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夫妻操纵地下炒金 8个月诈骗23亿

历时三年之久的华夏商品交易所董事长郭远峰卷款潜逃一案终于有了结果。  2011年5月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宣布华夏商品交易所犯有非法经营罪。其中第一被告(即郭远峰的姐夫)被判七年,第二被告、第三被告(即华夏商品交易所原两位副总经理)被判五年,其余三个被告各判三年。  然而,对于众多华夏案的受害者来说,这个审判结果已经不重要,如何能将损失挽回才是他们最关心的。  执著的受害者  每个月跑一趟当地公安局,隔三差五给知情朋友或记者打打电话,这已经成了张照芳生活中的一部分。三年前,家住济南的张照芳与丈夫一起投资了20多万元到华夏商品交易所进行交易,在郭远峰携款潜逃之后,张照芳的生活彻底改变。  “我五十多岁了,早已退休,跟我老公就指望这点钱养老,而且这里面还有我们亲戚的钱。”张照芳表示,尽管借钱的亲人对她的遭遇表示理解,但内心的愧疚依然深深围绕着她。  在得知郭远峰潜逃后,张照芳随即在当地公安局报案。“每次去当地公安局打听,就是希望有什么好的消息。尽管每次去都失望而归,但仍然抱着一丝希望。”张照芳表示。  对张照芳来说,这丝希望成了她的精神寄托。“哪怕只拿回本金的一半也行啊。”张照芳念叨着。  然而,在华夏案成千上万的受害者中,张照芳只不过是其中仍坚持的一个,大部分的受害者已经对索赔不再抱有希望,只有一部分损失惨重的则走上了持久的索赔之路。  据了解,2008年7月8日发生的华夏商品现货交易所总经理郭远峰卷款潜逃一案,共卷走约1.7亿元客户保证金,这笔巨额资金涉及到华交所全国各地的十几万客户和400家代理商。之后,数千名代理商和华交所受害者围堵在华交所北京所在地——西城区裕民路18号北环中心,希望能追讨回自己的资金,警方立即对华交所的六名工作人员进行了拘捕。  华夏案究竟涉及到多少人,这数字一直是个谜。“刚开始统计的受害者是2万多人,其中资金比较活跃的有1万人。因为案件拖的时间太长,现在仍在关注的只是少数,一些资金少的就不再关注了。”原华夏商品交易所代理商石国英表示。  离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了近三年,卷款潜逃的郭远峰依然逍遥法外,但华交所的六名工作人员却成为阶下囚。  据参加现场庭审的代理商透露,此六名工作人员中三名为华交所前副总经理,另外三名中,一名为业务人员,一名为秘书,一名为出纳,其中副总经理中有一位为郭远峰的姐夫,出纳为郭远峰的外甥女。  期待拍卖重组  对六名工作人员的宣判,并不意味着华夏案的结束,对于众多受害者来说,这只是一个开始。  “华夏案最后的判决是非法经营罪,这意味着同时也肯定了华夏商品交易所是合格注册的企业,只是经营者进行了非法经营。只要行业是合法的,就有被收购重组的可能。”石国英表示。  然而,市场但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当华夏案的受害者还在到处追讨自己的资金时,全国又有几家新的大宗商品交易所开业。2011年4月18日,贵阳大宗商品交易所正式开业,这是一家上市交易黄磷的电子交易所,而一直在筹备的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也准备近期正式开张。  在郭远峰卷款潜逃的这三年里,全国的大宗商品交易所遍地开花。小到芝麻,花生及各种蔬菜,大到原油、焦炭等交易品种一应俱全。据统计,全国现在尚有八百多家跟华交所一样的大宗商品交易所仍在运营中。  而从一开始到现在,有关部门都没有给这种“野蛮生长”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一张“合理又合格”的准生证,但这种大宗商品市场以一种既非期货交易也非现货交易的“变相期货”方式在各地飞速发展。  2010年年初,商务部、公安部等六部委联合下发了《中远期交易市场整顿规范工作指导意见》,与此同时中国证监会期货部主任姜洋等也率领各部委人马到各地大宗商品市场进行检查,然而此行之后并没有出台有关大宗商品市场定位的文件,大宗商品市场仍以一种非常规的方式在迅速扩张。  “各地的大宗商品交易所往往有地方政府背景,因为这种交易所模式操作简单,来钱快,因此遍地开花。如果全部关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利益冲突太大。现在采取的当地大宗商品市场出事则由地方省长负责的举措也只是权宜之策。”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表示。  这种现象也让华夏案的受害者感到心安,只要行业还能普遍存在,那被查封的华夏商品交易所及其资产就仍有被拍卖或重组的可能。  据知情人士透露,郭远峰潜逃后华夏商品交易所的遗留资产包括华交所庞大的会员群体和十多个品种进行交易的交易平台,以及位于北京北三环的一层办公楼和郑州的不动产等。  这些资产将会如何处理,至今有关部门都没有给出一个答复。而如何解决郭远峰留下的1.7亿元的债务窟窿并给华交所受害者一个交代,是处理此案的有关检查和监督机构无法回避的问题。

