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机制:美国另一种监管力量

在2010年诸多中国在美上市企业遭遇美国证券原告律师发起的集体诉讼之后,2011年2月,又有3家企业再次重蹈覆辙。  2011年2月3日,CCME
(China Media Express Holdings, Inc. Nasdaq:
CCME)被律师诉至联邦地区法院,声称其在2010年11月8日到2011年2月3日因提供不当陈述而致投资人受损,要求索赔。几乎同时被诉至法庭的还有China
Valves
Technology等两家公司。  对此,美迈斯律师事务所圣弗朗西斯科办公室合伙人Matthew
Close提醒中国企业说:“在美国,证券集体诉讼通常会引发专门对某一板块或某一领域上市公司的跟风潮,虽然从长期来看对中国企业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但短期会成为中国在美上市企业重要的环境因素。”  CCME:因业绩“太好”而被关注  与之前的案件几乎同出一辙,CCME被提起诉讼的背景也是源于机构分析师的报告,2011年1月31日,Citron研究机构分析师发布报告称CCME对其财务业绩、商业前景及财务状况向投资者做了误导性陈述。2月3日,来自于浑水公司(Muddy
Waters)的分析师发布报告回应Citron,报告引用了大量的数据,声称公司财务收入及运营水平被进行了夸大性描述。  这些针对CCME涉嫌潜在欺诈的披露导致股票价格应声落地,损害了投资人的利益。2月18日,Pomerantz
律师事务所开始在公开媒体上提醒在2010年11月8日到2011年2月3日期间购买CCME股票的投资人,“如果愿意接受原告律师的服务,可以在4月5日之前请求法庭确认参加到集体诉讼中来。”  根据Citron机构在网络上发布的报告,CCME所陈述的业绩超越了微软、APPLE,GOOGLE以及中国的百度。“如果你在该业务上投资1美元,则每年将获得超过50美分的回报,我们很难相信这到底能持续多久。”
Citron的报告同时质疑称,“为什么这样一家回报最大的广告公司在中国本土却鲜有人知道?”而来自浑水公司的报告则更加明确地指出,“这家公司的业绩好得不能让人相信。”  值得注意的是,在机构发布公告的这一时间,CCME并未及时做出令人无可辩驳的澄清,也因此未能阻止股价下跌的趋势。在原告律师提供的要求对CCME进行调查的材料中,CCME被指违反了1934年美国证券交易法和相关的赔偿法案。  集体诉讼的“跟风潮”  为什么在短时间内会有这么多的中国公司身陷美国证券原告律师的集体诉讼呢?全球最大的保险经纪公司达信中国高级副总裁、财务及专业责任险负责人魏钢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源自美国严苛的证券市场环境。过去几年,中国赴海外上市是一个大趋势,但从风险的角度来讲,在美国上市的风险是最大的。”  “在美国,司法环境正变得更加严厉。除《1933年证券法》、《1934年证券交易法》等法规对上市公司的招股说明、如实陈述等设有严格规定外,近几年,美国颁布了《萨班斯法案》,对上市公司合规及公司治理提出了严格的具体要求。去年又出台了《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改革法案》,对金融机构提出更加严格的监管。”  “从监管层面来讲,美国证券交易管理委员会(SEC)在金融危机后也加强了监管。SEC下设了Enforcement
Division部门,该部门有1000多人,专门调查上市公司存在的问题,包括接受投诉。一旦发现上市公司可能存在某个问题的话,该部门就会深入进行正式调查,如果调查原因成立,则会申请并向上市公司发出调查令。”  另一方面,美国是一个自由的资本市场,除了SEC、律师、各行业分析师等也会关注上市公司可能存在的问题,空头市场也成为另一支监管力量。对冲基金发现上市公司存在重大问题,就会设立做空基金,披露市场公司的相关问题,引发股价下跌,并从中盈利。近年不少中国企业身陷诉讼即源自这种做空的力量。  “在美国的法律服务市场上,有一类律师专门跟随这种做空的力量去打集体诉讼的官司,被称为证券原告律师,一旦有哪家企业遭遇了此类诉讼,与这家企业特质类似的一群企业就成为这些律师的关注对象。所以,集体诉讼往往会形成一种跟风潮,这也是现在中国企业的风险所在。”
