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逐新领袖

编者按/
南国植被茂密,绿得犹如化不开的墨。全球家具制造商宜家广东工厂的负责人Andru飞到了一些自己以前做梦也想不到会去的地方。他先后走访了孟加拉首都达卡和文莱斯里巴加湾市,他此行是为了物色新的生产基地。  迁移的压力显而易见。过去两三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以每年15%~20%的速度上涨,不断挤压企业的利润空间,而作为中国制造业发动机舱的广东省,也因此面临着考验。  Andru在公司里的一些同事在越南和印尼都有工厂,但他认为这些地方的人工成本也在逐年攀升,并不是值得投资的潜力股,而那些东南亚更偏远的国家,尽管交通不便,却仍坐拥人口红利的升降梯。  但事实上,只是盲目追逐低成本的Andru并不知道,在美国宜家的展示厅里,“中国制造”已是名副其实的高质量标志。五年前店员都故意不贴标签,但如今标签被放在显眼的位置,以确保人们容易看见。  在纺织、家具、工艺品等其他领域,“中国制造”的这一权威性也不容置疑,面对来自一些低成本邻国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中国制造业应对挑战的方式是转型——生产需要更多投资和工艺要求更高的产品。  2012年4月1日到3日,博鳌亚洲论坛在中国海南博鳌召开,主题锁定“变革、转型、可持续发展”三大关键词。无独有偶,“可持续”也是在印度新德里3月29日举行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四次会晤的核心词。  事实上,摊开历史长卷,“可持续”也是新兴经济体的“梦魇”,历史上不乏增长速度惊人的经济体,如何避免昙花一现式的增长,成为不少新兴经济体的最大考量。而新兴经济体中的经济明星,也往往是“追赶型”经济模式的代表,在后发优势享用殆尽之际,将难以回避寻找新的增长动力。  亚洲一直是个不乏经济奇迹的区域,在日本奇迹以后,有四小龙、中国奇迹、龙象共舞,如今,越南模式、印尼模式也广受推崇,成为西方资本的新宠,新一轮的产业洗牌和转型升级已在进程中,而这其间呈现出的亚洲经济角逐的消长之势,将深刻影响世界增长的风向。  越南人口红利耗尽?  近几年,在美国的Jcpenny、Gap这样的平价服装卖场里,人们很容易发现,越来越多的越南制造开始挤上货架,这些服装做工标准化、手感细腻,比此前风靡的中国制造还要便宜不少。对于务实的美国人来说,其实哪里制造并不重要,经济实惠才是王道。  前不久,瑞银(UBS)经济学家乔纳森·安德森分析计算了2011年美国和欧盟的进口数据后,发布了一份报告。他发现中国轻工制造业的份额开始下滑,从曾经的50%减少到了48%。而受益者包括孟加拉国(对美国出口增加了19%)和越南(对美出口增加16%)。  若要深入了解服装和鞋类等低端制造业在以多快的速度撤离中国华南地区,全球采购企业利丰(Li
&
Fung)在今年年初发布的半年财报也提供了指引。利丰为沃尔玛和玩具反斗城(Toys
R
Us)等西方零售商采购商品,涵盖从T恤和夹克到家具和美容用品等各种类别。利丰首席执行官Bruce
Rockowitz披露的一组数据,实际上预示了服装、家具和鞋类制造业将迎来全新的世界秩序。这家市值高达160亿美元的企业在孟加拉国的采购额增长了52%,同时对土耳其和印尼的采购也增加了20%或更多。  这一资金撤离背后的逻辑其实大家早已耳熟能详,中国螺旋上升的薪资成本,促使越来越多的劳动密集型制造商转移到薪资更低的国家,例如柬埔寨、印尼和越南。  在越南,非熟练工人的月薪一般为100美元至150美元,而在中国南方的制造业中心,非熟练工人一个月有可能挣到300美元。

英国《金融时报》 拉胡尔雅各布 香港报道

或许中国是远近闻名的世界工厂,但随着制造业企业将生产线向成本更低廉的国家转移,一家香港内衣制造商发现泰国更具吸引力。

美高梅官方网址,黛丽斯国际有限公司(Top Form
International)一直从该公司位于华南的工厂向沃尔玛(Walmart)等公司供货,但随着工人对工资的要求越来越高,这家公司开始被迫面对中国的新现实。

黛丽斯首席财务官迈克尔?奥斯汀(Michael
Austin)坐在与广东省一界之隔的香港办公室里说道,公司发现工资每年都要上涨20%。中国的政策是五年内工资翻番,我们估计速度会比那更快。

毗邻香港的经济特区深圳今年4月份将最低工资从1100元人民币提高到1320元,随后这家公司便加速了裁减缝纫工的计划,从几年前的1000人压缩至400人。电子产品代工制造商富士康(Foxconn)发生连环自杀事件后,中国政府也在全国范围内提高了制造业工资。

然而黛丽斯面临的更大挑战是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每年加入劳动力大军的年轻工人越来越少。由于独生子女政策以及对男孩的普遍偏好,而将女性胎儿选择性堕胎的做法,产生了一个反常的现象工厂中的女工越来越少。华南地区的企业主报告说,现在工厂工人的男女比例为60:40,而过去女性曾占据主导。

上周,瑞银(UBS)经济学家乔纳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分析计算了2011年上半年美国和欧盟的进口数据后,发布了一份报告。他发现中国轻工制造业的份额开始下滑,从曾经的50%强减少到了48%。而受益者包括孟加拉国和越南。

安德森谈及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时说,2011年上半年似乎是一个很令人信服的转折点。他表示,与此形成反差的是,本应成为劳动密集型投资天然目的地的印度和菲律宾,在这个过程中却成了旁观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