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议调控 政府当转型

民建中央为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准备的33份提案当中,超过2/3与宏观调控有关。  有如“十二五”规划势必成为全国两会无法躲避的热点议题一样,在即将开局的“十二五”规划中如何完善和改进政府的宏观调控手段及技术,亦是难以绕开的话题。过去一年伴随中国经济生活左右的宏观调控,正从细枝末节影响和改变着人们的生活。  在全国两会召开前,不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思考:即如何将政府对经济发展的引导与行政权力的干涉区分开来、“十二五”期间如何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以及厘清行政权力与经济运行的边界,将对中国经济在下一个五年中能否实现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起到关键作用。  提案聚焦价格  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央行公布的一组调查数据显示,74%的受访者认为当前物价水平“高,难以接受”,与此关联的同一组调查的结果则更显示,居民对价格水平的满意程度创下最近11年以来的新低。  尽管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CPI涨幅为4.9%,还未达到外界普遍认为的5%的警戒线,但是,民建中央还是将“价格”作为了自己参政议政的突破口。  蔡玲是民建中央调研部部长,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全国政协委员。她告诉记者,今年民建中央的33份提案中的绝大部分,将围绕与普通民众密切相关的经济生活展开,其中价格是为核心,具体涉及到稳定物价、住房保障等方面的具体问题。  “如果说,人的体检有‘三高’,那么对我国宏观经济进行体检,也有‘三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说,当前,高物价、高房价、高成本成为最引人瞩目的3个关键词。  辜胜阻认为,居民生活成本和企业生产成本存在紧密相关的传导机制,高房价、高物价和高成本陷入不良循环,对当前我国宏观调控带来巨大的考验。  “高房价、高物价不仅影响我国居民的生活质量,抬升了居民的生活成本,而且会形成工资水平上升的压力,进而导致企业生产成本提高。另一方面,由于劳动力、原材料、资金、土地、资源环境等方面的成本不断上升,以及汇率风险加剧等多重因素共同推动企业生产成本上涨,高成本反过来又带动产业链相关产品和服务价格上升,进一步提升消费者生活成本。”他说。  蔡玲则表示,对于价格问题,民建中央建议,发挥财税政策的激励功能,政府既要通过减税、减费等方式减轻企业面临的成本上涨压力,又需要帮助企业通过转型、升级应对和化解高成本。  调控手段之争  价格仅是表象,隐藏在价格背后的宏观调控手段的丰富性以及科学性问题,是两会委员、代表关注的焦点。  秦晓便是其中之一。这位曾任招商局集团董事长的全国政协委员告诉记者,在今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他将提交一份提案,这份提案的主题是关于加快利率市场化。而围绕这一议题,秦晓希望未来在“十二五”规划执行期间,政府能够减少行政性、强迫式的调控手段,增强宏观调控手段的丰富性和科学性,更多地从制度、机制方面着力。

CPI——作为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它不仅仅是统计学上的数字、经济学上的指标,更是牵动百姓“钱袋子”的民生话题。去年以来,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持续上涨,去年11月突破5%关口,创28个月新高。虽然去年12月份CPI涨幅有所回落,但今年1月份又有所反弹。

推荐阅读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部署今年的工作,第一条就是保持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温家宝总理指出,要把稳定物价总水平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充分发挥我国主要工业品总体供大于求、粮食库存充裕、外汇储备较多等有利条件,努力消除输入性、结构性通胀因素的不利影响,消化要素成本上涨压力,正确引导市场预期,坚持抑制价格上涨势头。

美高梅官方网址,两会委员、代表和业内专家纷纷表示,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完整描绘出了抑制通胀的路线图。

输入型和成本型通胀同时来袭

回顾2010年,“蒜你狠”、“豆你玩”等网络词汇的流行,反映出百姓对于物价上涨的无奈心态。关于本轮通胀的原因,目前有几种不同的观点。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认为,当前的中国经济较为重要的问题就是通货膨胀的压力。但是,这是一个新问题,现在承受的通胀压力,主要是来自于成本推进型的通货膨胀。他认为,成本推进型的通货膨胀主要由四种原因造成:首先是原材料短缺价格上涨,其次是农产品供不应求引起整个成本上升,此外劳动力成本上升也引起物价上涨,最后是土地价格和房产价格上升。除了成本推动的因素,还有需求拉动的因素,交织在一起。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刘克崮则认为,目前的通胀态势主要属于输入型通胀,是内外因素双重作用的结果。内因有两个:一是货币投放多了。自“入世”以来,我国国际收支经常项下和资本项下长期大幅“双顺差”,导致“外汇占款”不断增加、人民币持续投放;2008年末至2010年上半年,为应对金融危机、拉动经济增长,国内信贷投放过猛。二是生产成本升了。进入2010年以来,劳动力成本显著提高。外因是美国的持续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在美国经济尚未完全走出萧条、市场需求有限的情况下,美联储继2008年11月和2010年11月两次向市场注入一万多亿美元“流动性”,通过“热钱”涌入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两条渠道,迅速造成我国的输入型和成本型通胀压力。

通胀预期比通胀本身更可怕

通胀虽然令人担忧,但是,通胀预期往往比通胀本身更可怕。

全国人大代表、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曾经撰文指出,心理预期是影响通货膨胀的主要非经济因素,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他认为,通胀预期能够改变消费者和投资者的市场行为,引导市场供求关系发生重大变化,加剧通胀。一旦消费者和投资者形成强烈的通胀预期,就会改变消费和投资行为,造成通胀螺旋式的上升。

经济界专家们也纷纷指出,通胀预期主要通过两条路径推升通胀压力:一是从投资需求的角度,投资者的通胀预期会使其扩大投资,推动资产价格上涨,进而通过成本渠道影响最终消费品和服务的价格。二是从消费需求的角度,消费者的通胀预期会增加消费,消费需求的冲击引起物价上行。可以看出,通胀预期与通胀之间存在自增强效应和放大效应,通胀预期通过传导机制增强通胀的压力,而物价的大幅上涨又会进一步放大通胀预期,加剧通胀上行压力。

辜胜阻指出,回顾历史,2007年的股票市场猛涨和近年来房地产价格的大幅上扬,都是通胀预期推动价格飙升的具体案例。同时,通胀预期可能引发、加剧经济波动,引起人们内心恐慌,影响城乡居民,特别是中低收入居民的正常生活。这是因为不同地区、不同群体的风险承受能力不同,人们对物价上涨的容忍度也具有结构性差异。

换句话说,要想战胜通胀,首先要从心理上战胜通胀预期。

4%的控制目标如何实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