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值税中央地方分成比例酝酿调整

美高梅官方网址,11月1日,福建和广东一同加入了“营改增”试点阵营。接下来的12月1日,天津、湖北、浙江也将加入,至此“营改增”试点跨度10个省市的扩围计划年内将收官。  “大的方向就是精简税制,营业税最终是要全部改成增值税的。”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坦言。  然而对试点企业来说,“营改增”最大的风险在于税负上升。部分行业税率过高造成的税负增加,为“营改增”添加一层忧虑。  “未来营改增应充分‘扩围不增额’,必要时启动降低增值税税率的改革,因为营改增是对整个财税体制改革的创新之举。”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直言。  单税独大  “营改增”扩容后增值税占所有税收的份额会一下子跃升至56.35%。  作为第一个进行“营改增”试点的国税、地税分设的地区,9月1日北京正式启动试点。10月份,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的官员先后调研了北京的试点情况,防止北京营改增出现国税和地税两不管的局面。  “营业税在北京原本属地税局征收,改为增值税后,征管工作将被国税部门接管。但实际上,营业税征管繁杂、规模庞大,仅归国税一个部门来操作,在承接中有些事情可能会出现差错,现实情况却可能出现两不管地带。”一位资深财税人士表示。  北京市财政局数据显示,截至10月22日,北京市试点纳税人申报户数达到13.9万户,综合申报率达到99.94%,顺利入库“营改增”税收收入14.3亿元。  但是作为地方政府掌握的几乎唯一的主体税种,营业税收入大致占到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一半以上。  随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一半以上将进入中央和地方共享税收范围。  “尽管试点期间,这些收入原封不动地‘还给’地方政府,但无论如何,地方政府的自主财源被挖掉了一大块儿。地方财政收支平衡的基础便被打破了,从而也就有了重建地方主体税种以及地方税体系的必要。”高培勇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而增值税作为现行税制体系中的第一大税种,在2011年,它的份额已占所有税收的41.1%。随着15.25%的营业税进入增值税框架后,倘若不同时推出其他的税制调整措施,增值税的份额便会一下子跃升至56.35%,份额就变得更大了。“显然不利于财政风险的控制,甚至会加大既有的财政风险。”高培勇补充道。  据悉,在国家全部税收收入中,增值税收入比重过半。但增值税来源于企业,如果经济形势下滑就会直接影响税源,进而也会对国家全年税收收入产生影响,并触及财政收入。因此高培勇认为建立一个新的税种,平衡增值税单税独大的危害是很有必要的。  据了解,1994年我国财政体制实行“分税制”,而真正纳入分税视野的,主要是两种(类)税。其中增值税中央与地方的分成比例为75∶25,所得税为60∶40。这样的分税操作,是建立在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分设并分别征收各自税种基础上的。

经过一年试点,“营改增”已经扩围到全国9个省(直辖市)和3个计划单列市。国家统计局初步统计,截至2012年12月,我国已经纳入“营改增”试点企业约为91万户。  从今年开始,“营改增”试点范围除了扩围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在全国试点的方案外,邮电通信、铁路运输、建筑安装等行业也将纳入试点范围。越来越多的地区、越来越多的行业将陆续纳入“营改增”。与此同时,“营改增”后,两种税制的有机对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等有关主管部门,已将中央和地方就“营改增”后增值税分成比例调整提上讨论日程。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各地税务机关获悉,目前“营改增”试点地区的征收工作,仍然采取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后,全部返还地方的举措。“营业税有九大税目,目前试点的范围也只是其中两个行业中的部分领域,即使包括今年要纳入试点的三个行业,全部加起来收入可能只占营业税全部收入的三分之一,比例较小,全部归地方以后,对中央财政收入不会造成影响,因此这部分收入不会按照增值税的分成比例征收。”中国政法大学财税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表示。  增值税税制或重构  按照“营改增”的步骤,“十二五”期间,营业税全部改征为增值税,那么改征后的税收收入是否一直要返还地方政府,中央和地方的分成又会有怎样的调整?  施正文表示,目前包括政府部门在内的讨论意见都不相同,不过财税专家的观点更倾向于降低中央的分成比例。“降到50%多可能比较合适,目前分成仍在讨论。”  高培勇认为,“营改增”试点期间,其税目税率的变化都是按照分税制设计的税制来操作。“1994年后的增值税税制,是专门为制造业量身打造增值税的目标而设计的。它的设计理念、运行规则及其具体安排,是基于制造业运行特点。”  原来增值税75∶25分成,所得税60∶40分成的比例,是各自建立在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分设并分别征收各自税种基础上,随着试点时间的延续,这种格局将被打破。  据悉,“营改增”之后,如果其他税种不作相应调整,增值税在全部税收收入的占比就会跃升至55%以上,成为最大的一个税种。“如果继续按照75∶25的分成比例,那么地方税收就大幅减少,在没有新税种支撑的前提下,地方财政会面临财权、事权不对等加剧的现象。”施正文说。  当下,作为地方政府掌握的几乎唯一的主体税种,营业税收入大致占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一半以上。随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地方政府掌握的唯一的主体税种便进入到中央和地方共享税序列,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一半以上将进入共享税收入范围。  尽管目前将营业税改征增值税之后的收入“还给”地方政府,但在体制上,地方政府的财源仍被“挖掉”一块。失掉了这一大块税收支撑,地方财政收支平衡的基础将被打破。“鉴于既有税制体系下的各个税种分别已有各自的归属,难有‘调换’可能,新的地方主体税种的选择,肯定要涉及‘增设新税’或‘改制老税’。”高培勇说。  此外,随着增值税比重的上升,增值税税率也应削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