月26日晚,实名认证的微博“香港成报河南办事处”称:“一个户口在上海市松江区的90后女孩,在郑州一个经济适用房小区拥有11套经适房房产……”

已经查实的信息显示,房妹的11套房产,位于郑州市长江路和大学路西南角的经适房项目—“兰亭名苑”小区,分布在1号楼、17号楼、18号楼和19号楼,有的是160余平米的底层商铺,有的是面积在258平米的超大型住宅。均属商品房,其中的9套全是商铺。

美高梅官方网址,据时代周报记者查证,翟家除了房妹,还有房哥!翟振峰的儿子翟政宏,名下有14套房产,其中在“兰亭名苑”小区有9套房产!该房产均属商品房。翟政宏出生于1985年,目前为河南一家艺术品收藏公司的法人代表。

其父亲翟振峰原是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局长,“兰亭名苑”小区开发商河南兰亭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兰亭公司”),成立于2002年7月,最初法人代表为冯松伟,冯是翟振锋妹夫,而翟振锋本人实际操控公司的运营。又据以查实的消息,翟振锋的妻子李淑萍为河南一通房地产有限公司(一通公司)法人代表,2009年开发郑州西南片区最大的经适房项目—南溪苑。据悉,翟振峰和妻子及女儿,均有两套户口。

2012年10月底,郑州市南溪苑的一位建筑承包商赵某曾向有关部门实名举报,称翟振峰通过河南省一通房地产公司曾以每套20万元的价格倒卖南溪苑小区的经济适用房308套,非法收入6016万元。

在这个专业操盘经适房的郑州翟氏家族中,父亲翟振峰是核心。据二七区政府知情人士透露,翟振峰现年50岁左右,早年军队转业后在家乡新密市(郑州下辖县级市)公安系统任职。当时他曾协助其亲戚开办过工厂,但因经营不善,企业没有做大。

1995年,翟振峰调入郑州工作,任二七区齐礼闫乡政府任主要领导。1999年,因与乡政府其他领导长期不和,翟调离齐礼闫乡,任二七区计经委主任。2000年年底,翟振峰调任二七区市政局局长,2002年,调任二七区房管局局长,一直到2007年,其职务才调整。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年调整职务时,翟振峰瞄准了三个位置,财政局、人事局和政府办,但二七房管局的人把他告了,说他挪用旧城区改造的拆迁资金,当时被纪委调查过。”后来翟振峰失踪了大半年,但“后来追回了挪用资金,又没事了”。

到了2010年9月,翟振峰平调到二七区运河新区管委会当主任。2011年,郑州市房管局经适房管理系统案发,郑州市房管局经适房管理中心的领导和二七区政府副区长曲连文都被查处。2011年4月,翟降职任二七区运河新区管委会主任助理。当年10月被撤职。

借经适房发家

翟振峰在二七区计经委主任任上,原属国有企业、后划归二七区集体工业联社所有的郑州长城宾馆启动了改制,政府监管方为二七区计经委,他负有监管之责。

1998年,翟振峰签发文件,向上级请求改制,请示未得到正式批复。但当年他将郑州本地的一家民企—原郑州联大集团董事长杨新安调入长城宾馆,成为长城宾馆的实际控制人,为改制布好了局。

1999年4月,翟振峰签发文件,将长城宾馆的产权由二七区集体工业联社变更为长城宾馆。2000年3月,改制基本完成,企业性质变为有限责任公司,具有独立法人资格,杨新安个人持股18.01%。

据知情人透露,杨还有几名亲属持股,而原宾馆上百名员工,最终仅有16名员工持有极少数股份。长城宾馆地段位置极佳,入住率一直保持在70%以上,但经营业绩却长期不佳。2010年形成的长城宾馆审计报告显示,1998-2009年宾馆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改制前,原二七区工业局(计经委前身)的办公楼归长城宾馆所有,2001年,该办公楼拆迁,地块由河南益通置业有限公司开发。据知情人提供的数据,该楼房建筑面积1336.95平方米,益通公司的拆迁安置协议中,建筑面积却为460.6平方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