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关中金矿业被曝集体受贿 农民工网络举报惊动最高检

黄金价格暴涨,白银价格狂飙。  不少普通投资者在近两年黄金白银的投资上获利颇丰。而倒卖金矿石的“金老板”们演绎的才是一夜暴富神话。  3月20日,素有华夏金城之一的陕西潼关县,发生一起金矿矿难瞒报事件。在终端金银价飞涨的利益诱惑下,一条黑色利益链条掩藏了矿难的悲剧。盗采、倒卖金矿石的现象正愈演愈烈。  金矿石盗采之患  站在陕西潼关县安乐乡蒿岔峪村附近一金矿坑口不远处,一位当地的指路大爷,操着一口关中方言说:“就是那儿,前几天在井底死了人。”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1年3月15日中午,渭南市安监局执法支队接到潼关一群众举报:称3月11日下午3时左右,潼关县安乐乡蒿岔峪村附近一金矿发生井下事故,致9人死亡(8人为山阳县人)。当晚,矿老板指使人将尸体分装于麻袋内转移到山阳县。  这起矿难事故的背景是不断上涨的金价以及当地日益活跃的金矿非法开采。  “近几年,黄金价格从不到150余元/克一路狂涨至今年3月份的300余元/克。而白银价格从去年8月到现在,已经从每克4元多飙升到7元多,几乎也翻倍了。”陕西省潼关县一位熟悉黄金市场的陈先生说起黄金、白银的大幅上涨,用手在空划了一个夸张的上升弧线。  潼关县小秦岭地区是我国主要的黄金矿区之一。上世纪90年代中期,潼关依托黄金资源,大力发展黄金工业,连续多年年产黄金稳居15万两,是全国第三产金大县,财政收入一直位于渭南全市前列。  然而,辉煌的历史并不能掩盖无奈的现实。“由于秦岭矿区中浅部资源枯竭、深部探矿仍没有重大突破,探采资金投入大、矿石品位不高,回报率低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下,当地国有黄金企业衰落。”该县矿产资源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一旦浅层金矿资源和含金量高的“富矿”枯竭之后。一些矿就停产了。  而对于一些私营的“金老板”来说,在金价飞涨的背景下,这些停产的“贫矿”却成了他们发财的地方。“这些金矿老板,有的是租赁矿口,有的是承包经营,有的是盗采矿石,有的是倒卖矿石。他们黑白两道都混,当年最牛的老板身家三四千万元。”一位知情人士讲道。  灰色利益的链条  对于3月20日的矿难“善后”,当地有媒体报道称:“老板每个人花38万元与死者家属私了。”该县给媒体的通稿称,“在该县蒿岔峪一停产金矿内因偷捡矿石引发9人窒息死亡事件已查明,两名嫌疑人已被当地公安机关控制。对于死者的相关善后工作正在进行。”最近几年潼关金矿矿工身亡的事件频频发生。来自该县矿产资源局的一份材料显示,2004年以来,该县黄金矿山企业共发生生产事故37起,死亡51人。  最近几年,黄金和白银价格不断地狂飙。当然诱发了潼关县周边的一群“金老板”发财梦。  有当地情人士指出,金矿生产的粗金纯度较高,销售时只比标金价格略微低几元钱。由于采金的成本不会随着金价的上涨而有大的变化,因此金矿在金价上涨中赚取的利润非常丰厚。而盗采来的矿石根据其含金量,每吨能卖到从几十元到数千元不等。比如,金矿石品相为1克(即一吨金矿石含1克黄金)的每吨可以卖到二三百元左右,3到5克含量的每吨卖到一千多元。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1

2019年1月10日,华商报记者来到位于陕西潼关的潼关中金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2018年7月,潼关中金矿业原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书记胡小龙,因受贿罪获刑10年。记者调查获悉,该企业在效益连年下滑甚至拖欠职工多年社保的情况下,领导班子被曝出集体受贿丑闻。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潼关县桐峪镇是潼关中金矿业所在地,从连霍高速潼关口下来,大约50分钟的车程,沿路一片萧条,不少商铺关门歇业。潼关中金矿业的大门不需要任何登记就可以轻松进入,行政大楼门卫也形同虚设。很难想象这就是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在潼关生产黄金的分公司,虽然金黄色的行政大楼黯然失色,但每位员工工作服胸口处“中国黄金”4个字依然金灿耀眼。