地下炒金案再曝监管难题

8个月6000亿元交易额、涉案账户近4万个、诈骗总金额23亿元,一连串令人瞠目结舌的数字背后,令人震惊的地下炒金案浮出水面。

5月21日,公安部督办的国内最大地下炒金案在长沙开福区法院开庭审理,检方以“非法经营罪”为由对楚维等10人提起公诉。湖南维财大宗贵金属交易所有限公司股东楚维、赵丹夫妻等人站到了被告席上。

维财交易所经营的产品被称为“维财金”,发展代理商数百家,客户3.9万余人,遍布全国27个省市。至案发前,维财交易所8个多月共产生单边交易额6000亿元。这个数字,已超过2011年上海期货交易所全年成交额的1/10,也是2009年审判最大非法经营黄金期货案“世纪黄金案”交易金额总数583.28亿元的10倍。

该案幕后操纵者是楚维、赵丹这对80后夫妻,他们涉嫌利用虚假的黄金交易平台,在8个月的时间里骗取客户保证金超过23亿元,非法牟利2.6亿元,或是国内涉案人员最多、涉案金额最大的同类型案件。

坐庄:私设交易所

2010年2月,楚维和赵丹出资2000万元在长沙注册成立了湖南维财大宗贵金属交易所,其中,楚维占股60%,赵丹持股40%,公司法人为楚维。

长沙开福区检察院的公诉书指出,公司成立之后,楚维从上海富远软件技术有限公司购买了“大宗贵金属订立转让系统”,在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和许可的情况下,建立“维财金”黄金电子交易平台,采用电子集中交易、标准合约、保证金制度、当日无负债和强行平仓等变相期货交易的手段,非法从事变相黄金期货交易。

检方查明称,维财交易所正式营业到了2011年3月份。维财交易所前员工殷小姐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她前期在公司也负责召集代理商及会员,主要通过网络发布信息及电话联系代理商和会员,后期她被转到后台工作。

据了解,为了快速发展吸引会员,维财交易所采用了类传销的奖励机制。维财交易所规定,发展省、市、县级会员席位年费分别为50万元、10万元和5万元;省级会员拥有在该省开发市级会员的权利,并有资格收取席位费10万元,市级会员有发县级会员的权利并收取席位费。

维财交易所采取层级代理及高返利的模式,快速地使其网络遍布全国。检方指出,自维财交易所成立以来共发展省级代理商27家,其他各级代理商711家,注册客户39084。

维财交易所由各级代理商发展客户进入“维财金”黄金交易平台进行交易,维财交易所根据交易品种的不同收取手续费,并分别以70%、60%、50%的比例分别返还佣金给各级代理商。

直到案发,在不到一年的时间,维财交易所收取客户保证金超过23亿元,产生交易佣金8.9亿元,维财交易所涉嫌从中非法获利2.6亿元。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炒金:100倍杠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