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春节假期突显中国民工潮转向

算下来,老陈夫妇已经在广东中山做清洁工17年有余。夫妻俩的工资从上世纪90年代的每人每月四五百元,涨到现在的八九百元。  十多年来,夫妻俩工资增长的速度极为缓慢。这与近期外界传说的工资动不动就增加了40%~50%,甚至成倍的增长,形成明显的反差。  中山大学公共事务调查中心的报告认为,农民工家庭总收入增加的同时,各项支出亦同时显著增加,由2008年的700.21元增加到今年的981.75元,增长近35%。也就是说,农民工的工资收入增加,基本上被生活成本不断上升所吞噬。  消失的“意外收获”  老陈夫妇是典型的第一代农民工。文化程度低、缺乏技术,曾经年轻力壮但如今越来越老弱多病,上头还有年迈的老人。  刚到广东时,夫妇俩的工资加起来接近1000元,这在当时算是比较“富有”的。那时,夫妻俩还不用自己租房子,这些钱差不多就是纯收入了。工作之余,老陈夫妇还能从当地的街坊那里拣回许多废旧的电器来卖,这块儿收入尽管不稳定,但往往有不少“意外收获”。  工资虽在一年年的小步上升,但夫妻俩却感觉日子一年不如一年。除了物价在上涨,他们还发现,当地的街坊再也不像过去那样大方地把废旧家电扔到外边,而是自己留起来卖。老陈由此感觉,当地的普通百姓甚至不比10年前那么有钱了。  拣破烂的“意外收获”在不断减少,为了尽可能让“小日子”维持如前,老陈开始另谋出路。身边有一些老乡开始在下班时间踩人力车,虽辛苦一点,但每月也能挣上千元左右。  前几个月,夫妻俩的工资又有了一次小幅调整,分别加了150元左右,但扣除最近才上的社保费,实际增加入袋的只有100元。现在两个人的家庭总收入接近2000元。  物价在上涨,包括房租在内的平均每日支出也在上升。过去夫妻俩不到30元能过上一天,现在50元都不够花。如今,夫妻俩每月只能余下400~500元。两个儿子在西部的一个城市打工,要是儿子那边有点什么事要去看一下,夫妇俩要为买火车票下很大的决心。  老陈的村里有十来个人也像他一样在中山市做清洁工。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遭遇是珠三角农民工,尤其是第一代农民工的生存现实。  劳工薪水“补偿性”普涨  2010年5月,中山市的最低工资标准从前两年的770元涨到了920元;更早的2007年与2006年,此间的最低工资标准为690元;而在2005年之前,这个数字为450元。与此同时,广东乃至全国主要经济发达地区都纷纷调高了最低工资标准。  自今年春节以来,珠三角遭遇的劳工荒紧缺程度超过历史任何时期。用工荒以及与之相伴的停工潮所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工人一改过去缺乏议价能力的窘境,从而获得劳动力价格上涨。外界通常会把这种“补偿性”的增长视为劳动力价格的上升。

1月28日电(记者 James
Pomfret)—中国的火车站和机场人潮滚滚。在千百万踏上返乡过年行程的打工者中,很多人都打算年後不再回来了。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1

2011年1月24日,广东东莞火车东站外的农民工。REUTERS/Bobby Yip

在过去一年里,中国沿海制造业重地爆发劳工风波,导致一些企业把工厂迁至劳工成本更低的内陆地区,或者干脆迁出中国。

例如,高端皮具品牌CoachCOH.N本周就表示,将逐渐削减在中国的手袋和钱包生产规模,将生产基地转移至越南和印度等成本更低的国家。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有越来越多的外来打工者想在春节後留在农村老家。有些人则会跟随公司迁移的脚步,转战内陆地区。

在广东东莞火车东站如潮的人流中,一名来自江西的打工者何英康说:“我不会回来了。我想在更靠近老家的地方找个工厂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