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艺术品:文交所交易品种数日集体涨停

超过50亿元的入场资金爆炒发行总价只有6400万元的10只艺术品“股票”,供小于求的市场没有不暴涨的理由。  1月12日至3月23日,在天津文交所三次买进、两次卖出的张维佳,已有18万元的净收益“落袋为安”;他手中还持有8000份的“天然粉钻”,按照3月23日的收盘价4.87元计算,也产生了3.1万元的账面收益。  而由于首批两个上市品种在30个交易日内疯涨17倍后被“特别停牌”;第二批8个交易品种在连续9个交易日内每天直线涨停,达到月度最高涨幅限制之后将被暂停交易,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下称“天津文交所”)已经坐在“火山口”上。  机会主义者张维佳  顶着一头板寸,操着浓重天津口音的张维佳已拥有10年“股龄”,平时也有集邮、买紫砂壶等习惯。为了参与天津文交所的“模拟交易大赛”,张维佳去年11月就开了交易账户。  “文交所向每个参赛者划拨10万元虚拟交易资金,虚拟标的物分别是北宋画家张择端的《金明池争标图》和苏汉臣的《婴戏图》,比赛设一等奖3万元;二等奖1万元;三等奖5000元。”
张维佳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当时约有4000名投资者参加比赛,不过自己并没有在比赛中获奖。  1月12日,天津文交所首批两只艺术品“股票”——《黄河咆哮》和《燕塞秋》开始申购,他用5万元账户资金申购《黄河咆哮》,中了2万份。按照股市“打新”的惯用做法,
1月26日,在首个交易日他以2.10元的价格抛掉全部的2万份《黄河咆哮》,获利2万余元。  春节前后的几个交易日,张维佳在连续的涨停中后悔并观望着,终于在2月23、24日等到盼望中的回调——《黄河咆哮》和《燕塞秋》连续2个跌停,分别从7.99元、7.70元跌至5.40元、5、05元,他追加15万元资金,以5.50元重新买入3万份《黄河咆哮》。  第二批“沧海浪涌”、“天然粉钻”等8只“新股”于2月25日开始申购,张维佳又用交易户头上剩余的资金申购“天然粉钻”,因为在疯涨的氛围中参与“打新”的投资者大大增加,中签率极低,他只中了8000份的“天然粉钻”。  等到第二批“股票”3月11日上市交易,《黄河咆哮》已涨到10.12元。自3月11日起,交易达到癫狂的状态,“看着K线图,每天都是‘1’字涨停,涨得人心惶惶”。3月16日,《黄河咆哮》涨过16元,张维佳“扛不住了”,以16.20元挂了卖单,净赚15.6万元。至此,他在《黄河咆哮》上的收益接近18万元。  张维佳还是很幸运的,因为在接下来的3个交易日内天津文交所连下“三道金牌”——3月17日宣布《黄河咆哮》和《燕塞秋》特别停牌;3月18日宣布将涨、跌停幅度从15%下调至10%;3月21日宣布对第二批8只“股票”特殊处理,期间每日涨幅不得超过1%,如果连续3个交易日超过1%,将被特别停牌。  3月22日到24日,第二批8只“股票”继续超越每日涨幅限制,不出意外,25日就会“停牌”。不过,天津文交所已宣布《黄河咆哮》和《燕塞秋》3月24日复牌交易,张维佳认为,“如果10只全部停牌,天津文交所将陷入事实上的停摆,这是不得不采取的措施”。  张维佳自称是机会主义者,近两年A股行情不好所以尝试新的投资方式,“赚够了就跑”。他手里的8000份“天然粉钻”并不急于出手,目标价10元,届时他将坚定不移地“跑路”,之后将静观艺术品“股票”交易的走向。  暂无输家的利益链  以前,艺术品交易市场利益链为:画家—画廊—收藏家,或是收藏家—拍卖行—投资者。
2010年下半年,深圳、上海、天津等地的文交所在“金融创新”的旗帜下参照股市的做法,开始尝试艺术品的“权益拆分”以及“份额化”交易,这种新的交易模式催生新的利益链:艺术家(收藏家)—发行代理商(保荐机构)—交易所—投资者—银行,其中还有评估机构、保险公司参与到上市发行之前的环节。

