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能源需求预测值惊人地成了实际值

虽然煤炭带来的环境压力日增,但中国未来能源消费仍不得不绑定“煤炭”。中国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戴彦德称,中国未来能源消费仍要快速增长,以煤炭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短期难以改变。他表示,今后10年中国能源消费可能与之前的10年一样,以每年2亿吨的速度增长。基础设施建设、交通、民生将成为能源消费的主要领域,而工业增长所需的能源消费增速将放缓。他称,“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很低,还要大幅增加……未来能源消费还要快速增长。”  他称,中国要实现经济发展第三步目标,建国100周年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那么其能源消费在现有水平上仍要成倍增长。现在OECD国家的人均能耗均高于4吨标准煤,而中国的水平远低于此。戴彦德强调,尽管中国每年新增的电力装机容量相当于一个欧洲大国的装机容量水平,但中国电力的人均装机容量很低,发展经济走向富裕仍是中国的主要任务,能源消费仍要增长,这将与煤炭密切相关。因为中国的能源消费是以煤为主,尽管中国的可再生能源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但仍难以满足中国能源消费增长的需求。  戴彦德称,“最后还是要靠煤”。中国2010年的能源消费达到32.5亿吨标准煤,而2000年时中国的能源消费还不足14亿吨,相当于10年以来中国每年增长2亿吨标煤。

“2001年前后,国内外诸多机构预测中国2020年能源需求将为24亿吨标准煤,可是,2006年实际值的比预测结果提前14年到来了。”接受采访时,周彦德副所长第一句话便使我很惊讶!可不是吗,2006年我国能源消费的总量为24.6亿吨标准煤,比2005年增长9.3%。这说明了2001年以来,中国的能源供求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能源需求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增长态势。周所长说:“能源消费的年平均增速接近10%,是改革开放初期20年中平均增速的两倍”。
能源消费总量由2000年的14亿吨标准煤增长到2005年的22.33亿吨标准煤,短短5年的时间便超过过去20年的总和,其中,石油进口由2000年的0.7384亿吨增加到1.4275亿吨,去年进口石油达到1.69亿吨,煤炭产量由9.8亿吨翻了一番,多达22亿吨,去年上升至23.8亿吨。戴彦德说,这种快速增长的需求,主要原因是,第二产业加速、高耗能产品增速惊人,如粗纲产量翻了一番多,2006年达到4.23亿吨,水泥产量翻了近一番,2006年达到12.4亿吨,铜、铝、铅、锌等十种有色金属产量年均增速超过10%,汽车产量翻了一番,2006年达到727.9万辆,建筑面积每年增加18~20亿平方米;再一个原因是,快速增长带来的低效和浪费,如电力装机容量中,低压机组达7000万千瓦以上,钢铁产能中,400立米以下的高炉近一亿吨,全国浪费的能源近4亿吨标准煤。

今年一季度看,工业特别是高耗能高污染行业仍然增长过快,占全国工业能耗和二氧化硫排放近70%的电力、钢铁、石油加工、化工等6大行业增长20.6%,同比加快6.6个百分点。如此超常速增长的能源需求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一是能源经济效益下滑,单位GDP能源连续下降20年后,又呈上升趋势;每吨标准煤创造的GDP环比下降接近5%;环境污染加剧,如引起的SO2和烟尘排放量超过了总排量的80%,酸雨面积占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以上,煤炭开采累计造成40万公顷的土地塌陷,煤矿开采每年污水的排放量约30亿立方米,矿井废气排放量90~120亿立方米;“急速的需求增长,造成了对资源掠夺性和破坏性的开采,目前,煤炭的采出率平均不到30%,高强度地开采又造成矿难事故频发,已成为一大社会问题”戴彦德说,煤老板和倒煤者的“一夜”暴富,又加剧了收入的不公,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

美高梅6s登录,同时,给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了下面诸多问题,围绕着“发展经济规模大,但经济水平低”这一命题,戴彦德指出,经济持续以接近年均10%的高速增长了近30年,经济总量已达到26850亿美元,居世界第4位。按购买平价计算已超过10万亿美元,居世界第二位,可是,我国人均GDP2000美元,还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40%,高收入国家的10%;城市化率不到44%,农村人口近7.5亿;人均能源消费1.2吨标准油,也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80%,还有,人均电力消费也很低。同时,我国的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如:西部地区3.6亿人口的GDP为3.3万亿元,能源消费为6.6亿tce,汽车649万辆、电力消费5338亿度;中部地区3.5亿人口的GDP为3.7万亿元,能源消费量为5.7亿tce,汽车553万辆,电力消费4737亿度;东北地区1.1亿人口的GDP为1.7万亿元,能源消费2.9亿tce,汽车286万辆,电力消费2044亿度;东部发达地区4.6亿人口的GDP达到11.0万亿元,能源消费11.5亿tce,汽车1672万辆,电力消费达12638亿度。

此外,能源资源匮乏,自有资源难以支持社会经济的发展,戴所长讲,化石资源人均储量如煤炭,只有世界人均储量的60%,石油是10%,天然气只有10%。能源消费引起的污染使环境不堪重负,这一点,上面已述及到了。同时,石油的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能源安全问题日益突出,如:原油消费量1990年为1.18亿吨,2005年增加到3.0亿吨,其生产量增幅较小,维持在1.8亿吨左右,但进口量迅速增加,不得不在1996年变成了原油净进口国,仅仅10年间,对外依存度即上升到40%,去年进口油1.69亿吨,使对外依存度突破了50%。

如何解决上述诸多问题,戴彦德说,我们不能再扮演世界工厂的角色,要着手发展战略的逐步转移。目前,我国的外汇储备有1万亿美元,贸易顺差预计1500亿美元;农村部分地区缺乏劳动力,尤其新农村建设更需劳动力,所以,要扭转这种局面,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如:知识经济、文化创意、品牌经济等,还有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发展循环经济、推进技术进步、引导人们正确的消费模式,树立节能、资源综合利用和物质循环利用的意识和理念,他说:“对于供应端而言,要大力促进高效、清洁、低碳、无碳连续再生、永续利用的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以降低经济发展对化石能源的依赖。使用端要建立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发展目标,把节能作为能源发展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戴彦德对我着重强调地说:也是通过这篇报导,给人们一个新的观念和认识,即:经济发展的模式或者说是循环经济的发展,要由“又快又好”转向“又好又快”,把“好”字放在前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