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局暗查万昌股份“失踪”案

“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我的退休金才160多元,那时候买了一万多块钱的万昌股份。可是这么多年来,不开股东会,不分红,没有人给个说法,甚至连万昌股份这个公司在哪里大家都不清楚。”已经退休的万昌股份股东老李说。  像老李这样的小股东们,在淄博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关闭之后,手中持有的万昌股份股权凭证如今几乎等同于一张废纸。  万昌股份在哪里?谁来为那些小股东负责?万昌科技(002581.SZ)董事长高庆昌坠楼身后事草草收场之后,围绕万昌科技与万昌股份之间的质疑并没有结束。  记者获悉,山东省证监局已经介入调查万昌股份和万昌科技的相关问题。  万昌股份在哪里?  6月1日,万昌科技发布澄清公告表示,“山东万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昌股份’)是万昌科技的关联企业。公司前董事长、法定代表人高庆昌同时兼任万昌股份的董事长、
法定代表人”,并重申“万昌科技与万昌股份之间在资产、人员、机构、业务、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  万昌科技一直提及的万昌股份,在其招股说明书中,2010年总资产为3亿多元,净利润达到684万元。但是在现实中却难觅踪影。  按照万昌科技招股说明书中的地址,该公司注册于淄博市临淄区皇城镇1号。但是当本报记者来到这个距离淄博市中心近两个多小时车程的小镇时,发现此地门外墙上写着“淄博万昌化工设备有限公司”(下称“万昌化工设备”)。  “这里没有万昌股份,我们公司老板姓张,现在不在这边。公司和万昌科技也没有关系。”门卫一口回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公开资料显示,门卫所说的张姓老板,名叫张希孔,是万昌化工设备的董事长。  万昌股份的前身为淄博市临淄石化机械厂,曾经历两次筹划上市而无果。  1999年,高庆昌、于秀媛、耿佃义、张希孔、徐志刚、徐志平、杨殿凤、于金川等人共同出资设立淄博万昌实业有限公司,也就是后来的万昌集团。高庆昌以货币形式出资1880万元。  当时,万昌集团曾打算接手皇城镇政府手中持有的万昌股份,转让价格为每股1.5元。但当时未能成行,最后在2005年11月才最终成行。  2000年,万昌科技的前身万昌发展应时成立。万昌发展当时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高庆昌出资600万元。  对于万昌集团和万昌发展的成立,当时就有人质疑,作为职业经理人的高庆昌为何在当初会有这么多钱来成立这两个公司。  曾经多次举报万昌科技的艾群策表示,在万昌科技上市之前,曾经找过高庆昌,并向高庆昌提出了三个必须。  “我完全支持万昌科技上市,在此前提下,必须搞清楚华冠股份、万昌股份与万昌科技之间的关系;必须把资产搞清楚;必须召开股东大会。”艾群策说。  在万昌科技上市之前,艾群策曾经和万昌股份另一位股东王泽泉多次向中国证监会和山东省证监局举报万昌科技掏空万昌股份资产。  但万昌科技上市保荐机构华泰联合证券给出的核查结果是,万昌科技资产独立,并表示万昌股份与万昌科技所从事主营业务不同。万昌股份主要从事石化机械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万昌科技主要从事精细化工产品的生产和销售。除此之外,二者“人员独立、财务独立、机构独立、业务独立”。

“这是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分局刑侦大队正在调查,结论还没出来。”5月25日下午,就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坠楼一事,淄博市张店区公安分局宣传科一名干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继5月24日该市金融办主任胡希德高调接受采访并发布新闻通稿之后,高庆昌“自杀”迷局再度升级。  当日晚,记者来到位于张店区鲁信花园1单元2103室,高庆昌之子、万昌科技三股东高宝林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没留下只言片语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这是记者落坐后高宝林蹦出的第一句话,上身赤裸、两眼通红、身材高大恰如其父的高宝林,情绪激动。似乎高庆昌“自杀”前,并未安排好身后事,而其亿万身家如何承继、万昌科技将由谁领衔,均成未知数。  此外,有淄博熟悉资本市场人士向记者透露,因万昌科技上市遭举报,已有7家与其历史相似的淄博拟上市公司的IPO进程陷入停滞。  “如果不卡住,还会出王庆昌、李庆昌。”该人士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5月25日召开的第110次证监会发审会结果显示,山东金创股份有限公司(首发)未通过。该公司1993年通过定向募集设立,内部职工股曾于1997年-1998年在山东省企业产权交易所挂牌交易。  各方封口:神秘朋友打断高宝林欲言又止  但是,记者与高宝林的采访旋即受扰。  25日晚,对于其父遽然离世,高宝林甩出一句“没留下只言片语”之后,一位自称高家朋友者进屋,立刻打断高的叙述,见此状况,高宝林态度转变,表示不再接受采访,记者随即被这位高家朋友“请”出高家直至电梯。  在电梯口,记者求证当地金融办通稿中“家属称高庆昌患抑郁症,长期服药”一事,这位高家朋友表示,“政府怎么说的我们不管,你去问政府。”  当日,胡希德“消失”,记者数次拨打其手机均无法接通,至26日发稿前,电话仍未拨通。  前一天,正是胡希德负责的淄博市金融办向媒体发布通稿称,公安机关已排除他杀可能,系自杀,且家属称高庆昌“患抑郁症,长期服药”。  对于上述通稿,张店区公安分局宣传科干事告诉记者,“金融办属市直机关,应该是从市公安局拿的信息,我们不清楚具体情况,也没有发布信息的权利。”  同日下午,记者来到淄博市公安局,采访遭拒。  生前三高压:股东举报、媒体报道、监管调查  万昌科技挂牌前一天的5月19日,有报道称,万昌科技关联公司、山东万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昌股份)股东艾群策向证监会举报,作为董事长的高庆昌涉嫌掏空万昌股份资产,将其转至即将上市的万昌科技;另一面却遮掩万昌股份的经营业绩、长达6年不开股东会。  事实上,艾群策为此事奔波数年之久。持有万昌股份超过100万股的艾群策,此前联合一众股东,一路举报至国务院法制办,始终未能收效。  高庆昌身后事  “2010年,我跟艾群策弄了部好车,顺利进入万昌科技厂区,经过一番波折终于见到高庆昌本人。”26日,万昌股份一位前股东告诉记者,当时,他们向高求证万昌科技是否要上市,高神情紧张的表示,“没有的事。”此外,他们要求召开万昌股份股东大会,亦遭拒绝。  2011年,万昌科技上市浮出水面,艾群策或于4月给上述南方周末报道记者提供线索,随后,该记者“历经一个月翔实调查,在自己所属媒体未能刊发,转而在南方周末登出。”接近该记者人士表示,文章记者目前不愿接受采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