20年前,证券市场上“老八股”疯狂上涨的一幕在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下称天津文交所)重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截至3月17日,文交所第二批上市交易的8个交易品种,5个交易日全部无量涨停。因为这8个交易品种发行价均为1元/股,因此造成了8个交易品在这5个交易日之后,价格依然一样:3.77元/份。5个交易日,它们较之发行价涨幅均为377%。文交所也连续多日发布这些交易品种的异常交易公告。

推荐阅读

美高梅6s登录,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而在天津文交所第一批上市交易的两个投资品——《黄河咆哮》、《燕塞秋》在3月17日发出停牌通知。理由是“接天津市政府监管部门通知,鉴于近期艺术品市场交易情况,为了降低投资风险、保护投资人利益”。

国信证券金融工程量化投资分析师董艺婷长期研究艺术品投资,她推测,做出停牌通知可能是天津文交所的交易情况太过火热,而让管理层担忧。

这两个交易品种何时复牌通知却没有给出时间表,只称“复牌时间另行通知”。较之发行价,停牌前《黄河咆哮》上涨1716%,《燕塞秋》上涨1705%,它们如此惊人的涨幅只用了短短29个交易日。

50亿资金入市

20年前,证券交易所还只有“老八股”时,A股迎来第一波牛市。

天津文交所尚未有能概括市场全貌的指数发布,但部分交易品种上市以来超过170倍的涨幅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黄河咆哮》上市时总价600万元,《燕塞秋》上市总价为500万元,如果按照这两个品种的收盘价计算,《黄河咆哮》市值1.0296亿元,而《燕塞秋》市值8535万元。这远远超过此前预料。

《黄河咆哮》的发行上市鉴定评估报告中,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给出的现阶段市场价值为800万-1100万元人民币,对未来市场价值预期可望达到2000万-3500万元人民币。

2009年11月的北京保利秋拍中,齐白石十三开册页的《可惜无声》,以9520万元成交,创下中国书画交易记录。

《黄河咆哮》、《燕塞秋》究竟是否值这么多钱,还是说齐白石、徐悲鸿的大作在拍卖行被贱卖了。

但在天津文交所购买这些画作部分股权的投资者,是否认可这些艺术品的精神价值就值这么多钱?

在董艺婷看来,天津文交所的10个投资品遭到爆炒主要原因是供给小而需求大。加上第二批推向市场的总价5300万元的8件作品,天津文交所上市的10件作品发行总价为6400万元,而涌入文交所的资金量接近60亿元。

3月17日收盘后,上市交易的8件作品总成交量只有20.32万元。但有大量的资金开出涨停价,而无法成交。

《天然粉钻》在涨停价上有726197手的买单、《浩浩不息》有96537手、《沧海浪涌》有102759手、《太行秋暮》有107196手、《声喧乱石》有97095手、《河汉无极》有111008手、《龙吟老藤》有98671手、《喷薄风雷》有155285手。

每手1000份,以3月17日8只产品涨停价3.77元/份计算,试图购买这8件艺术品的资金量超过56.35亿元。

另有少量资金在非涨停价位试图买入。加上这些资金,可以推算,文交所的场内资金接近60亿元。

而值得注意的是,第二批推向市场的8件作品总发行价为5300万元,加上第一批的两件作品1100万元的发行价,合计发行总价为6400万元,而涌入文交所的资金量接近60亿元。需求是供给的近百倍。

相关链接

市值超亿艺术品股票停牌背后

市值超亿艺术品停牌背后:风险评估与监管“真空”

类股票化的艺术品交易规则

30天价格暴涨10倍 艺术品股权交易有“疯”险

3到5年后艺术品过亿会变成常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