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加西的夜晚和白昼

班加西,利比亚东部小城,是反政府武装的大本营。自从开战以来,这里每天都上演着形形色色的故事。危险和安全,只在一线之间。  夜战  利比亚时间3月20日晚9点左右,班加西城内再次枪声大作。  在狭小的宾馆房间里,能明显看到窗外流弹乱飞。这时候如果站在窗边或是躲在床上,多半可能会被流弹击中。我们只好躲在卫生间里,一躲就是五六个小时。外面的枪声明显是两组人对射,中间还夹杂着小炮和重机枪的声音。  在卫生间里躲了几个小时后,枪声还没有停歇的意思。我们又累又困,只好在房间里的两张床之间躺下,用床做挡箭牌,以免那些不长眼睛的流弹击中我们。就这样睡了两三个小时,挨过剩下的夜晚。  天亮之后,班加西城内的枪声停歇了。听当地人说,前几天利比亚政府军推进到离班加西城10公里远的时候,政府军的先锋特种部队、情报安全人员就已经化装成平民混入城内,开始各自为战。白天,他们隐藏在街巷之中,不发出一点声音;夜晚,他们就开始攻击目标。而我们所住的饭店离反政府武装的大本营只有10分钟的路程,因此成了一个主战场,反政府武装与政府军就在距离我们不到十米远的地方激战。当天晚上最危险的时候,饭店的服务员全都拿出来AK-47备战,饭店门口就有一辆车被打翻掉。  自从3月20日开始,夜战几乎天天都有发生。虽然反政府武装人员在重要的街口都设置了岗哨,24小时值守,但是他们仍然无法在枪战未发生之前排查出政府军,因为整个城市的人口登记系统已经瘫痪。为了自保,民众几乎人人都搞了一条枪,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自从开战以来,班加西城从来没有安全过,现在则越来越无序和混乱。当地的司机告诉我们,我们住的宾馆和反政府武装大本营周围有很多从监狱中跑出的犯罪分子,他们会抢东西抢钱,甚至不惜为此伤人,要我们小心些。  抢食  白天的班加西城看起来似乎不太像是我们在大片中看到的那种陷入战火中的城市。事实上,尽管前线有炮击,但是因为政府军离班加西最近的一次也有10公里远,现在的战线更是远在班加西南方160公里,所以这座城市里的空气中并没有弥漫着火药味,甚至还有点清新。  班加西是一个滨海小城,以发展水平推断,看起来就像中国的一个县城。这里的建筑多是二层小楼,但是城市建设不是那么讲究,随处可见大片裸露的黄土。街巷之中是非常好的隐蔽场所,如果在这里藏些武器,是很难发现的。  但是,物资紧缺已经越来越严重。从2月15日到现在,城里的食物、生活用品、石油等物资已经快要消耗殆尽,而援助和补给一直没有到来。  在联合国军空袭开始后,3月20日这个周末是我们经历过的最紧张的几天。我们住的饭店里所有能吃的几乎都被抢光了,我们在饭店里找不到吃的,只好自己去城里搜寻。  第一次我们幸运地在饭店斜对面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百货店,但是面包等主食已经被抢购一空,我们只好买了一箱罐头和一些番茄酱,这些花掉将近40第纳尔,大约合30美元、210元人民币左右。  第二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城里无论大街小巷,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几乎所有的店铺都关闭了。司机开车在城里转了一个小时,才找到一个营业的超市,食品货架也几乎快要空了,幸亏还有一些饼干和面包圈,不然我们真就要饿肚子了。令人欣慰的是,这里的商贩竟然没有趁机哄抬物价。按照他们的理解,留在城里的人都是反对政府压迫和暴行的革命同志,大家应该互相帮助。  战斗  在联合国军空袭开始后,原先弥漫班加西城、要和政府军背水一战的紧张气氛一扫而空。这里的人们都希望卡扎菲能下台,他们都是反政府军的支持者。人们甚至在城里载歌载舞,兴高采烈地向天鸣枪庆祝联合国军给他们解围。城里到处都是反政府武装的新国旗。然而当英国方面传出要派地面部队的传言后,这里的人们心态变得很复杂——他们可不想地面部队来到这里。  在班加西原政府军的军营,周围的建筑被当时向人民开枪的政府军打成了马蜂窝,愤怒的人民就把军营烧了个一干二净。教师、清洁工、学生,来自东部部族的族众,再加上4000名反叛政府的士兵,成了班加西反政府武装的主要力量,然而实际的人数很难说得清。迄今为止,利比亚东部的反政府武装还没有成形的指挥系统,没有基本的军队建制单位。这些“造反”的人民,很多以前连枪都没有摸过,还有一些是十几岁的孩子,就是这些人拿起枪来就成了战士,但是看他们去前线打仗更像看热闹。  他们通常开着皮卡车,在车上涂上泥巴当迷彩,就去前线打仗了。重武器也是极为欠缺的,反政府武装力量最多在皮卡车后面装上大约10米左右长的无后坐力炮,炮筒往前一横,就冲上了前线。还有很多士兵是用小轿车运送到前线的——这里的人家几乎家家都有3到4辆车,都是相当于捷达、桑塔纳那种级别的,所以平时城里大街上车比人看起来要多得多。  而当这些反政府力量到了前线,政府军空袭加上陆地炮击,反政府士兵们掉头就跑,一窝蜂地冲回了班加西城。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邱永峥报道英美第二轮空袭的情况掌握不了,主要在首都的黎波里,针对的是第一轮没有空袭的空防系统,离班加西很遥远。有一个情况我掌握的,就是在第二轮空袭发生和卡扎菲发表讲话之后不久,居民就开始各自为战。这让我们在从当地时间今天凌晨开始,有了非常直接的体验。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从九点半开始,我们所在饭店附近就成了一个主战场,反政府武装与政府军就在距离我们不到十米远的地方激战。

  最危险的时候,我们饭店的服务员全都拿出来AK-47,因为门处就有一辆车被打翻掉。这个酒店里的所有记者,都像我们一样,躲在卫生间里。在接下来的整个晚上,我们只能躺在两张床之间的空地上。窗外可以清楚地看到流弹来回飞过,我们正好处于交火的中间地带。我们判断两种情况,班加西城内还是有完整的政府军的情报和安全系统的人员在。他们在得到政府军已经退了很远的指示后,就开始各自为战,在夜间发动袭击,目标恰巧是这一带反政府武装的总部。

  班加西当地时间20日晚上9点左右开始,街面上再次枪声大作,很显然不是利比亚反政府武装为庆祝西方开始空袭而朝天放枪,而是街上有人互相对射。我相信我们的判断,在政府军的重炮攻到距离班加西不到10公里时,必然有大量化装成平民的政府军人员早已摸进了城内。

  现在是班加西当地时间早晨6点25分,枪炮声就在我们住的宾馆周围响了整整一个晚上,现在天快亮了,枪声渐渐稀疏下来。我和老邱在卫生间里猫了大半夜,后来钻在两张床中间的夹缝处,在地板上度过了后半夜。现在有点困,有点饿。

  昨晚在乱作一团的枪炮声中以及窗外不时划过夜空的流弹后面,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半年前的美军坎大哈的诺兰基地。时间过得真快,竟然已经半年之久了。但不同的是,在坎大哈,有专业的美军士兵在我们周围;在班加西,只有我们两个中国人。

  据我们所知,利比亚政府军已经走到了很远的普雷西亚港,离班加西已经有260公里的路程,也就是说利比亚政府军在遭到打击,特别是第二轮空袭后,整个败退的迹象是比较迅速的。反政府武装现在是不断地在向前推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