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九航企“上书”力谏 碳税博弈刚刚开始

2008年,欧盟委员会发布指令,单方面决定从2012年1月1日起,把国际航空业纳入欧盟排放交易体系。这项指令包含了所有在欧洲经济区30个国家(欧盟27国加上挪威、冰岛和列支敦士登)境内起降的航班,涉及近4000家航空类公司。而在2009年欧盟正式公布的全球所有纳入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的航空公司名单中,包括有国航、东航、南航、深航等33家中国航空公司。这样,从2012年起,所有往返这30个欧洲国家以及在其内部飞行的中国航空公司,都将为其碳排放购买“过路费”。  据统计,面对该指令,中国民航业仅2012年一年就将向欧盟支付约8亿元人民币购买配额,2020年将超过30亿元人民币,9年累计支出约176亿元人民币。而纵观全球主要经济体,欧盟的指令对中国航空业的杀伤力最大。美国依据2007年《美国欧盟开放领空协议》很可能得到豁免(美国航空公司的诉讼已经到欧洲法院)。日本、韩国的影响不大,印度基本没有什么航空业,中东和巴西甚至认为自己将因此而占便宜,所以基本采取支持态度。所以,欧盟的这个决策基本就是冲着中国来的,而到现在为止,中国“有关方面”还没有拿出应对的“招数”和“办法”。如果任其下去,企业基本就得拿钱了。  安邦建议,可以考虑让欧盟承认,中国航空企业可以通过在中国自愿减排市场购买减排量实现中欧航线碳中和的方式,来间接满足欧盟的要求。除了考虑谈判和法律手段之外,紧迫的政策操作就是执行对等原则,你收我多少,我就收你多少,甚至可以考虑加倍征收,然后再返还补贴给民航业,这样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问题。总的来说,再不采取具体的措施,就真的来不及了。

民航业与欧盟之间就“碳税”问题的利益博弈由来已久,但最先“扛不住”的却是欧盟国家的航空企业。

3月12日,空中客车公司联合欧盟9家航企,向欧洲各国政府写信,呼吁欧盟采取切实措施,停止因推行碳排放交易机制而引发的贸易争端。空客公开表示,来自中国航空公司的35架空中客车A330客机订单被推迟,120亿美元的订单受到影响。

有消息称,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反对欧盟碳排放交易机制的国家,正在准备针对欧洲航空公司采取打击性措施和限制措施。

“我们呼吁双方尽快找到停止这些惩罚性措施的折中方案,以免为时已晚。”空客中国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包括空客在内的9家企业紧急呼吁,尽快举行欧盟理事会层面的磋商会议,特别是与正在采取贸易报复措施的国家展开协商。这其中显然也包括中国。

博弈没有胜利者

此番联合“上书”,是由空客的CEO汤姆·恩德斯发起,获英国航空、维珍航空(Virgin
Atlantic Airways)、法国航空、德国汉莎航空(Deutsche Lufthansa
AG)、柏林航空和西班牙航空的CEO支持。此外,欧洲两大航空发动机制造商法国塞峰集团以及德国MTU航空发动机公司的高管在信上也有签字。

美高梅官方网址,收信人为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法国总理弗朗索瓦·菲永、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空客则是由这四个国家共同创立。

“国内航企买飞机有一定步骤,先由航空公司提出购机计划,再交民航局及发改委审批。”3月14日,空客中国公司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确有价值约120亿美元的订单被搁置,“卡在了审批环节”。其欧洲公司在给四国首脑的信中也提到,仅此一项,即将威胁到该公司在欧洲的1000个就业机会,以及与空客相关的供应链上的1000个就业机会。

事实上,不止是中国,还有许多反对欧盟碳排放交易机制的国家,也正在准备针对欧洲航空公司推出打击性措施和限制措施。

“写信的目的是想告诉欧盟决策者,这样的博弈到最后不会有胜利者。”上述空客中国人士表示,据空客了解到的信息,已有国家计划针对欧洲航空公司推出特别税,甚至空中交通限制等措施。这也是其他8家欧洲航企积极参与到联合“上书”过程的主要原因。

与空客的高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航空业此刻缄默的态度。记者分别致电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简称“东航”)、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Haina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海航”)等国内航空公司,得到的回应均是“没有得到明确的国家指令,要求停买空客飞机”。之前曾高调呼吁国内民航业团结起来,共同对抗欧盟碳排放交易机制的中国航空运输协会负责人亦表示,“没有从官方渠道听说过这事”。

不过,该中航协负责人称,此番被推迟订单的35架A330客机,本来就是相应航空公司打算买来飞欧洲航线的,即便是因欧盟征收碳税而取消订单也无可厚非。而早在2012年2月,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简称“民航局”)就已向各航空公司发出指令,要求各大航空公司未经政府有关部门批准,禁止参与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甚至禁止与欧盟有关碳排放部门的人员接触,这也已反映出中国政府对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的立场。

民航业须抱团

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又被称为EUETS,其运行的关键是对温室气体高排放部门在排放量上实施强制约束,使碳排放权成为具有价格的稀缺资源。根据欧盟的2008/101/EC指令,从2012年1月1日起,所有在欧盟境内机场起飞或降落的航班,其全程排放二氧化碳都将纳入欧盟排放交易体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