农民工网络实名举报,惊动最高检

几名农民工的举报,最终惊动了最高人民检察院。

2017年最高检指派陕西省人民检察院调查潼关中金矿业领导涉嫌犯罪的问题。农民工费继腾等人称,潼关中金矿业董事长胡小龙和当地承包开矿的商人勾结,导致数百名农民工的劳务费无法结算。

2019年元旦期间,当年参与办案的一名知情者告诉华商报记者:2017年7月3日,陕西省检察院在全省检察系统内抽调反渎职检察官20余名,成立“7·03”专案组,每一名专案组的检察官均办理了陕西省检察院的临时工作证,代表省院办案。

距离胡小龙49岁的生日仅剩下6天时,也就是2017年9月29日,胡小龙被执法人员带走,在实施监视居住后,其受贿情节逐渐浮出水面。

原董事长受贿337万元,金条900克

办案人员紧接着开始搜查胡小龙多处房产。知情者说,当时查处的现金和存款大约500万元,还有金条、古玩、陈年茅台酒等,而且胡小龙在西安、北京、海南均有房产。

胡小龙的妻子将大量现金以他人名义存入银行,检察机关侦查发现,胡小龙共收受他人贿赂款项15笔337万元、金条900克。胡小龙生肖属猴,有人给他送了一个纯金制作的“金猴”。

2018年7月20日,胡小龙被山阳县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罚金60万元。

华商报记者在胡小龙的判决书上看到,给胡小龙送礼的人员需求主要有以下几种:一是他们承包潼关中金矿业的劳务,请求胡小龙在结算劳务费时能按照合同规定快一些;另外有的大承包单位想续签合同或者让胡小龙能承包给他们一些含金量较高的矿口等。

记者梳理判决书发现,为了能得到胡小龙的关照,每年的中秋节和春节是送礼的高峰期,送礼现金每次从2万、5万、10万甚至20万不等。

遭举报后使出“收大退小”把戏

2016年,由于费继腾等人在网络上实名举报胡小龙,胡小龙开始退赃,并使出“收大退小”的把戏。2014年春节前夕,温州兴安公司驻潼关中金矿业公司的一个项目部经理,送给胡小龙500克金条。到了2016年后半年,胡小龙叫来该经理,退给他200克金条,对方至今搞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某矿口经理彭正才,为了能得到胡小龙的照顾,3年分4次给胡小龙送去了80万元。2017年3月,看到举报自己的帖子越来越多,胡小龙叫来彭正才,给其退还了10万元。而彭正才能给金矿领导送80万元,却没钱给农民工付140万元血汗钱,导致一农民工的妻子自杀。

人物聚焦

胡小龙——临危受命的“一把手”

潼关中金矿业原董事长胡小龙

今年50岁的胡小龙是陕西省周至县人,1992年从北京科技大学采矿系选矿工程专业毕业后,分配到陕西东桐峪金矿选矿车间任技术员。一年后,开始迈入管理阶层,从人事科科员到企管科副科长、科长、生产副矿长……

2004年9月18日,潼关中金矿业成立,由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和潼关县国有资产管理公司联合组建。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以原陕西东桐峪金矿的净资产2488万元出资,潼关县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以所属李家金矿、大峱峪金矿净资产2390万元作为出资,公司注册资本金总额为4878万元,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拥有51%股权,潼关县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拥有49%股权。

时年,35岁的胡小龙出任潼关中金矿业副总经理兼李家金矿矿长,一年后任常务副总经理。2011年,胡小龙任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管理部生产处处长,而此时的潼关中金矿业由于矿资源不断减少,从2010年开始连年亏损。

