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改增”或引地方财政缩水“考验”分税制

美高梅官方网址,11月1日,广东省将作为国内首个省份全面推行“营改增”。短短半个月内,广东省财政厅和地税局先后召开三场有关“营改增”试点的新闻发布会(本报2012年10月15日刊发的《“营改增”试点引发广东查税风暴》一文,亦引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  在此之前的10月18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工作座谈会上表示,要抓紧制定扩大改革试点的具体方案,适时将邮电通信、铁路运输、建筑安装等行业纳入改革试点。  业内人士认为该讲话是一个信号,意味着未来“营改增”将在各行业全面铺开。  但记者了解到,由于“营改增”将削减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有消息称部分地区悄然开始加强非税收入的征管,而这也导致一些企业对未来税费减轻持有强烈的“不信任感”。  “营改增”扩容虽是大势所趋,但目前试点中暴露出的各种问题,及给地方政府造成的财政赤字,是否会冲击到1994年建立起来的分税制体系,亦引起关注和讨论。  企业的“不安全”感  10月底,北京某公关公司项目经理王妍(化名)出差到广州时,对差旅发票的核对显得小心翼翼,原因是北京地税部门对会计凭证的规范性要求比以前更高,有些发票的填写项目,稍有不妥,可能会被公司财务部退回。  “营改增”试点在给企业带来减税的同时,也令很多企业突生了一种“不安全感”。  “公司财务部门两个月前就提醒,要注意报销单据准确无误,不能有解释不了的费用支出,否则都可能被税务部门剔除。”王妍转引公司会计的说法,自从北京实行“营改增”试点以后,北京地税部门只征收企业所得税,因此对企业账本的审查变得更加频繁。  “营改增”试点将全面推行的消息,也让一些企业担心,财政日益吃紧的地方政府是否会加强非税(即费用)收入的征管。  数月前,就有消息称广东某市出台规章,要求今年下半年加强对交通违规的罚款,如在限速60公里/小时路段时,车速开至61公里/小时都可能被罚款,这一事件曾引起公众关注。  10月29日,广东省召开“营改增”试点新闻发布会,会上广东省财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曾志权表示,“担心‘营改增’后,地方为增加收入提高非税收入,是没有必要的。”  对于非税收入在省财政收入中的占比越来越高的问题,曾志权坦承今年以来广东全省税收收入增长放缓,而省内的非税收入增速确实在加快。他解释道:受经济增速放缓、结构性减税等因素影响,税收收入增速放缓。非税收入增加是由于受到预算外纳入预算内政策翘尾,省内部分地区加强非税收入征管等因素推动。  10月25日,广州市财政局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同样有记者提出上述疑问。  广州市财政局副局长段彩英对此表示,“不存在刻意提高非税收入的做法,‘营改增’试点所造成的减收目前可以承担。”  “非税收入水涨船高的情况,跟分税制是有关系的。目前国内依然是采用中央集权,大量税收交到财政部,再按照地方的发展水平进行转移支付。由于广东是经济发达地区,不可能从财政部那里得到太多的转移支付款,因此上交的税基本不会返回。”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表示,而这造成部分地方税源增收乏力,国务院又要求减免各种企业税收,于是地方只好加强收费。  今年7月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范围,由上海市分批扩大至北京、天津、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湖北、广东和厦门、深圳10个省市(直辖市、计划单列市)。  “营改增”试点扩围是大势所趋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开展的“营改增”试点就暴露出了诸多问题。  “一部分现代服务业的界限很模糊,很难确定其行业归属,我们会向国家税务局反映这种情况,进一步明确划分方式。对于企业来说,如果是界限模糊的,企业应该算个账,即使用增值税的发票纳入抵扣,是否有利于减轻税负?”
10月29日,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广东省国税局总会计师朱江涛这样表示。

11月1日,福建和广东一同加入了“营改增”试点阵营。接下来的12月1日,天津、湖北、浙江也将加入,至此“营改增”试点跨度10个省市的扩围计划年内将收官。  “大的方向就是精简税制,营业税最终是要全部改成增值税的。”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坦言。  然而对试点企业来说,“营改增”最大的风险在于税负上升。部分行业税率过高造成的税负增加,为“营改增”添加一层忧虑。  “未来营改增应充分‘扩围不增额’,必要时启动降低增值税税率的改革,因为营改增是对整个财税体制改革的创新之举。”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直言。  单税独大  “营改增”扩容后增值税占所有税收的份额会一下子跃升至56.35%。  作为第一个进行“营改增”试点的国税、地税分设的地区,9月1日北京正式启动试点。10月份,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的官员先后调研了北京的试点情况,防止北京营改增出现国税和地税两不管的局面。  “营业税在北京原本属地税局征收,改为增值税后,征管工作将被国税部门接管。但实际上,营业税征管繁杂、规模庞大,仅归国税一个部门来操作,在承接中有些事情可能会出现差错,现实情况却可能出现两不管地带。”一位资深财税人士表示。  北京市财政局数据显示,截至10月22日,北京市试点纳税人申报户数达到13.9万户,综合申报率达到99.94%,顺利入库“营改增”税收收入14.3亿元。  但是作为地方政府掌握的几乎唯一的主体税种,营业税收入大致占到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一半以上。  随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一半以上将进入中央和地方共享税收范围。  “尽管试点期间,这些收入原封不动地‘还给’地方政府,但无论如何,地方政府的自主财源被挖掉了一大块儿。地方财政收支平衡的基础便被打破了,从而也就有了重建地方主体税种以及地方税体系的必要。”高培勇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而增值税作为现行税制体系中的第一大税种,在2011年,它的份额已占所有税收的41.1%。随着15.25%的营业税进入增值税框架后,倘若不同时推出其他的税制调整措施,增值税的份额便会一下子跃升至56.35%,份额就变得更大了。“显然不利于财政风险的控制,甚至会加大既有的财政风险。”高培勇补充道。  据悉,在国家全部税收收入中,增值税收入比重过半。但增值税来源于企业,如果经济形势下滑就会直接影响税源,进而也会对国家全年税收收入产生影响,并触及财政收入。因此高培勇认为建立一个新的税种,平衡增值税单税独大的危害是很有必要的。  据了解,1994年我国财政体制实行“分税制”,而真正纳入分税视野的,主要是两种(类)税。其中增值税中央与地方的分成比例为75∶25,所得税为60∶40。这样的分税操作,是建立在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分设并分别征收各自税种基础上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