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肉精缘何十年难禁绝

连日来,双汇“瘦肉精”事件的曝光不断牵动着公众神经。对此,河南一位养猪户反映,近年来粮价、水电价格和物流价格等成本提升已将养猪的利润大幅挤压,遇到市场波动跌价甚至会出现入不敷出的局面。抱着侥幸心理,部分养殖户宁愿冒险渔利。虽然养殖户看似承担着使用“瘦肉精”最为不可推卸的责任,但监管的混乱也是不可忽略的因素。  在检查环节,存在着“验猪等同于收费”的现象。早在2002年,新华社“新华视点”就专栏播发过稿件《8个部门为何管不好一头猪?》,文中提到,一个集贸市场的“安全检查程序”如下:检疫部门按每头猪15元的标准用“目测法”检疫盖章,工商部门也照此法复检并收取4元的摊位费,然后就可以放心地出售了。如今,个别地方唯利是图、敷衍了事的做法却没有根本改变。  最近深圳某屠宰场就被曝宰杀被禁生猪牟利,只用交40元的屠宰费和20元的屠宰出厂单,便可让“瘦肉精”污染的猪肉顺利过关。从上述被翻出来的旧账来看,食品安全问题的最大责任者不是造假者,而是政府。如果不完善监管环节,加强对政府部门的问责,造假者、违规者就会源源不绝。

连日来,双汇瘦肉精事件的曝光不断牵动着公众神经。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坚决彻查违法案件,严肃追究事故责任。

早在2002年,我国就明令禁止瘦肉精使用于养殖业,然而这个餐桌上的“毒瘤”多年来未被根除。频繁出现的瘦肉精事件,令人们再添食品安全之忧:瘦肉精的源头究竟在何处?明令禁止的化学药品为何流入了生猪养殖渠道?是谁为瘦肉精的流通打开窗口?

瘦肉精源头之谜

最新信息显示,河南省在对规模养殖场户进行抽检的同时,开始将排查范围扩大至年出栏50头生猪以下的散养户。

随着瘦肉精事件的调查深入,人们不断产生这样的疑问:瘦肉精从何而来?

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最先将一定量的盐酸克伦特罗添加入饲料,以提高牲畜的瘦肉率。但发现人吃了这种猪肉后,易出现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等症状。此后中国香港、广东等地也发生了因食用猪肺汤的食物中毒事件,瘦肉精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瘦肉精在我国早就被明确禁止使用,然而,虽然打击力度不断加大,瘦肉精却“根”难除——

2001年,包括北京、天津在内9个省市的23家养殖场被发现违规使用盐酸克伦特罗。

2002年,广州某饲料生产公司违规添加瘦肉精导致480多人中毒。涉案饲料公司经理林清源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2006年,上海连续发生多起瘦肉精中毒事件,波及全市9个区300多人。同年,江西有12人因制售使用瘦肉精被刑事拘留。

2009年,广东商贩从湖南买入的问题猪肉导致70余人出现中毒症状……

记者调查了解到,瘦肉精贩子一般不会明目张胆地叫卖,而是称为“肥猪宝”。瘦肉精的交易极为隐蔽,商贩往往将其制成无标签的小包装私下交易,由负责调猪的经纪人卖给养殖户。

在2008年查获的一起案件中,犯罪分子从印度买来瘦肉精“变种”沙丁胺醇,再以深圳为中转,通过下线秘密销往全国各地。

河南一名生猪经纪人透露,瘦肉精的“黑市”价格为每公斤5000元至1万元不等,经纪人掺和饲料粉后以每包300元左右的价格卖给农户,收购时优先收购此类猪。此次赴河南调查的农业部门专家向记者表示,目前市场上出现的瘦肉精,估计大多来自地下制售黑窝点。然而遗憾的是,自2002年以来,鲜有被查出或捣毁的窝点。

国家生猪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陈瑶生教授说:“‘瘦肉精’对中国生猪产业而言,好比毒品,有高额利润诱惑,就有人铤而走险。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案例明确告知‘瘦肉精’源头是哪里;源头失控,饲料安全就难以保障!”

瘦肉精的利益链有多大?

在双汇瘦肉精案件中,河南省已控制涉案犯罪嫌疑人32人,抓捕归案29人,正式立案8起,分布于养殖户、生猪经纪人、采购员等各环节。随着猫腻被层层揭开,一条串联着饲养、收购、加工等环节的利益链条也逐渐清晰。

美高梅6s登录,纵观近年来苏丹红、三聚氰胺等非法添加剂事件,大都逃脱不出一个套路:商户企图用最低成本的投入收获高利润的回报,权衡机会成本后选择铤而走险。

以双汇问题猪肉为例,添加瘦肉精喂出的生猪出栏价格比普通猪每公斤贵0.4元左右,以每头猪出栏时100公斤计算,一头猪能够多卖四五十元。一般一个小养殖户养百来头,能多卖4000来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