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克组合”发力 贵州进军万亿大省

编者按/
2010年8月下旬,贵州省委书记、省长先后易人。曾在黑龙江任职省长的栗战书就任贵州省省委书记,曾在江苏任职常务副省长的赵克志就任贵州省省长,贵州的干部将栗战书和赵克志的组合称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战克组合”将为贵州的“十二五”发展带来怎样的新契机,在全国两会期间,本报记者专访了贵州省省委书记栗战书和省长赵克志,请他们畅谈了贵州“十二五”发展思路。  “借助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贵州不仅仅要融入珠三角,未来,还要主动融入川渝经济圈,尤其要融入重庆,要鼓励相关区域板块主动向这些经济较发达省份看齐、靠拢。”在全国两会期间,贵州省省委书记栗战书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十二五”期间,贵州需要不拘一格谋破局,唯有帮助贵州人整体脱贫,西部大开发才算取得实质性突破。  无独有偶,在贵州省省长赵克志眼里,贵州首先面临着既要追赶,又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双重任务和压力。其次是就业问题,2011年贵州有55万城镇劳动力需要就业,而目前能提供的就业岗位只有大约23万个。要解决就业问题,关键还是要靠发展,靠工业化、城镇化,靠调整农业结构、推进农业产业化和现代化经营。  摆脱“等靠要”  有贵州省官员表示,过去几十年,贵州在全国省域经济版图上,一直是个“灰色的儿童”。尽管它真实存在,但鲜有人关心它的未来与前景。  也许正是心里存有类似的委屈,在全国两会期间与国内外上百位记者面对面时,栗战书第一句话就开宗明义地指出,“实现贵州历史性跨越,最核心的目标就是要在2020年与全国同步建成全面小康社会。我们不想总是垫底,我们也要奋力爬高。”  从历史上看,贵州自古以来最主要的功能,是帮助中原统治者牵制云南政局。它的存在,类似于甘肃,更多扮演了政治使命和交通要塞的角色,它的发展也多来自于中央供给和项目支持。  由此便不难理解,东邻湖南省、南接广西自治区、西南毗邻云南省、西北与四川省接壤、北面与重庆市相邻的贵州省,为何是中国省域经济“后三甲。”  栗战书并不否认贵州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是羁绊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在贵州一些自然条件恶劣的地方,群众脱贫绝非轻而易举。有些生活在山里的群众,耕地都非常少,(你让他)怎么脱贫?”栗战书说,“十一五”之前,贵州发展主要靠积极争取中央政策支持,也正是因为一味等靠要,贵州才发展缓慢。从新的发展需要看,贵州省必须加快发展一些适合贵州省情的工业项目,发展一些城镇,完善城市功能,集聚配套产业,使一些农民走出大山、进入城镇、实现就业和脱贫致富。  “贵州实施新型工业化和城镇化的着眼点和难点,都在于如何解决好500多万贫困人口和2800万农民未来的生计,促进城乡统筹、均衡发展。”栗战书坦陈,幅员仅为17万平方公里的贵州,无论眼下,还是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对贵州经济社会发展起决定性作用的仍是工业经济,工业在贵州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是其他任何产业代替不了的。  依托工业才能真正“脱贫”  贵州省新闻办专职副主任谢念透露,“战克组合”履新贵州的最初两个月,他们实地深入工业企业,并依据特色与工矿业发展现状,于2010年10月底形成了贵州省《关于实施工业强省战略的建议》,首次明确提出,唯有工业化,通过工业化加快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才是真正解决贵州4000万人口的脱贫大计。  贵州工业实力弱、比重低的问题十分突出。栗战书介绍,实施工业强省战略,不是要把贵州建成工业大省,而是想通过大力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加快贵州优势资源的转化利用,增强全省经济实力,为发展社会事业、解决民生问题奠定必要的物质基础。贵州有382.1万贫困农民生活在深山区、石山区、高寒山区,有很多地方生态十分脆弱,甚至根本不具备生存条件。实施城镇化带动战略,现阶段主要是着眼解决农民下山、进城进镇、就业致富问题。  “工业强省的关键在于依托工矿业资源,不仅仅可以提高地方经济,还可以吸引山区更多的贫困人口通过移民到工厂的方式,异地实现致富。”贵州省委办公厅一位官员亦表示,“战克组合”赋予贵州工业强省的内涵,并非要一味发展大工业,而是要借助工业化的路径,推进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栗战书特别强调,工业化必须要有度,不能搞大破坏,尤其是矿山资源。栗战书说,贵州一方面正在制定整体的矿产资源勘察规划,将对矿产资源有序进行开发利用。另一方面,也在突出强调矿产资源开发利用中一定要做好生态保护工作。  “很多人认为,工业化就是黑大个,就要严重破坏资源,以生态来换取经济。”前述贵州省委官员认为,“战克组合”给贵州带来的工业强省命题,显然是富有挑战的。

  贵州:打造“工业强省”治落后“病根”

  比全国平均发展水平晚了约10年的贵州省,却提出要与全国同步在2020年进入“全面小康”的计划。

  昨日,贵州省两位履新刚满半年的地方首长——省委书记栗战书、省长赵克志在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贵州专题记者会上一同亮相,详述未来10年贵州的发展战略。

  工业强省、城镇化带动以及突破交通瓶颈,贵州官方希望从这三方面着力,用“三条腿”赶路,加速推进贵州的建设。

  作为全国发展较为落后的省份,贵州省2009年的人均生产总值才突破1000美元,撞线“总体小康”,而全国早在2000年就达到这个水平。

  “我们提出了到2020年同全国一道同步建成‘全面小康社会’,实现历史性的跨越。”栗战书昨日说。

  慢在工业上

  贵州是全国唯一一个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人均耕地很少,工业欠发达,城镇化水平也比较低。

  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贵州省生产总值刚刚迈过4500亿元,人均GDP全国垫底,城镇化率只有31%,与全国平均水平相差16美高梅6s登录,~17个百分点。

  赵克志认为贵州经济社会发展慢的原因,主要是慢在工业上。“我省经济占全国经济的比重如果说在下降,主要原因是工业增加值占全国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下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