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值税独大 专家呼吁推新税种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在上海、北京等地开展的“营改增”试点,将很快在广东省实行。  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国内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营改增”的实施是否能减轻中小企业的税负负担?在地方财政收入吃紧的情况下,地方政府是否有动力开展真正意义上的减税?为此《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林江。  《中国经营报》:有观点认为,税负重已取代融资难成为中小企业经营中面临的最主要问题,也是目前企业最关心的话题,你怎么看?  林江:2011年全国中小企业所纳税负达4082亿元,而当年全国中小企业总利润额为4825亿元。两者相比较,几乎中小企业一半的利润用来缴税。所以说中小企业税重是事实。  一般讲税负,说的是直接纳税。2011年中国的GDP增长9.3%,但是去年中国的税收总量(包括财政收入和税收收入)增加了20%。税收来源于经济增长,这点也可说明企业税负重。  《中国经营报》:现在企业反映税负空前沉重,原因究竟在哪儿?为何今年呼声最高?  林江:根源得追溯到1994年中国确立的分税制。
1994年中国全年财政收入是6000亿元,到了2011年即去年,中国的税收收入达10万亿元,这是爆发式的增长。  目前企业所得税定为33%,这也是那个时代制定的。当时国家的财政收入才6000亿元,国务院根据当时的情况有意稍微调高起点征收,因为那时国家税收收入低。再者当时税务机关的征管能力小,按照社科院财贸所的测算,在1994年的时候,中国的国地税局的征管空间只有55%,计算机和因特网不普及,每100块钱的税源,税务征管范围最多只有55元。  17年过去了,现在税收机关征收能力提高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家税务总局先后推出计算机工程一期、二期,等第三期结束后,广东省内你很难有办法偷税避税。  《中国经营报》:现在的税收状况与征缴力度怎样?  林江:计算机征管手段大大提升了征税能力,再加上税务机关一般“应收尽收”。但地方政府会跟地税局反映企业税负重,因此地税局征税的时候会有一点弹性空间。  从去年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国家税务局加强了征管,因为地方政府的税收收入下跌得很厉害,尤其是今年上半年全国各地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快速下降。以广东为例,制造业方面由于欧美出口订单下滑,这就导致增值税下降。  《中国经营报》:地方财政收入下滑的情况下,政府怎样给企业减负?这中间是否存在动机上的矛盾?  林江:各项财政收入在下降,其中中央的调控又直接导致地方的房产税收入进一步减少。由于减免中小企业税收是国家政策,地方政府只好采取其他措施,如收费——广东某市今年下半年就可能会进一步加强对交通违规的罚款力度。  税负重跟分税制是有关系的。以广东省为例,去年全国10万亿元税收广东省占了1/9,约收缴了1.4万亿元的税,但在广东省财政厅控制范围的资金大概只有2400亿元。这2400亿元中,教育、医疗、社保等大部分支出是法定的支出项目,将这些扣除,广东省财政厅可控制的资金只剩220亿元左右。  在分税制下,希望地方政府减税,给企业减负,但减了半天依然减不下来,因为地方政府在支出与减收双重压力面前是矛盾的。  《中国经营报》:“营改增”对中小企业来说有没有利?实施“营改增”试点,存在哪些问题,有何建议?  林江:“营改增”对广东来说充满挑战。从制度设计来讲“营改增”是可以给企业减负的,特别是运输行业。在现行税制下面,一个运输企业既要缴增值税,又要缴营业税,属于重复征收。  但挑战在什么地方?有一些行业比如理发很难有抵扣项,理发店一般为小规模,成本投入也不大,怎么算增值?另外金融服务业非常复杂。如结构性衍生产品在它没有到期的那一天,如何给它算增值税?法国实施增值税,但它对部分行业免征,中国可以借鉴一下。就上海试点的情况,到8月份为止,有一些企业反映确实减低了税负,但也有不少企业反映税收负担不降反升,因为营业税才5%,但增值税的税率比较高,上海增加了6%和11%这两档。

11月1日,福建和广东一同加入了“营改增”试点阵营。接下来的12月1日,天津、湖北、浙江也将加入,至此“营改增”试点跨度10个省市的扩围计划年内将收官。  “大的方向就是精简税制,营业税最终是要全部改成增值税的。”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坦言。  然而对试点企业来说,“营改增”最大的风险在于税负上升。部分行业税率过高造成的税负增加,为“营改增”添加一层忧虑。  “未来营改增应充分‘扩围不增额’,必要时启动降低增值税税率的改革,因为营改增是对整个财税体制改革的创新之举。”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直言。  单税独大  “营改增”扩容后增值税占所有税收的份额会一下子跃升至56.35%。  作为第一个进行“营改增”试点的国税、地税分设的地区,9月1日北京正式启动试点。10月份,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的官员先后调研了北京的试点情况,防止北京营改增出现国税和地税两不管的局面。  “营业税在北京原本属地税局征收,改为增值税后,征管工作将被国税部门接管。但实际上,营业税征管繁杂、规模庞大,仅归国税一个部门来操作,在承接中有些事情可能会出现差错,现实情况却可能出现两不管地带。”一位资深财税人士表示。  北京市财政局数据显示,截至10月22日,北京市试点纳税人申报户数达到13.9万户,综合申报率达到99.94%,顺利入库“营改增”税收收入14.3亿元。  但是作为地方政府掌握的几乎唯一的主体税种,营业税收入大致占到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一半以上。  随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一半以上将进入中央和地方共享税收范围。  “尽管试点期间,这些收入原封不动地‘还给’地方政府,但无论如何,地方政府的自主财源被挖掉了一大块儿。地方财政收支平衡的基础便被打破了,从而也就有了重建地方主体税种以及地方税体系的必要。”高培勇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而增值税作为现行税制体系中的第一大税种,在2011年,它的份额已占所有税收的41.1%。随着15.25%的营业税进入增值税框架后,倘若不同时推出其他的税制调整措施,增值税的份额便会一下子跃升至56.35%,份额就变得更大了。“显然不利于财政风险的控制,甚至会加大既有的财政风险。”高培勇补充道。  据悉,在国家全部税收收入中,增值税收入比重过半。但增值税来源于企业,如果经济形势下滑就会直接影响税源,进而也会对国家全年税收收入产生影响,并触及财政收入。因此高培勇认为建立一个新的税种,平衡增值税单税独大的危害是很有必要的。  据了解,1994年我国财政体制实行“分税制”,而真正纳入分税视野的,主要是两种(类)税。其中增值税中央与地方的分成比例为75∶25,所得税为60∶40。这样的分税操作,是建立在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分设并分别征收各自税种基础上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