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杰:通胀短期难结束 将推动企业创新

美高梅官方网址,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产业结构,什么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抓手?收入分配改革,企业税收调整,对于那部分相对弱势的群体,决策者又该如何调动财税手段,公平有效地进行资源分配?就这些问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魏杰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  以收入分配为切入点  《中国经营报》:2011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重点任务都有什么?  魏杰:一个是转变增长方式,从原来出口导向和投资拉动的增长方式,转到消费支撑的增长方式,启动内需市场是“十二五”一个重要的话题,也是首要任务;另外就是产业结构的调整,转向现代制造业为主,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服务业等。  《中国经营报》:转变增长方式和调整产业结构也是长期以来的重点议题,其实现路径是什么?  魏杰:最重要的还是以收入分配为切入点,想办法提高居民收入。居民收入提高,才能拉动消费;消费提高,消费、投资、出口的结构就会发生变化,才能转变增长方式;产业结构也会得以调整,这都是一体的,所以说收入分配改革是“十二五”的重中之重。收入分配不调整,转变方式和调结构都无从谈起。  居民收入增加无非有两个途径,一个是国家应该拿出一系列政策进行减税、退税,提高个税起征点;第二个方面是企业也要适当让利,在利润中多给劳动者提高收入,国家和企业要两方面努力才行。但是必须要政府先行,企业才能跟进。  财政让利先行  《中国经营报》:你刚才提到了企业让利,之前你也提出,中小企业的税负已经过于沉重,在这种情况下,收入分配的问题如何解决?  魏杰:正由于这一点,所以我不赞成为了提高居民收入先从利润和劳动收入这块动手,我是主张先从再分配——国家财政收入和居民收入这个关系上动手,就是要加大财政让利的幅度。在西方国家的财政支出里面,60%以上是用于三个方面:医疗,教育,社会保障。这种财政制度就是有利于提高居民收入的。我们目前的财政支出上,用于以上三方面不到30%。  另一方面中小企业的压力大,一方面缘于税收,另一方面来自于给劳动者提供的五项保障金。因此,如果国家在社会保障上增加财政支持的话,那么企业的压力就会相应减少,而居民收入也得以保证。  收入分配是未来一个重要的话题,我认为财政支出调整是一个重要的途径,2011年用于医疗、教育和社会保障三方面的财政支出应该占到40%以上。  《中国经营报》:你是企业研究的专家,中国的中小企业过去的发展机遇在于劳动力成本、资源成本较低,如今随着这些优势的消失,中小企业的生存问题如何解决?  魏杰:政府要考虑到人口红利消失之后的中小企业困难,加大减税的力度;另一方面,中小企业也要积极自救,增强技术含量和管理效益的能力。  因此,在今年的两会上,我最关注的话题之一就是结构调整上国家有没有一些大的动作出来,比如未来实行差别性税收和差别性利率等。因为只有“差别化”,对不同的产业有不同的政策导向;对不同类型的企业有不同的鼓励和限制措施,才能真正解决不同群体所面临的问题,也能更好地解决结构调整的问题。  货币紧缩不会出现  《中国经营报》:如今中国经济也面临着巨大的通胀压力,这种情况会持续多长时间?紧缩的货币政策是否会出现?  魏杰:目前的通胀压力很大,而且解决这个问题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这轮通胀主要是由于2009、2010两年货币多发,这种影响需要慢慢稀释、控制下来,现在搞的价格管制、限购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两年时间形成的货币多发的影响,也要两年的时间才能淡化下来,价格迅速降下来反倒会出问题。  政策调控现在也是进退两难。本来通胀这么高,应该收紧货币,实行紧缩性的货币政策,但是如此又会导致增长速度的下滑。目前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都出了问题,出口环境由于美国和欧盟不断的贸易摩擦而更加恶化;4万亿的大投资也刚刚过去;而原来几个核心的消费,如房子、汽车也都限购了。