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称中国要用池子圈热钱引热议

去年底,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曾提出一个“池子论”,来形象地解释中国政府调控“热钱”的政策思路,引起了国内外资本市场的广泛热议。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王庆15日撰文表示,留在香港的人民币基本可视为“被圈在池子里的热钱”,因此须严格限制其回流境内。  王庆撰文认为,从实际效果看,人民币国际化已经成为周小川“池子论”政策思路的一个具体体现,一个以人民币形式存在的热钱资金池已在香港形成。他表示,“这是一个疏堵结合且现实的政策选择,与其‘堵’不如‘疏’,在境外建一个‘赌场’供其自娱自乐,同时不能让‘赌徒们’尝到太多甜头,所以还须严格限制其回流境内。”和外汇储备相比,这个建立在香港的“池子”把热钱留在了外面,避免了其对国内货币和金融环境造成直接冲击。  他还表示,只要人民币升值预期不变,热钱的涌入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通过建立这样一个热钱池子,把全球的赌人民币升值的热钱聚集起来,使其由“地下”转为“地上”,也能让政策当局对人民币升值的境外“赌盘”到底有多大做到大致心中有数。数据显示,2010年香港的人民币存款较上年增长三倍至3150亿元,截至1月底,人民币存款升至3706亿元。不过这种建议显然不利于人民币的国际化。人民币有比较畅通的回流渠道,国际市场才更愿意接受人民币。

摘要: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二十国集团(G20)首尔峰会前夕,美国启动第二轮定量宽松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泛滥的暗潮再次涌动。中国如何汲取前人的教训?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就监管入境“热钱”所作的“池子”比喻引发了市场“筑池何处”的激辩。周小川近日表示,针对入境“热周小川称中国要用池子圈热钱引热议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二十国集团(G20)首尔峰会前夕,美国启动第二轮定量宽松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泛滥的暗潮再次涌动。中国如何汲取前人的教训?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就监管入境“热钱”所作的“池子”比喻引发了市场“筑池何处”的激辩。周小川近日表示,针对入境“热钱”,中国可采取总量对冲的措施。也就是说,短期投机性资金如果流入,通过这一措施把它放进“池子”里,而不会任之泛滥到整个中国实体经济中去。等它需撤退时,将其从“池子”里放出,让它走。这样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少资本异常流动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池子”的概念一经提出,立刻引发广泛讨论。有观点认为,相对于房地产和农产品[24.29
3.45%]市场,目前将“热钱”圈在股市中“安全系数”更高。可以让热钱留在香港,进入A股市场,央行用货币政策等手段吸收对冲,或加强监管。有银行界人士则认为,“池子”或是一种金融衍生产品,以对冲短期投机性资金。筑池何处?股市?本月初,美联储宣布了新一轮量化宽松方案。量化宽松政策必将导致美元贬值,因此,跨境资金流入包括中国在内新兴市场的趋势更加明显。美国从1980年起开始逼迫日元升值,1985年《广场协议》签署后,日元从1美元兑换约240日元,一路升值到1989年初的1美元兑换80多日元。得益于一升一贬,巨量美元资本流入日本,其结果是1987年至1989年之间日本房价、股价飙升,引发巨大资产泡沫。但从1990年起,由于美元资本大量抽逃,日本资产泡沫开始破裂。眼下,世人担心世界经济似乎又离货币战更近一步。周小川的表态显示了中国誓保实体经济不受“打搅”的决心。对于“筑池”如何考量,一些业内人士用起了排除法。在“二次调控”深入之际,楼市料难成为选择。而多种农产品价格上涨再次触动了CPI可能再升的预期神经。花旗中国研究主管、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存“热钱”的池子可能会是一组措施:让热钱留在香港、进入A股市场、央行用货币政策等手段吸收对冲,或加强监管。沈明高的说法实则代表了业内对于资本市场走向的一种观点。上周五,沪深股市双双出现1%以上的涨幅。上证综指站稳3100点整数位。沪深两市分别成交2754亿元和1860亿元,总量超过4600亿元,较前一交易日明显放大。当天下午,各大股吧更是对周小川的表态各抒己见,认为股池才是吸纳热钱的好地方。然而,中国绝不想为虚假泡沫埋单。对于股市能否起到套住热钱的“缰绳”作用观点不一。工商银行[4.80
-0.41%]美高梅6s登录,投行部副处长史晨昱则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个“池子”应该是能对冲短期投机性资金的一种投资品。“中国加息后,套利资金流入规模将更加庞大,我猜测,这种投资品更可能是一种利率或汇率衍生产品。”财经专家高志凯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允许外部资金流入并投入到私募股权基金发展的时候,可以设立一个所谓的“池子”,确定是专款专用,流入的量和最后退出的时间、方式以及兑款的方式等,都可以事先有一个确定。防范量化宽松副作用不管“池子”会以何种方式实现,但这一概念仍释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新一轮量化宽松带来的副作用不容忽视,各国都需要开始考虑采取相应的政策措施来缓解其产生的影响。“美元是一种国际性货币,是储备货币,其不仅有储备目的,全球相当多的大宗商品交易都用美元,投资和金融市场的交易也使用美元。因此问题在于,一项政策对于美国本土也许是一种正确的选择,但从全球角度来讲则不一定是优化选择,可能会产生其他副作用。”周小川认为。流动性泛滥再度来袭,一方面是人民币升值压力,一方面是物价上涨压力,中国货币政策的选择面临挑战。9月份CPI同比上涨3.6%。这一创下23个月以来新高的数据意味着,即便是在央行宣布加息后,CPI涨幅也依然高于2.50%的一年期存款利率和3.25%的2年期存款利率。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张建华近日指出,不能让长期的负利率侵蚀居民储蓄资产。对于美国量化宽松会引发外资流入他则认为,央行要加强流动性管理,引导信贷适度增长。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发布的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提出,继续引导货币条件逐步回归常态水平。与近期历次报告相比,这是央行首次作出“货币条件逐步回归常态水平”的表述。分析人士认为,这一表述的背后,体现出央行政策更加侧重考虑管理通胀与流动性压力。包括世行在内的多家机构都建议中国再度加息,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王庆指出,从新兴市场国家来说,应该执行较为稳健和收紧的政策,但流动性泛滥会使政策调整受到很多牵制,产生新的金融风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