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对内地企业的融资作用将从股市扩大到信贷市场

香港回归之后,香港市场与内地的“互动”联系就逐渐加深。这在融资市场上有突出表现,如香港股市就成了内地企业的重要融资市场。现在,这种情况同样在银行信市场多起来。贷评级机构标准普尔22日表示,由于近来内地贷款政策紧缩,预计未来内地企业选择赴港融资的比例将会攀升。标普信用评级董事曾怡景指出,预计香港银行向内地企业贷款的比例将在未来3-5年从目前的20%-30%增至40%或以上。  他进一步指出,相比香港企业,內地企业的管理水平较弱、公司管理透明度较低,坏账收回方面存在不确定性,而且业绩受通胀影响较大,中小型制造商或出口商还款能力尤其脆弱,易受到人民币升值、薪资上调以及加息等因素影响,这都将为香港银行的內地贷款业务带来风险。  标普信用分析师沈恩泽表示,香港银行的贷款组合未来将继续集中在房地产业,目前整体信贷质量仍然稳健。不过,由于香港房地产价格易受加息、资本外流以及外部冲击等因素的影响,一旦香港房地产市场出现下滑,银行向小型开发商发放的贷款可能会出现损失。

近期有消息称,美联储或停止推行巴塞尔协议III监管框架,这让那些已经为满足巴塞尔III规定付出沉重代价的银行家们不知所措。巴塞尔协议是针对银行资本、杠杆率与风险控制等监管要求的国际公约。早在上世纪70年代,这套协议就得到了推出。但是直到雷曼兄弟宣告破产之后,全球金融监管机构才开始正视这一问题。在雷曼破产两周年之际,巴塞尔III应运而生,全球监管层也开始积极推进该协议在全球主要银行的推行。然而,在没有危机的日子里,监管行为给银行带来的往往只有痛苦。许多国际知名银行甚至通过变卖资产的方法达成巴塞尔协议的资本金要求。而由于配息,杠杆率等限制,银行股的股价受挫,盈利能力也在同时受到限制,所以香港率先实施,让银行业怨言增多。

严厉监管遭非议

国际评级机构惠誉也发布报告警告称,亚太区的银行与中国内地相关的风险自2009年以来不断增加,若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亚太地区中,中国香港银行业将首当其冲受到影响。报告称,截至2013年底,亚太地区的银行对中国内地相关的贷款累计达1.2万亿美元,其中香港占7980亿美元,这相当于香港银行体系约34%,因此一旦内地经济增长放缓,香港银行业将很容易受到负面影响。惠誉指出,澳门银行业与内地相关的贷款约占其银行体系的20%,排名在香港之后,其后则为新加坡及中国台湾,对于一些较大的经济体,集中度则很低,例如澳大利亚只占1.2%,日本仅占0.6%。受经济结构调整、部分行业产能过剩、政府有意放缓经济增长步伐以及全球经济放缓等因素影响,中国经济增长出现下滑。而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中国银行业第一季度末不良贷款率也继续攀升,达到近三年来最高水平。

香港实行的规则意在配合为应对金融危机而制定的新国际监管规则。《巴塞尔协议III》提出的国际规则,呼吁实施稳定的资本要求,促使银行在承担贷款等长期负债时,较少依赖短期资金。但这些规则仍在制定中,直到2018年才会生效。香港现在的动作较快,监管部门将会根据3月31的资金情况,对银行进行评估。

除标普外,惠誉评级公司也警告称,香港的本地及外国银行对中国内地的风险敞口变大,贷款总额达到7980亿美元。惠誉表示,“对于香港的银行来说,中国经济‘硬着陆’是一种概率低,但影响大的下行风险。”也有经济学家认为,香港银行业对内地相关贷款高度分散,且约有6成有抵押担保,风险可控。由于其他国家如欧洲等贷款业务基本没有增长空间,香港银行业过去几年中内地贷款增长速度较快,但仍属于较为合理和正常的增长速度。

内地赴港贷款暴增

香港敲响监管警钟

易宪容认为,中央政府不该救市,否则将吹大房地产泡沫。他认为政府救市过晚,甚至悲观地认为“房地产泡沫一定会破裂,不管怎么救或如何改革,最终只有死路一条”。知错就改,他认为中央政府今年是否会走出以往旧的政策思路还存在相当的不确性。因为很多人认为,如果中央政府不救房地产市场,不仅影响到正在下行的GDP增长,更为冲击着国内金融体系及地方政府财政,而这些都是中央政府不愿看到的。

惜贷能否长久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几次指出,自去年中期开始,随着内地信贷收紧,中国香港银行业对内地企业的贷款规模飙升,由香港银行向内地借款人发放的贷款数额攀升32%,达到4650亿美元(约合2.8万亿元人民币)。