Matthew告诉记者。

调查、破发、停牌,美国资本市场的做空机制,正在像一只无形的手将中国企业创造的巨额财富掠夺而去。这是中国概念股在美国遭遇的史无前例的滑铁卢。  投行、会计师、律师、财务顾问公司,这些曾经在中国企业IPO盛宴中大块朵颐的分享者,如今,在美国做空潮中又有了新的机会。一条隐秘的利益链条在美国“做空”的阳光之下,一方面成就着这一自由市场的监管力量,另一方面,正在对中国企业造成巨大威慑。  做空产业链  “美国证监会对中国上市公司进行调查的背景,加上中国企业自身存在的问题,正好卡上了对冲基金做空的标准。”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丁旭律师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2011年初,美国证监会基于潜在的财务欺诈问题划定340家中国企业进入调查范围,这无疑给做空的研究机构提供了一个名单,市场的研究机构如浑水公司(Muddy
Water)开始针对这些企业,抛出带有负面意味的研究报告。  这些报告引发了市场的看空潮,对冲基金乘虚而入,利用中国上市公司股价大跌赚取超额回报。当然,利益的盛宴绝非到此停止,在对冲基金做空中遭遇损失的投资人下一步就会委托律师进行代表诉讼,要求赔偿。  美迈斯律师事务所圣弗朗西斯科办公室合伙人Matthew
Close告诉记者:“在美国的法律服务市场上,有一类律师专门跟随这种做空的力量去打集体诉讼的官司,被称为证券原告律师,一旦有哪家企业遭遇了此类诉讼,与这家企业特质类似的一群企业就成为这些律师的关注对象。”  专业人士就曾预言,即使目前中国公司股价暴跌,无人提起诉讼,但18个月之后就可能面临诉讼了,因为《1933年证券法》、《1934年证券交易法》有不同的追诉期,一般2美高梅6s登录 ,~5年。除了联邦法的追诉,有的州的地方法也有5~6年不等的追诉期。  事实上,在2007年和2010年对中国公司的看空潮中,分别就有11家和15家公司被诉。  中国企业自身问题:  成为做空“把柄”  按照美国证监会在调查中的表述,中国企业在以反向并购方式上市过程中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往往是美国市场上的中小事务所,由于收费较低,其业务往往还是由这些中小事务所转包给中国市场上那些根本不具备美国上市审计资格的事务所来完成的,这会导致上市文件存在财务瑕疵。  同时,律师也告诉记者,在近几年美国机构针对中国企业发起的做空潮中,很多都集中在反向收购领域,就是因为企业通过反向收购的方式上市,不但时间短,而且需要的资料门槛不高。但这也恰恰成了中国企业出现问题最多的地方。  “部分市场投资者和律师审查公司提交给SEC的财务报表、中国税务报表、中国工商报表,寻找其中陈述方面的差异,然后建立做空头寸,通过这种经营模式从中获利。”
达信中国高级副总裁、财务及专业责任险负责人魏钢告诉记者。  “不当描述是中国企业面对的主要问题。”魏钢说。而Matthew则告诉记者,股票的内幕交易、审计师有问题、财务报表的虚假陈述、给SEC报告中的不实陈述等,都是引发做空潮后证券集体诉讼的重要问题。  那么,对于这些做空机构来说,问题到底是如何发现的呢?  早些时候,市场人士认为,对冲基金会先收集公开资料,聘请专业分析师进行分析,把发现的问题披露给媒体,提出质疑。上市公司如果认为这是不对的,便可以第一时间进行无可辩驳的澄清,但如果做不到这点,做空的机会就出现了。  然而,随着今年3月份龙昌会计师事务所举报客户造假事件出现之后,人们开始将目光对准了这些曾经服务中国企业上市的中介机构,一些人甚至怀疑这些机构在赚取中国企业在上市过程中的利润之后,转而开始利用其掌握的信息在做空潮中博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