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立法限制外资 中国铝业收购或受挫

屈丽丽  2012年5月17日,蒙古国议会通过了一项针对外国投资者的法案,该法案全称为“外国投资者投资于具有战略重要性部门的商业实体的管理法案”(简称为“战略性外国投资法”或“SFI
法案”)。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法案签署于蒙古国政治上极为混乱的时期,因为一个月后,6月28日,蒙古大选将正式启动。在此之前,蒙古国政局突变——蒙古国前总统、反对党人民革命党领导人那木巴尔·恩赫巴亚尔于2012年4月13日早晨因涉嫌腐败遭国家反贪局逮捕,成为蒙古历史上第一位被捕的前国家元首。  与此同时,SFI法案正在给包括中国在内的诸多外国投资人构成重大影响,以中国铝业为例,2005年,中国铝业受邀开发蒙古国位于南戈壁的奥尤陶勒盖。2011年4月,中国铝业宣布斥资最多9.25亿加元,要约收购南戈壁最多60%的已发行普通股。分析人士表示,SFI法案的通过或使中铝的此项收购受挫。  法案提出蒙古三大战略产业  几个世纪以来,蒙古国给外界留下的印象是一潭死水般的宁静与安谧,然而,由于大量矿藏资源被发现,蒙古国突然被激活,正在发生一场深刻而复杂的变化。  勘探结果表明,在蒙古国所坐拥的山川里,储藏了大量的煤、铜、金、银、铁、铀以及其他重要金属。外界认为,这些矿藏的丰富储量足以维持它的邻国——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  2013年,著名的Oyu
Tolgoi
铜矿将正式开采,此举将为当地政府提供一条极为富裕的资金流,这一被突然发现的财源让蒙古国民激动不已,尤其是权力阶层,他们急于通过国会来增加采矿公司的税收水平,而这些采矿公司,几乎清一色地为外国投资者所控制。  事实上,在有关限制外国投资者进入的法案方面,蒙古国议会2009年曾起草过一份相似的版本,然而随之而来的中国国有企业——中铝对位于南戈壁的奥尤陶勒盖煤矿的收购案引发了对这一法案的重新审议。事实上,在这起收购案最早公告之日,蒙古国法律中并没有有关类似离岸交易将影响国家经济战略的明确规定。  很可能就是在这一背景之下,
SFI法案重点提出了一个有着战略重要性的商业部门(BESI)的概念。同时指出,“在蒙古,具有战略重要性的产业主要有三类,采矿是其中之一,另两类分别为银行和金融业,传媒和通信业。”  强化对外国投资人审批  如果说三大产业的提出只是一个概念的话,有关对外国投资者的批准问题则直指问题的核心。  根据法案,部分私人外国投资者的交易将有待政府部门的批准,这些交易包括:其一,外国投资者收购或者获得蒙古国具有战略重要性的产业部门33%或以上股权时,需要得到政府部门批准。  其二,不考虑外国投资者所持有的股权,只要是对于蒙古国具有战略重要性的产业部门提出并购意向,并有可能对交易目标拥有实质控制权的交易都需要获得政府批准。根据SFI法案,拥有“实质控制权”包括:指任CEO,或者对CEO或董事长人选有投票决定权,或者拥有决定或实施企业管理/运营权。  其三,不考虑外国投资者所持有的股权,只要是与外国投资人有关的并购,而交易本身有可能会导致卖者或买者任何一方提高在国际或国内大宗商品市场上对矿产品垄断的情形,或者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蒙古国矿产品的出口价格,都需要通过当地政府的批准。  对私人外国投资人如此,对外国国有投资人的审批则更为强化。

美高梅官方网址,中国化工制造网讯 近日,中国铝业“走出去”的步伐被狙击。
昨日,试图收购南戈壁的中国铝业发布公告称,蒙古国一项外商投资法案在前日进行了首读,该法案目前有条款将多个经济领域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在不超过49%的水平。
由此,自上月起有关蒙古国将立法限制外资的传闻终于得到证实,此举有可能使迄今为止中国铝业在蒙古国的最大一笔投资计划泡汤。
对此,中国铝业发言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暂时不熟悉情况,无法作出回应。随后,记者联络南戈壁对外事务副总裁DaveBartel,但被告知对方正在度假。
有外国媒体称,已取得该法案副本,并认为如果该法案不加修改地得以通过,将规定规模高于1000亿图格里克
(约合7600万美元)的企业,以及自然资源、交通、食品、房地产、通信和农业等“战略”行业,必须由蒙古国资本进行多数控股。
进军蒙古国一波三折
中国铝业近年来开始从事增长型的矿业业务,其试图挺进蒙古国的意图早显端倪。2005年,中国铝业就被邀请开发奥尤陶勒盖,但受各方面因素的影响没有付诸行动。
据记者了解,今年4月,中国铝业宣布斥资最多9.25亿加元,要约收购南戈壁最多60%的已发行普通股。南戈壁大股东艾芬豪矿业有限公司
,也已与中国铝业签订协议,同意将手中的股权出售给中国铝业。
在获蒙古国政府知会、有可能通过外资限制法案的情况下,中国铝业在4月25日发布公告称,若满足锁定协议的条款和条件,同意在2012年7月5日或之前发出收购要约,并且在2012年8月10日完成对所有已托存股票的收购。但前提是所有相关的监管批准,均依令中国铝业满意的状况予以获得。
据悉,南戈壁资源的主要资产是敖包特陶勒盖(OvootTolgoi)焦煤矿,该矿位于戈壁沙漠距中蒙边境不足50公里的地方,现已在产并向中国客户供应及销售煤炭。
资源安全博弈外商投资
拥有丰富资源的蒙古国经济规模为85亿美元,经济发展一直靠外国对其采矿业投资的推动。
内蒙古社会学院俄蒙研究所副所长敖仁其对记者介绍道,蒙古国GDP增长上虽表现出色,但绝大部分都来自煤炭、铁矿、萤石的采掘,以及外国投资的增长。数据显示,矿产资源的出口占据其出口额的80%左右。
对于该法案,蒙古国内商界领袖担心其将对蒙古国企业构成冲击。蒙古国商业委员会(BusinessCouncilofMongolia)。郏表示,如果该法案获得批准,可能会使蒙古国失去其在新兴市场的领导者地位,因为它与自由、公平与稳定的市场实践是相违背的,最终将损害蒙古国人民的利益。
近年来,蒙古国对外商投资的态度变幻莫测。敖仁其认为,蒙古国作为一个小国,往往采取均衡战略。蒙古国最近推出如上的国家安全方面立法,其原因在于:一方面,希望保有矿产资源的控制权;另一方面,其又希望获得国外技术、资金上的支持。
“最近几年,国际投资形式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中山大学国际法教授慕亚平表示,以往主要强调统一市场、国际资本的自由化。这两年、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更注重跨国投资的国家安全问题。因此,在这些国家中,外商投资是允许的,一旦涉及并购、控股就不可行。
他同时指出,相比贸易而言,国际投资的法律规制问题一直进展比较慢,因为国际上缺乏一个统一的国际投资方面的公约,比如并购中间的反垄断,很难说用国际法还是国内法来进行规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