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中国投资银行CEO方方:沪港金融中心定位应不同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摩根大通亚洲投资银行副主席、中国投资银行CEO方方每年都会提出相关提案。今年他除了提出应该试行“风电资源税”之外,更是把目光聚焦在自己的本行,将目光投向人民币,提出了“关于顺应人民币国际化趋势,强化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提案。  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方方强调香港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分工不同,二者是合作关系,而今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在管理通货膨胀的同时如何有效启动内需。  《中国经营报》:目前上海国际板呼之欲出。有观点认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近些年的成长某种程度上是以牺牲上海为代价的,你怎么看上海、香港两个城市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在未来的定位与分工?  方方: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金融中心也一样。从欧洲美元和欧洲日元的市场经验来看,任何一个离岸货币中心的建立,都依赖于三大基础条件:足够大的货币资金池;有吸引力的投资产品与渠道;流通性良好的交易兑换机制。香港能够成为离岸人民币中心,也是其市场环境、金融机构、国际投资者选择的一个结果。能否成为离岸金融中心,取决于资金池的规模、发行融资主体的意愿、以及资金出入的便捷,这方面上海与香港比较还有距离。  我觉得目前上海的定位还是应该以更多服务与满足中国境内金融需求为主。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金融业发展不够发达,即使国际板日后推出,随着国内的金融需求日渐旺盛,上海能够全部满足,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比较而言,香港服务于境外的投资者与跨国企业更具有优势。从这个角度而言,香港还是更具国际性,这也是由香港发展现状、市场环境、投资者的需求决定的。把香港建设成一个人民币离岸中心对于香港、内地都非常重要。我认为二者完全不矛盾而且互补,并不存在直接竞争关系:两个城市各自服务不同的投资者和企业,今后可以更好地共同服务中国经济。  《中国经营报》:中投副总经理汪建熙近日表示,今年国际市场的主题还是全球经济温和复苏,这将有助于中投公司在发达国家进行投资,尤其是发达市场中的房地产领域具备投资机会。那么,你对于全球市场是怎么看待的?中国等新兴市场的机会与挑战在哪里?  方方:我同意汪建熙的看法。今年或者说从去年年底以来,全球的资金确实有向发达市场流动的趋向;而在去年下半年以前,全球的资金主要还是流向新兴市场,直到去年年末才有了这么一个反向的流动。具体原因一方面缘于新兴经济体存在通货膨胀和地缘政治的不稳定因素,另外一方面,发达经济体去年下半年之后也进入了经济上升的轨道,大家也看到发达经济体存在的投资机会,所以资金才有反向的流向。当前,我觉得发达经济体不能说全面复苏,但是确实是进入了复苏的轨道。  《中国经营报》:那么作为新兴经济体,你怎么看待中国在2011年的挑战呢?  方方:对今年中国经济而言,我认为面临抑制通货膨胀以及有效启动内需两大挑战。首先通胀是经济发展重大风险之一,需要高度关注:如何在有效控制通货膨胀的同时有效启动内需,我认为解决思路首先在于加强市场体系建设,其次是改善供需不平衡的问题。二者之间,今年如何抑制物价上升是更现实急迫的问题,有效启动内需则是需要长期的制度建设,比如改善供给、提供医疗、社保、教育等社会保障方面的配套工作。  《中国经营报》:温家宝总理两会期间表示中国未来五年将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你觉得当前利率市场化的时机是否成熟?  方方:利率市场化是改革银行金融系统的重大举措。作为外资金融机构而言,我们依靠为客户来提供更创新的投融资和风险管理产品来增强我们的竞争力。推出利率市场化最大风险或许就在于银行对于风险的认知、评估以及定价是否成熟,随着利率的浮动,银行需要做出一个判断:对于某一个企业客户,应该上浮还是下浮,如何正确定价?这是对银行的最大考验,取决于银行在人才、系统方面是否做好准备来评估和应对风险的变化。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昨晚发布研报,盘点2014年经济金融十大趋势,美QE退出排第一,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加快、民营银行落地、新股发行市场化改革、互联网金融发展规范等均在列。

美QE退出在即,货币政策难言收紧

研报称,从时间上看,随着美国经济形势的继续好转,QE将在短期内退出,但是按照美联储的声明,超低利率仍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甚至可能继续下调升息阈值,至失业率达到6%,使短期资金市场利率继续维持低位。

而且经过市场长期消化美联储放缓购债规模的预期,QE退出对发达经济体金融市场的短期冲击力不大,但是应高度关注资金撤离新兴经济体可能引发的金融脆弱性。

复苏成为发达经济体的主题词

2014年,复苏成为发达经济体的主题词,分化则成为新兴经济体的主题词。研报称,2014年美国或保持持续增长,欧洲则需继续巩固复苏,日本经济稳步前行。在政策取向上,除继续维持低利率外,美联储将逐步削减QE规模,欧洲和日本则可能分别进行资产购买和财政刺激。

2014年新兴经济体增速仍将继续高于发达经济体,亚太市场仍是其中翘楚。而印度、巴西、印尼、土耳其等国通胀抬头、“双赤字”(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等结构性问题凸显,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空间受限。

中国对外区域经济合作多元化

研报认为,当今全球贸易投资合作强势推进趋势不可避免,TPP(跨太平洋经济合作伙伴协定)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快速推进。面对此,2014年中国将积极应对,努力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实现对外区域经济合作多元化。

包括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的谈判,金砖国家金融合作,上合组织经济一体化,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等。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人民币离岸市场向纵深发展

首先人民币跨境使用规模提升,与东亚、拉美和非洲等新兴市场国家国际合作步伐加快,同时拓展与欧美等发达国家间人民币结算业务,人民币跨境使用规模占比有望在几年之内提高到20%。

美高梅6s登录,其次,人民币离岸中心向纵深发展,以亚太和欧洲地区为核心的人民币离岸市场体系将逐步建立起来。

同时人民币有望成为部分国家储备货币。目前,东南亚、东欧以及非洲一些国家,已经或正在考虑将人民币作为官方外汇储备货币。

利率、汇率市场化加速

利率方面,2014年重点是进一步健全市场利率定价体系并大力发展市场化定价产品。一是扩大shibor定价的适用范围,健全国债收益率曲线,完善市场化利率体系和利率传导机制;二是丰富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资产证券化产品等金融创新产品,扩大市场化利率定价范围,为利率价格并轨创造条件。

汇率方面,市场价格的形成意味着交易层面降低央行对中间价的干预程度,在制度层面调整“货币篮子”的构成和权重,在市场层面加快汇率衍生品市场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