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味道

谁来接盘?  这是记者在温州采访期间反复问采访对象的问题。不管是学者、官员还是企业主、投资人士,都不能给记者一个明确的答复,但在他们的脸上,记者都读到了隐隐的担忧。  这些或研究或参与或围观温州高利贷汹涌的人除了等待,都没有其他办法。而奇怪的是,他们知道自己等待的几乎没可能是个好结局。  中秋节刚过,温州就又上演了老板“失踪”的闹剧。“温州草根新闻”在微博上说,“浙C5555P劳斯莱斯车主跑路了”。全文表述“浙江祥源钢业、温州宝康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吴保忠,在月圆之夜已逃走,开劳斯莱斯浙C5555P。欠银行贷款2亿多元,民间借贷8000万元,承兑汇票5000万元没有归还,因资金链断开无法还贷款,已经跑路,现在公司门口挤满要账的人。”  这家企业的实际规模比该老板向融资对象描述的小得多。温州宝康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的网站上说,该公司专业生产不锈钢无缝钢管及不锈钢焊管等产品,自称经济实力雄厚,拥有固定资产1亿元,流动资金6000多万元,年产不锈钢无缝管10万吨以上。  该企业所在的海滨街道办事处分管工业的曾主任证实,吴的企业规模一般般,员工也就30多名。  只是因为要大规模融资,这家企业平日里派头十足。街道办事处的人告诉记者,类似吴的企业,温州市场上太多太多。  让记者感到奇怪的是,在温州采访过程中,记者曾多次询问各大金融监管机构,如果因统计口径或资金来源复杂等原因无法给出资金的具体规模,那么对资金的具体流向是否做过分析?不管是银行金融机构还是投资服务中心等服务部门,对放出去的钱到底做什么都没有太多的过问。  采访对象告诉记者,温州人的习惯是,只要挣了钱就行,而做什么挣的没那么重要。  如果你问一个放贷人,他把钱借给别人做什么了,他会很奇怪地反问你:他每月给我结利息,我干吗问他做什么?  温州市场上到底有多少游资在飞舞,没有机构可以给出一个具体的数字,民间投资协会会长周德文所说的8000-10000亿元只是一个估计,人行温州市中心支行7月发布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民间借贷市场目前处于阶段性活跃时期,估计市场规模约1100亿元,民间借贷利率也处于阶段性高位,年综合利率水平为24.4%。温州约89%的家庭、个人和59%的企业都参与了民间借贷。  没有太多温州投资人相信这些数据。“无法统计具体数字,温州人手里玩的钱来源五花八门,怎么统计?”某投资机构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要幻想能够调查清楚温州到底有多少游资,这些钱到底去向哪里。但体量勘定超过你想象。该负责人说。  超过想象的带着高利息的钱在温州和温州以外的市场上飘舞,不管有没有项目可以达到他们融资的利息,温州玩钱的人都难以收手了。  任何投资都是有周期的,拿温州人最爱炒的房地产为例,一般的投资周期需要三年,温州炒房的这些人拿什么支付投资周期内的高额借贷利息和银行按揭?更何况,三年以后,谁来保障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可以支撑炒房者还有钱可赚?  不止一个采访对象对记者表达同样的观点:房子价格一旦大幅下滑,温州市场的资金链必将断裂。  在限购等一系列严格房产调控政策下,房地产市场的春天还能来吗?即便能来,温州投资者还能等那么长时间吗?在这个疯狂的城市里,人们开始谈论风险,采访对象说之前很少谈论风险,人们见面最多讨论的是如何找投资项目。  温州的多米诺骨牌游戏怕已经拉开了序幕。

美高梅官方网址 1

美高梅官方网址,尤霏霏 制图

直击民间金融“跑路风”之

上海证券报记者近三个月在上海、浙江、内蒙古、江苏、广西、陕西等地采访发现,只有实体经济持续不断创造出高利润,才可能为民间借贷的高利息提供源头活水。但事实上,大多数的民间借贷资金都流向了房地产、炒煤炒矿、“钱生钱”投机游戏。上万亿民间资金脱离实体经济空转。

同时,正规融资渠道不畅始终阻碍着中小企业的生存发展,不少企业被逼转向民间融资。在经济下行和银根紧缩之时,无法承受民间借贷高利息的企业和个人,往往选择“跑路”。

⊙记者 毛明江 朱文彬 陈峻岭

○编辑 刘宏鹏

房地产狂欢后遗症

经济下行,房地产业萎靡、产业结构调整处于阵痛期,多种因素叠加,导致不少企业资金链断裂,民间借贷因此“失血”

记者在陕西府谷采访了解到,和鄂尔多斯(600295,股吧)一样,陕西府谷此前因煤而富,但这些从地下“挖”出来的财富,往往流转进入地下钱庄,进而流入楼市,形成了“家家房地产、人人典当行”格局。这种单一产业的发展模式,在煤产业下滑和房地产萎靡的形势下,区域性金融风险高企势在必然。

在广西,多家当地银行人士向上证报记者证实,今年以来,广西正菱集团、永凯集团、联坤公司这些大企业的“爆单”,主要是因为涉足房地产业。“房地产涨得慢了,或者不涨反跌,自然就出现资金链断裂。”

“房地产市场出问题,直接导致这些企业资金链撑不下去了。因为在广西,工业企业的利润都不高,基本上都是在勉强维持,它支撑不起高利贷。能支撑得起的,只有矿老板、包工头,还有房产开发老板,就局限在这几个行业里面。”广西一位资深银行业人士认为,全国中西部很多省市的情况与广西相似。

温州多位民营企业家向记者表示,原材料与用工成本上涨导致中小企业利润下滑,再加上欧债问题深化所带来的整体世界经济不景气,外贸订单减少,大部分中小企业举步维艰。

企业家们说,在实体企业或明或暗的经营成本不断上升,各种有形无形税费负担高企的状况下,真正为国民经济产生血液的实体行业经营环境恶劣,亟待实质性的产业扶持与税费减免注入“正能量”。

支柱产业下滑转弱

各地经济发展中支柱产业的一业独大,客观上对其他行业的投资形成挤出效应,这都使得当地的经济体系异常脆弱

在广西南宁记者采访了解到,广西糖业巨头永凯集团的“爆单”,也和当地支柱产业——糖业的不景气密切相关。2010年,糖价在两年之内由每吨2800元暴涨至7000多元,达到历史峰值。期间永凯集团大举扩展,买设备、建厂房、圈地。但还没等产量提上来,糖价便一路下跌,目前已跌至3000多元每吨。永凯集团受投入和产出双重挤压,最终资金链断裂“爆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