所以我估计6月份之后,经济增速会往下掉,为了保证速度,货币则又可能放开了。因此,不仅货币紧缩的政策不会出现,目前稳健的货币政策都守不住,很可能是稳健偏松。  “BMW中经智库”是由中国经营报社携手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于2010年联合创办,由国内外经济金融、国际问题、社会政法、文史哲等领域专家组成,为中国企业和地方政府提供最佳理论、策略、方法、思想支持的公共研究及服务机构,2011年3月3日,“前瞻‘十二五’暨‘BMW中经智库’”成立仪式将在北京举行。  2月28日起,本报官方微博将推出“两会”微博系列报道,用多个栏目播报“两会”相关情况,敬请关注。  网址为:

今年以来,中小企业“倒闭潮”危机在长三角、珠三角此起彼伏,不少人都把企业倒闭原因归结为信贷紧缩。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企业倒闭不一定是因为紧缩导致。他判断,此轮通胀短期之内不会结束,危机或将逼迫中小企业完成自身的体制创新。  中小企业要更加重视宏观经济走势  《中国经营报》:最近不少地方反映出现了中小企业“倒闭潮”,我们在调查中发现,不少企业是因为多元化扩张,有的则是自身盈利能力不足等原因导致其在信贷紧缩时出现了问题,你怎么看?  魏杰:融资难每一次出现的时候都是国家实行紧缩的时候。一到货币紧缩企业倒闭现象就比较多,因此大家都把这个原因归结于货币紧张,其实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融资难的产生,并不一定是因为(货币)紧缩,货币紧缩了,企业倒闭了,现象是吻合,但企业的倒闭并不一定是因为紧缩而引起,这个要详细分析。  一般来说,企业在紧缩时导致资金链紧张与企业规模的盲目扩张和多元化有关。一些中小企业都想变成大企业,就不可能不扩张,同时在经营上作为一种创新,需要选择新的产业方向,这两件事有一种惯性。这种惯性在货币宽松的时候显现不出来,一旦货币政策收缩,这个问题就显现出来了。  这提醒我们,中小企业对宏观环境的判断很重要。宏观环境是时刻处于波动状态的,企业扩张状态和宏观波动状态要吻合才行。不能在紧缩的时候还在进行规模扩张,在货币收缩的时候如果规模扩张还没完成,和宏观环境没有吻合而撞车了,这是企业本身的问题。  第二个原因是企业自身的体制问题。中小企业过于依赖银行,较少进行融资渠道的创新。在信贷紧缩时,他们认为货币很少,但实际上市场上的货币很多,但资金流不到企业去,融不到资金是因为企业没有创新的融资途径。这样的结果是,一旦货币紧缩,中小企业就承受不住。  当然,金融体制也有问题。中小企业的信用度不高,导致的结果是银行有钱也不会贷给它,因为一些中小企业没有可担保抵押的东西,甚至有些连财务报表都没有,这是企业自身的原因。这也提醒一些中小企业,要将自己打造为一个有信用度的企业,也要进行融资渠道的自我创新。  企业体制创新的重点在于降低成本  《中国经营报》:你谈到中小企业必须更加重视外部宏观环境,那你对下半年或者未来两三年的经济走势是怎么看的?  魏杰:下半年通胀肯定还会加剧,短时期之内不会有太大的缓解。通胀分两种,一种是需求拉动,这主要是货币太多了,需求很旺盛;另外一种是成本推动,成本上升快通胀就厉害。目前中国经济是需求拉动和成本推动两者都存在。但是首先是需求拉动,市场上的货币实在是太多了,在需求拉动很厉害之际,货币发出来就转变为储蓄和收入,进一步推动成本上涨,企业生产成本很高。对于中央来说,收缩流动性,则企业融资成本就会上升,进而很快导致劳动力成本上升,原材料价格上升,进一步推动了成本上涨。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既面临融资成本上涨,又面临成本上涨,所以短时间内通胀是不可能结束的,我估计没有两三年通胀是消化不了的。一是因为依靠货币政策,只对解决需求拉动的通胀有意义,解决成本通胀要靠减税,但现在没有减税空间,因为政府不愿意减,政府有财政赤字,还在大规模投资,没有减税空间。  《中国经营报》:在这种宏观经济环境并不太乐观的背景下,中小企业具体应该如何应对?  魏杰:企业必须要进行体制创新,体制创新的重点在于降低成本,成本必须加速下降,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企业是生存不了的。体制创新是非常困难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经济增长速度开始下滑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