2019年1月9日,潼关中金矿业一位领导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说,胡小龙临危受命,2012年8月出任潼关中金矿业总经理,2015年11月,胡小龙的事业达到了顶峰期,身兼董事长、总经理和党委书记三职。而他的前任徐福山则出任陕西区域公司总经理、陕西黄金公司总经理。在那次总公司派人宣布任免会议上,胡小龙作了表态发言:感谢上级组织的信任,3年来,班子成员呕心沥血、精诚合作,扭转了企业的被动局面。全公司树立了正气、凝聚了人气、恢复了元气……

而根据记者掌握的大量证据显示,潼关中金矿业非但没有树立起正气,歪风邪气却在不断滋长,胡小龙身兼三职,权力没有制约,大肆行贿受贿之风盛行。也有人认为,总公司能将陕西籍的胡小龙派到老家上任“一把手”,也是用人的大忌。

案件侦查

公司9名高层被指受贿

为了排除干扰,陕西省检察院指派商洛市检察院办理胡小龙的案件,商洛市指派山阳县检察院侦查胡小龙案件。

随着案件的侦查,张建军、周明艳、彭正才、孙战喜进入侦查员的视线。办案的检察官最后查实,以上4人经营潼关中金公司640坑口项目部,为了让潼关中金矿业的领导们给予关照,“对640坑口检查过程中发现的问题不罚款或少罚款,在工程验收中能够不挑毛病,能够为640坑口项目部尽快结算款项,保证项目部利益不受损失等”,张建军制订出来行贿的标准:董事长5万元、总经理3万元、主管副总2万元、其他副总5000元、矿长1万元、部门经理正职2000元-5000元、部门副职500元-2000元。

记者在一份法律文书上看到,该项目部给潼关中金矿业董事长胡小龙行贿4次合计20万元;向常务副总经理张永锋行贿3次合计9万元;向潼关中金矿业前董事长徐福山行贿一次5万元;向副总经理张振祥行贿2次合计4万元;向一分矿矿长周军华行贿4次合计4万元;向副总经理董华芳行贿4次,合计4万元;向公司监事会主席、纪委书记、工会主席郭兴潼行贿4次合计2万元;向公司副总经理、财务部经理、席权喜行贿4次合计2万元;向公司原副总经理尉铁直行贿1次5000元。据办案检察官介绍,就在检察部门准备继续调查时,正值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反贪反渎部门整体移交到监察委,导致此案未继续深挖。

记者注意到,向上述主要领导行贿者都是张建军。而知情者说,张建军曾在潼关县电力局任领导职务,后来调到华阴市电力局任副局长。

除此以外,行贿者供述,他们向潼关中金矿业其他人员行贿46笔,这些小钱都送给了小人物,都是由周明艳操办的。为了在财务上掩盖这些行贿款,周明艳在财务上让会计做假账处理。

有办案人员感慨,潼关中金矿业腐败程度令人难以想象。从上到下,稍微手里有权者无一不贪,而且领导班子集体受贿,是近些年罕见的案件。

一名知情者给华商报记者透露,胡小龙成就一个亿万富翁太简单了,他手里的权力随时可以将一个富矿的矿口承包给一个人,很快承包者就能暴富。办案人员也指出,在这样的企业里面,董事长、总经理和党委书记让一个人全兼,权力如果失去有效制约,产生腐败也是难免的。

对于企业领导班子集体受贿的情况,有没有人过来调查呢?2019年1月10日,公司监事会主席、纪委书记、工会主席郭兴潼对华商报记者说,他曾经多次配合过上级纪检部门和检察院对于其他案件的调查,但是从没有人了解过他是否受贿的情况。

对于检察院出具的他曾经收受钱财的案情,郭兴潼犹豫片刻说:“十八大后就收手了,肯定没有过金钱的来往,有时候就是收人家几瓶酒、几条烟而已。”对于其他领导是否接受过纪检部门或检察院的调查,郭兴潼说他就不清楚了。

侦查人员在办理案件中,还发现有当地数名公安民警以及劳动监察部门的公职人员,也有受贿的情节。

企业起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