目前,香港金管局正针对在香港经营的本地及国际银行,逐步实施新规则。监管机构已经通知69家贷款迅速增加的银行,它们需要增加长期的资金来源,比如零售储蓄。如果降低银行对短期资金的依赖程度,银行在国际市场上借款遇到困难时,削减贷款规模及信贷额度的可能性就会降低。监管部门还告诫银行,要对借款人仔细核查,特别是在贷款金额每年至少增长20%的情况下。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由于年初香港银行业总贷款同比增长逾40%,香港金管局决定将原先6个月的审查时间间隔缩短至了3个月。今年6月份开始,香港金管局将每月审查一次。

香港银行业对中国内地银行系统的风险敞口不断扩大,使其业务容易受到中国经济减速的影响。霍德明认为,如果监管导致银行业的业务受限制,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必然会受到影响。但是现在的问题是,银行也没有明确的表态,如果业务受到限制,香港的银行也不会乖乖听监管局的话。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将导致香港的银行的放贷增速下降,而发放给内地的贷款余额表现有可能弱化。这些贷款的风险到底有多大很难评估,因为这些贷款大多数为短期贷款,与内地相关的借款人会提供抵押品,他们的信用状况也取决于国际业务的发展。抵押品处置的可执行能力和公司治理仍然是与内地相关风险中最突出的部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几次指出,自去年中期开始,随着内地信贷收紧,中国香港银行业对内地企业的贷款规模飙升,由香港银行向内地借款人发放的贷款数额攀升32%,达到4650亿美元(约合2.8万亿元人民币)

美高梅6s登录,标普报告称,目前中国企业1/3的债务通过影子银行融资,这意味着10%的全球企业债面临中国影子银行收缩的风险。标普预计,中国影子银行的规模在4万亿至5万亿美元,考虑到今后5年中国经济名义年增长10%,这一规模将有增无减。此外,报告称,标普使用的企业金融风险趋势衡量指标显示,中国企业的现金流和杠杆使用状况从2009年起开始恶化,在全球企业中表现最差。报告认为,中国在全球企业债市所占的比重不断扩大,中国企业的金融风险增加正在产生全球性的企业风险。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企业的任何大转变都可能迅速波及其他国家。标普进一步指出,中国的房地产和钢铁业尤其令人担忧,称土地和房产存量增加导致房地产价格上涨乏力,因此钢铁需求下滑。标普预计,钢铁行业会出现更多的违约,今年铁矿石价格持续下跌已经体现了这种风险。

被问及监管最终能防范风险吗?孙立坚表示,监管和风险不能够完全匹配。欧债五国的商业银行,尤其是德国、法国的商业银行把钱借给了信誉最好的政府,但是政府却不还,出现了严重的不良资产。现在大陆企业去香港借贷,尤其是那些中国政府背景的子公司借款较多,所以香港监管机构要想弄清风险敞口,就必须首先评估清楚这些借贷公司的性质,它们到底是民营企业资产还是国家资产,这一点对如何监管很重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多次指出,自去年中期开始,随着内地信贷收紧,中国香港银行业对内地企业的贷款规模飙升,由香港银行向内地借款人发放的贷款数额攀升32%,达到4650亿美元(约合2.8万亿元人民币)。今年1月香港银行业的贷款规模较比2013年同比增长44.5%。另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显示,外资银行在大陆债权去年已达1万亿美元,而十年前这个数字还近乎为0,据悉,香港是这些贷款最大的来源地,其发放贷款相当于香港GDP的165%。虽然与中国境内的贷款相比,香港对内地的贷款规模仍然较小,但贷款规模的快速增长已经开始令香港监管部门和IMF感到十分担忧。不过,但香港金融管理局预测,这一增速在未来3个月里会有所放缓。

香港的金融体系和内地的不太一样,监管机构和银行之间是平等关系,银行进行怎么的操作,监管机构管无法干涉,因为银行风险是自负的。霍德明强调,“如今为什么要再对银行资金进行评估?为什么会出台新的监管规则,这其中肯定事出有因。香港监管机构是出于中国内地经济下行风险加大而控制向内地企业贷款。如果大陆有风险,难道银行会不知道?为什么由监管机构来出台规则?除非香港的银行发生了违规事件,才会引起监管机构的风险意识。从香港监管机构早于其他地区颁布严厉监管措施可以看出,中国宏观经济存在风险。”

香港为什么迅速变成了更具吸引力的贷款来源地。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易宪容对《国际金融报》说认为,两大原因促使内地企业赴港贷款:其一,房地产企业很难在内地银行获得贷款。其二,人民币在升值,在香港可以享受低廉的贷款利率,成本价相对较低。据悉,在香港,企业能以比内地低两个百分点的利率借到钱。

目前,香港贷款的主要去向是那些拥有重要资源和背景的大公司,这也是监管部门并未太过紧张的一个原因。据悉,有50%发放给内地的贷款流向了大型国有企业,这些资金往往用于企业的海外扩张。几乎30%的贷款流向了跨国企业在中国的分支机构,贷款方往往和这些跨国企业来自同一个国家。例如,澳大利亚各银行的香港分行,一直在格外积极地向本国跨国企业的在华子公司发放贷款。其余20%贷款流入了大型民营企业手中,这些贷款通常都得到了内地银行的还款担保,或者有不动产作为抵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