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改革方案征求意见 份子钱有望改革

开出租十多年的闫岩是北京奥达出租汽车公司的一名老员工,近来他掉了十几斤肉,也不再开朗健谈。“这一行越来越不好干,我最好的三个朋友都辞职了。”北京奥达出租汽车公司是一个仅有25辆出租车的小规模公司,员工人数一直比较稳定,然而就在近几个月,一下子走了好几个。  “近两个月我身边先后有五六个人都交车不干了,根本挣不着钱!心里真憋屈,合同到期拿回押金,我也辞了。”北京市翔龙出租汽车有限公司杨师傅也告诉记者。  最近,在北京出租车行业,这类辞职事件频频出现,油价上涨,补贴政策以及油价的价格联动政策落实尚不明朗,整个行业困局重重。  高油价与高份钱  闫岩给记者算了一比账,一辆单班运营的出租车司机每月需要交纳5145元“份钱”,而国家给予出租车司机的油补是1850元,这部分钱含在“份钱”里面,最后实际以工资形式下发,也就是说司机每月在未开始工作时的“负债”为3300元。  实际运营时每两天加一次93号汽油,每次340元左右,每月需5000元油钱,再加上各种维修保养以及违章费用,算下来每月花费近万元,而实际上平均每天收入在450~500元,刨除每个月开2~3次例会,每月休息4天(每周一天),一个单班司机每月毛收入在11500元左右,减去“养车”费用,每个司机的月纯收入不超过3000元。“这是一种绝对理想的状态,有太多不可控的因素,你不能保证每天都拉到500元,也不能保证哪天忽然生病有事什么的,事故违章那就更不好说了,赚不到2000块钱那是常有的事!另外我们合约期一般都是5~6年,需要交纳8000~15000元不等的押金。”  采访中记者发现,收入不断减少是很多出租车司机辞职的直接原因。长期研究出租车行业的北京学者郭玉闪分析说:“出租车‘份钱’之争已持续多年,现在的的哥的姐心态变了很多,大家已经习惯了政府掏钱补贴油价上涨,或者干脆提高收费标准,让乘客多掏钱,一旦政策不能落实,那么司机就可能自谋出路,而出租汽车公司却几乎没损失。”  出租车公司的成本  北京市出租车行业实行产权和经营权分离的模式,即承包经营模式,出租车公司从政府部门获得出租车的经营权,出租车司机则承担运营费用并按月向公司上缴管理费,即“份儿钱”,这是出租车司机最大的费用支出。  长久以来,“车份钱”几乎是所有问题的症结,针对丝毫没有下调趋势的“份钱”,北京市运输管理局副局长姚阔表示:企业的“车份”目前由行管部门制定的最高限是5175元,这5175元里首先包含着驾驶员的基本工资和油补等,其中1000余元是要支付给司机的,真正企业所得的“车份”在3900元左右这么一个水平。其中还有车辆的折旧、国家的各种税费、企业的经营成本、包括代管的财务费用等等,企业利润很有限。北京市银建一分公司运营部工作人员则称:“我们的成本很高,几乎不赚钱!”

美高梅6s登录,出租车改革方案征求意见 份子钱有望改革

2015-07-28 08:36出处:央广网 [转载]责编:黄河

备受关注的出租车改革方案有望近期向社会公布并征求意见,一直存有争议和被吐槽的“份子钱”也有望被纳入此次改革指导意见当中。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上万的“份子钱”。而滴滴、优步等叫车平台对出租车市场的逐步蚕食,更让出租车师傅们大喊吃不消。

业内专家认为,出租车管理公司可以采用浮动制收取管理费,在司机工作积极性被极大调动的情况下,公司利益也不会受损。

发展:司机与企业突出矛盾

所谓出租车“份子钱”,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

以北京市为例,该市共有6.6万辆出租车,由双班车和单班车组成。其中单班车每月的份儿钱为5175元,双班车为8280元。按照单、双班车6:4的比例,全市出租车每月上缴的份子钱为4亿余元。

从1992年到1994年,曾是北京市出租车司机的“黄金(1093.50, -2.90,
-0.26%)三年”。当时是,出租车司机自行买车,出租车公司只负责代办手续,所有经营活动都是“自主”的,但要向出租车公司缴纳800-1500元不等的管理费,具体数额由公司决定。

但1996年,北京市政府出台政策,要求公司收回出租车经营权,所有车辆亦要求由公司购买。因为车辆所有权的改变,出租车公司开始向出租车司机
收取车辆押金及车辆使用费用。每月的“份子钱”也从1000元左右,上调到了四五千元。这引发了对“份子钱”的争议与矛盾直到现在。

2000年,北京市出租车行业出现“联合兼并时代”,企业由1000多家锐减到了200多家。为了稳定出租车“份子钱”,北京市通过行政手段建立了硬性统一标准。政府统一制定出租车“份子钱”的方式也延续至今。

但是,“份子钱”现在已成为出租车司机和出租车企业之前的突出矛盾,也被认为是出租车行业改革的一个难点。

松动:地方开始下调费用

近两年来,随着收入的减少和生活压力的加大,出租车司机一方面围堵专车司机致冲突不断,另一方面通过实行罢运来表达不满。

在这种情况下,各地对于出租车“份子钱”等经营机制已经逐步开始松动。

今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
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中档车型单班每月下调700元,双班每月下调8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33%、8.51%。同时,超过
20公里以上加收车公里租价50%的“返空费”。目前,该市普通出租车的公里租价是2.4元/公里。南京是这些年来全国首个下调出租车“份子钱”的城市。

5月初,浙江省义乌市推出了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方案,要逐步放开市场准入和数量管控,同时逐步取消营运权使用费。按照计划,2015年的营运权使
用费从改革生效的5月16日起,由原先的每车每年1万元降低到5000元,2016年1月1日起全部取消。方案同时明确,经营者要将降低的费用落实到出租
汽车驾驶员,也就是这笔钱主要用于降低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

另据媒体报道,广州市发改委在近期的文件中也提及要“完善出租车价费政策,制定出租车运价结构优化调整方案,改革承包费管理方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