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碚:实体经济发展需“多兵突进”

美高梅官方网址,“
进入‘十二五’,中国工业化进程将步入工业化后期。”近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中国工业化进程报告》对当前中国的工业化阶段作出了明确的界定。这对于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将是一个重要的论断。  中国工业化的实现与中国经济的发展一直保持着一种节奏上的“默契”。在经历了高速增长之后,中国经济正面临升级转型的考验。工业将在这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后工业化阶段,工业自身应当以怎样的发展路径来促成经济的转型?
在10月25日的“中国工业发展论坛——‘十二五’时期的中国工业”论坛上,《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卢中原、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吕铁、中国社科院国际经济研究所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陈耀以及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黄群慧。  《中国经营报》:工业经济研究所此次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工业化与中国经济再次同时进入转型期,如何认识两者间现在的关系?  李扬:通常说转型,指的是从制造业为主转向服务业为主。但这样的看法,在此轮经济危机中受到冲击。发达经济体提出“再工业化”,工业发展重新受到重视,这对我们目前的理念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冲击。  目前在中国,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比制造业低。以上海为例,其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相当于制造业的70%。在这种情况下转型提高服务业比重会导致劳动生产率下降。对于整个经济结构,从制造业为主向服务业为主转型,应该细致分析:在什么情况下对经济发展是好的,什么情况下是健康的。在这个角度上,我认为还是应该做强制造业。这个过程尤其需要有耐心。  卢中原:新的区域增长极和产业升级动力正在生成,助推产业分工深化和供应链整合,中国第三产业发展,现在是好机会。这个机会首先会出现在生产类服务业,即为工业、制造业升级服务的研发、售后、物流整合、网络、营销等行业,这是高端制造业的增值环节,却也正是我国比较薄弱的部分。  应该借着现在的形势,把产业分工精致化,助推第三产业。例如发展金融、物流等领域。企业应当在工业链条上进一步精细寻找新的增长点和利润空间。第三产业的发展要依托第二产业,离开第二产业就是空中楼阁。  《中国经营报》:后国际金融危机时代,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发达国家“再工业化”形成的外部环境和低碳发展的诉求成为工业发展的新环境,这种情况下,工业应以怎样的发展路径来促成经济的转型?  金碚:此前60多年,我国的技术战略特征是以“开阔地推进”的方式进入具有比较优势的各产业领域,迅速扩大生产规模。这可以称之为“平推工业化”。  这种情况下企业家追求的是廉价资源、快速模仿和优惠政策,一些产业出现的重复投资、产能过剩表明这种“铺摊子”式的发展空间已经受到限制。  从现在开始,中国工业化将越来越具有“爬坡”和“登山”的性质,即在每一个产业中我们都必须“向上走”,向各产业的高端攀登,占领产业高地和战略制高点。这可以称之为“立体工业化”。这种“立体化”的工业逐步将改变平推式工业增长的“平铺扩张,求大求快”、“弱差异性,强模仿性”和“低文化含量,高逐利倾向”等三个特征。  中国需要一个更“耐心”的时代,使现代工业在中国扎根成势。表现为工业全方位“向上走”,实现绿色化、精致化、高端化、信息化和服务化。对于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尤其不能以平推式方式盲目扩大生产能力。这里,资源禀赋不是关键,科学技术、体制机制才具决定性。

当前,实体经济投入下降、非实体经济特别是各种金融产品和房地产投资比重越来越大,这似乎已成为一种国际趋势。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是否已经到了天花板?如何使金融业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下一步实体经济如何保持持续增长?其发展方向在哪里?  就以上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对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进行了专访。  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空间还很大  《中国经营报》:当前,全球虚拟经济的总规模已经大大超过了实体经济。早在2000年,虚拟经济规模已经超过实体经济的5倍。当前中国,大量社会资本投身楼市、高利贷市场,造成房地产价格僵持不下,资源性产品价格高位震荡。我国实体经济向虚拟经济大规模转移的原因是什么?  金碚: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不同领域的改革进展情况是不同的,工业、制造业领域的改革进度相对较快,金融业领域和其他领域的改革滞后,金融业不能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在金融走向自我增值的过程中,一些实体经济也开始走向虚拟化。比如,房地产本来是实体经济,但出现了虚拟经济化的现象,突出表现就是投机气氛浓郁,一些城市的房价上涨过快,形成了很大的泡沫。  由于经营环境的变化,实体经济的成本不断上升、资源约束和环境标准提高的压力增强,同时又面临着各种各样不公平竞争和垄断势力的压抑,特别是中小企业受到更大的压力。此外,制造业等实体经济,大多是充分竞争的行业,和金融业、房地产等行业相比较,获利比较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实体经济自然会倾向于向虚拟经济活动转移。  《中国经营报》:当前,我国制造业等实体经济的很多技术已经接近国际上的先进水平,外国更高的技术也不会再轻易转移到中国,中国产业要发展必须依靠更为艰难的自主创新。再加上实体经济相对虚拟经济获利较少,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实体经济是不是发展的空间越来越小,甚至到了一个天花板?  金碚:中国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实体经济仍然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其中,工业尤其是制造业仍然是未来至少10至15年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产业领域。现阶段,无论哪个产业的发展,包括城市化的推进,都要依赖于工业的支撑。中国的资源、环境、民生等重大问题的解决也都要依靠更发达和强大的工业。而且,中国工业自身的每一个产业都还有很大的升级和精致化发展的空间。  比如,中国是纺织服装的生产大国,是最具国际竞争力的产业,但即使是这样的产业,其产业制高点仍然还在发达国家,特别是大的品牌和名牌还是在国外。总体上看,中国的产业层次仍处于中低端,大多数产业的大部分利润还是被国外拿走了。  也就是说,迄今为止,我国的大多数企业还是处在产业中低端的水平上,很多企业和地区都在技术水平大体相同的产业环节上大量投资扩大生产规模。这样,大多数都是60分(及格水平)的产品,表面上看好像也不错,生产出了很多价廉物美的产品。但总体来说,不够精致化,高档次的产品不多,工业设计的水平与国外先进水平也有明显差距。而企业没有动力长期努力做成70分、80分、90分的优秀产品。  所以,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第二产业仍将以显著高于第三产业的速度增长,而且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也将在三个产业中居首。只是在很大程度上由于第三产业一些领域的价格上涨,而第二产业产品的价格下降,才会在以现价计算的产出比例上表现为第三产业比重的上升。  实体经济要和城镇化融合  《中国经营报》:如何使金融业等虚拟经济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下一步实体经济如何保持持续增长?其发展方向在哪里?  金碚: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工业发展园区化是个重要的现象,由于利益冲动,也有一些园区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房地产开发或囤地获利的场所。即以园区发展的名目圈地。为此,国家必须采取措施引导各个园区真真正正地做实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