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从”国家机密”到网上晒-代表委员谈财政预算透明度

“三公”经费预决算的公开,是一件值得称许的大事,它表明我国在民主财政的建设上向前推进了一步。  政府财政预算向社会公开,本为民主政治之通例,但是,在我国财政实践中,财政预算公开的道路却极不平坦。1951年,刚建立不久的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保守国家机密暂行条例》,规定“国家财政计划,国家概算、预算、决算及各种财务机密事项”是国家秘密,不但不能向社会公开,而且泄露或出卖此类信息的,要以反革命罪论罪惩处。从此之后,国家财政预决算事项的信息,作为国家秘密,严密地与社会公众隔离开来。甚至在《保守国家机密暂行条例》废止二十年后的2009年,上海市财政局仍然以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向提出申请的公民公开财政预算信息。可见,将财政预决算信息作为国家秘密的观念是何等根深蒂固,这种观念下,正常的财政预算都不能见光,更遑论存在严重问题的“三公”经费。直到2010年,这种状况才得到逆转。从这一年开始,国务院各部委向社会公开预算。2011年,国务院各部委和机构又进一步向社会公开人们极为关切的“三公预算”。财政预算,从国家秘密到公共信息,可以见证中国政府观念的转变和为推进阳光财政付出的努力。  虽然向社会公开预决算包括“三公”经费的预决算是值得称道的进步,但是,从目前的公开情况看,在深度上和广度上,都需要继续强力推进。  从深度来说,目前向社会公开的财政预算和“三公”经费预算,都相当粗略,人们如同雾中看花,难知庐山真面目。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我国预算存在天然缺陷,存在大量预算外支出和制度外支出,财政预算还不具备它所必需的统一性、完整性,最有可能存在非法支出、最有必要接受预算约束的“三公”经费,却往往来自预算外资金,不会在公开的预算中体现,使人们无法从公开的“三公”预算中准确地判断公共部门“三公”支出的数额和合法程度,这是人们对于各部门公布的“三公”信息持普遍怀疑态度的根本原因。  这种状况表明,与预算公开同样重要的是,必须强化预算的完整性、统一性、归一性,政府一切收支必须列入预算,预算外的一切开支均属非法。如果预算不能准确反映政府的实际支出,则预算公开就没有现实意义。  从广度来说,不足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中央层级只有国务院系统也就是政务系统公开了预算和“三公”经费预算,其他同样由公共财政供养同样有“三公”支出的系统仍雷打不动;另一方面,中央政府带了头,而地方政府,除北京市公布了自己的“三公”账单,山东、江西表示准备公开之外,其他省、市、县、乡四级政府仍在消极观望,其财政信息包括“三公”信息,大多仍然处于秘密之中。地方各级政府的财政信息若不能公开,则中央政府预算公开的意义要大打折扣。  由公开政府财政预算带来的阳光财政行动,为民主政治提供了切入点,也为政治体制改革提供了突破口。我国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已经进入深水区,政治体制改革的滞后严重影响到经济体制改革的继续和深入。但政治改革从何入手,仍然处于无穷纠结之中。事实上,从国际上看,民主政治的创立和完善,无不发端于民主财政的实践。民主财政就是社会公众控制政府的钱袋子,社会公众控制了政府的钱袋子,其他问题就可迎刃而解。民主财政的前提就是阳光财政,透明财政。阳光财政民主财政,是民主政治最有效的抓手,只有将政府一切收支完全置于阳光之下,让政府所有非法支出无所遁形,则人民对政府的监督才会有实质的意义。只有阳光政府,才可能是有限政府、责任政府,才有可能是高效而廉洁的政府。  阳光财政为民主政治带来曙光,必须向纵深推进。目前促进阳光财政的压力主要来自社会舆论,社会舆论为促进财政公开居功至伟,但社会舆论不具有强制性,阳光财政向纵深推进必须有法律制度的支持和保障。政府财政信息必须公开,拒绝公开必须负法律责任,这些都应该写入《预算法》,成为强制性的规定。

新华社北京3月10日电(记者
樊曦、齐中熙、韩洁、顾瑞珍)“积极推进财政预决算公开,增强预算透明度。”

全国人大代表、东北财经大学党委书记艾洪德的财政预算报告草案上,这一行字用红笔做了一个重重的标记。

“国家账本”怎样才能看好、看紧、看清?代表委员们纷纷围绕预算决算公开建言献策。

看好“钱袋子” 预算公开需要更多“阳光”

“深化中央财政预决算公开”“省级公共财政预算全部公开,地方部门预算、基层财政专项支出等公开工作明显加快”……在财政预算报告草案中,这样总结2011年推动预算公开的成果。

美高梅6s登录,预算公开,让民众了解政府的钱怎么花,这看似平常的举动在数年前还是不可能的,即使对人大代表也是如此。那时,政府预算草案按规定被视为“国家秘密”,一般在人代会召开前几天或当天才发到人大代表的手中,甚至有的地方要在人代会召开后才发给人大代表,并要求会后交回。地方财务数据也仅仅掌握在为数不多的人手中。

这样的情况在最近几年明显改观。随着财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和纳税人公民意识的日益增强,在“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两股力量的共推之下,财政预算向社会“摊开”自己的“账本”。

在艾洪德看来,2008年5月开始正式施行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可谓是一个里程碑,从此,公开成为原则,不公开成为例外,涵盖“三公经费”的财政预算报告、决算报告也被列为应重点公开的政府信息。

2009年起,财政部首次在当年两会后在官方网站公布了审议通过的预算报告和中央财政预算四张主要表格,迈出了中央财政预算公开的第一步。2010年,98个中央部门中有75个公开了部门预算。

2011年,无疑是财政预算公开大踏步向前迈进的一年。“过去一年,报送全国人大审议预算的98个中央部门中,已有92个向社会公开了部门预算表和财政拨款表,并公开了部门决算。中央和地方有关部门公开了‘三公经费’支出情况。”艾洪德说,推进预算改革,就是要让预算公开晒进更多“阳光”。

看紧“钱袋子” 预算公开的目的是监督

2011年4月14日,科技部正式公布了2011年“三公”经费的预算总数,自此中央部门“三公”经费公开的大幕正式拉开,一张张中央部门“三公经费”账单被逐一晾晒在阳光下,接受大众监督。

“预算公开对于管住国家的‘钱袋子’,约束政府的行为,保障公民社会民众的知情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十分重要。”全国人大代表金竹花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