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招投标放权地方 专家称改革难阻内幕交易

许浩  近日,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铁道部印发了《关于铁路工程项目进入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招投标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称《指导意见》),未来铁路建设招标都将进入“统一的公共资源交易市场”。  但专家指出,目前中国的招投标体系存在严重缺陷,加上铁道部门“裁判员兼具运动员”的角色并未改变,因此无法从根本上杜绝铁路建设内幕交易。  8000亿待分?  “铁路工程项目需要的东西很多,大到水泥、铁轨,小到信号灯、电线、螺丝钉。”5月24日,来自河北的刘文涛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他是一家民营电缆厂的负责人,在他眼中铁路工程中每个零部件就如同一个小王国,只要能进入,任何人都能发财。  每年约8000亿元市场份额,使得铁路工程项目成为一块巨大的蛋糕。但是这块蛋糕却很难让外人染指。  2002年,铁道部出台了《铁路建设工程招标投标实施办法》,其中特别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法限制或排斥本地区、本系统以外的具备相应资质的法人或其他组织参加投标,不得以任何方式非法干涉招标投标活动。但在实际操作中,铁路系统外的企业一般需要与铁道系统的企业组成联合体,方能承揽铁道业务。  实际上,铁道部的此项改革并非孤例,它是统一的“公共资源交易市场”建设的一部分。2011年10月份,发改委、财政部等多个中央部委共同发布的《关于推进统一规范的公共资源交易市场的建设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将政府部门建立的工程建设招投标、土地使用权和矿产出让、国有产权交易等市场进行整合,建立统一的公共资源交易市场。”  前景堪忧  从字面上来看,《指导意见》的规定将避免利益冲突和关联交易,使采购部门的自由裁量权力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减少腐败、权力租寻和暗箱操作的空间。  不过,政府采购法专家谷辽海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并没有对此表示乐观。他认为,铁路工程项目进入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招投标,无法从根本上杜绝暗中指定供应商。  谷辽海表示,目前的招投标制度,所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全国没有统一的监督部门,也缺乏对供应商资格进行审查的体系。  依照现行《招标投标法》、《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的相关规定,铁路系统采购项目的招投标活动,其法定的监督部门仍然是铁路部门。“虽然委托第三方进行采购,但铁路局既是采购人又是监督部门的角色没有任何改变。因此,当纠纷发生时,铁路部门很难客观公正地确保争议的妥善处理。”谷辽海说。

美高梅官方网址,摘要:   每年“蛋糕”约8000亿元,地方亟须建立相应招投标体系。
  在对民间资本敞开大门后,铁道部近日又发文明确要求取消铁道部和18个铁路局(公司)原有的铁路工程交易中心,进入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招投标。
  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铁道部在资金压力下正加快改革步伐,多方筹集资金救急。其中,铁路企业股改融资和引入民资均是“开源”重要渠道。此番将铁路招标全部放入地方,既有望使每年8000亿的铁路市场更透明,又是放权地方更具体的表现。同时,地方权力的进一步加大也将更有利于铁路企业股改上市。
  同时,专家认为铁道部此举在于用实际行动向市场和资本表“诚意”,以求徘徊观望的民间资本更积极。
  撤销铁路工程交易中心
  曾被形容为“表演秀”的铁路项目招标或将走入市场,实现透明化、公开化。近日,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铁道部印发了《关于铁路工程项目进入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招投标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明确要求取消铁道部和18个铁路局(公司)原有的铁路工程交易中心,所有的铁路工程项目按照属地或授权原则,进入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招投标。
  《意见》一出,地方企业家连连叫好。武汉市曾多次参与铁路工程招投标的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铁路工程招投标一直存在“明标暗定”的状况,按正常程序参与招标的公司企业几乎都以“配角”的形式出现,中标的往往是与铁道部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投资方。
  铁道部曾于2002年出台《铁路建设工程招标投标实施办法》,其中明确指出: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法限制或排斥本地区、本系统以外的具备相应资质的法人或其他组织参加投标,不得以任何方式非法干涉招标投标活动。而令人费解的是,在铁路系统招投标过程中,却又有“铁路系统外的企业需要与铁路系统的企业组成联合体,方能承揽铁道业务”的要求。
  为实现真正的招投标,《意见》要求:全国18个铁路局(公司)管理的工程项目按照属地或授权原则,分两批进入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招投标。5月底前,北京、上海、太原、济南、南昌、西安、昆明铁路局和广铁集团公司等8个铁路局(公司)管理的工程项目完成进场工作。6月底前,哈尔滨、沈阳、呼和浩特、郑州、武汉、南宁、成都、兰州、乌鲁木齐铁路局和青藏铁路公司等10个铁路局(公司)管理的工程项目完成进场工作。
  对此,国家发改委研究院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陈元龙认为,将原本在铁路交易中心进行招投标的铁路工程项目放在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公开招投标,是将招投标放权给地方、放权给市场的一种体现。至此,每年约8000亿铁路工程的招标有望更加公开化、透明化,也更有利于铁路部门的反贪防腐。
  但同时他也指出,铁路项目建设专业技术含量高,还需要有比较过硬的专家团队或者第三方机构做好审查监督工作,以避免层层转包现象的出现,保证铁路项目建设安全。
  事实上,据记者了解,铁路工程项目进入地方招投标,现阶段无法立即实施。要实现地方招投标,地方的公共资源交易市场必须建立针对铁路工程的完善的招投标交易体系,而这需要时间。
  铁企股改上市蓄势待发
  近来,铁道部的种种举措,都是意在更向市场靠近,赢取更多的资本。而积极推进铁路企业的股改上市更是铁道部“吸金”的方向之一。
  《铁道部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铁路的实施意见》明确指出,要深入推进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探索建立铁路产业投资基金,积极支持铁路企业股改上市。
  目前,铁路运输业实现上市的有铁龙物流(600125.SH)、中储股份
(600787.SH)、S*ST北亚(600705.SH)、大秦铁路(601006.SH)、国恒铁路
(000594.SZ)、广深铁路(601333.SH)。而相比之下,由于近年高铁建设热潮的推动,更受市场追捧的是铁路设备制造和相关原料产业。
  在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罗仁坚看来,目前铁路建设仅依赖建设基金和银行贷款是不够的,利用优质铁路市场化融资,是一种比较好的手段。
  事实上,铁路局上市已早有纠结坎坷的试行样本。2010年10月,大秦铁路发布公告,拟增发不超过20亿股股票,以收购太原铁路局运输主业相关资产和股权。当时业内普遍认为这是我国铁路行业投融资体制改革的一次重大尝试,可作为我国区域铁路网整体上市的成功案例。
  记者在财政部《关于2010年中央政府性基金收支决算及相关政策的说明》中查到,2010年,大秦铁路完成了增发股票及收购工作,在此过程中,铁道部取得铁路资产变现收入332.13亿元。
  但太原局的上市并不彻底,专家认为,其原因还是在于“政企不分”的桎梏。“收入、支出、结算等都没有一个符合市场的标准。如果不彻底实现政企分离,很难实现完全上市。”太原局一相关人士说。
  相比太原局整体上市的模糊不清,今年5月太中银铁路的挂牌让股似乎是铁道部更清晰的股改征兆。此前,太中银铁路8.016%股权转让项目公告(下称“公告”)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挂牌。要求受让方是依法注册并有效存续的企业法人,注册资本金不低于5000万元,一次性支付全部股权转让价款。这就意味着无论是国有资本还是民间资本都有进入的机会。
(中国混凝土与水泥制品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