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市寻机:大消费、新能源受青睐

从7月2日至8月9日,上证指数由底部反弹300点,幅度达12.58%。但仅8月10日,指数一天下跌77.26点,跌幅达2.89%。这是否意味着反弹行情接近尾声?市场曾一致预期经济数据下滑,政策将在9月放松,但随着通胀预期的升温,这一预期是否将会改变?围绕这些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景顺长城投资总监王鹏辉、诺安基金投资总监、诺安主题精选拟任基金经理杨谷、中银基金研究总监、中银价值拟任基金经理张发余。  估值修复行情结束  《中国经营报》:如何看待7月以来的这轮反弹行情,是延续反弹,还是演绎为反转?  王鹏辉:7月以来的这轮反弹是估值修复行情。如果仅仅看估值修复,市场的反弹幅度已经差不多了。但这不代表反弹行情已经结束,后面还要看企业盈利的情况。如果银行地产等周期性行业的盈利上调,反弹行情可能还会延续。另外,进入下半年,大家开始用2011年的业绩预期来衡量估值,市场可能再次找到未来三至六个月的中枢位置。但总体来看,下半年市场没有趋势性的行情,政策上也不具备大涨大跌的触动因素。  杨谷:7月以来的市场表现只是前期大幅下跌的报复性反弹,整个市场震荡寻底的趋势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估值是压制市场上涨的一个因素。剔除银行、煤炭、地产等传统行业,整个市场的估值还是比较高。下半年,我们可能看到房地产对市场形成的压力,它主要表现在房价比较高,需要通过房价的下跌或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来缓解这种压力。但不管是哪种方式,目前的通胀水平不低,对经济的压力比较大。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市场还是会缺乏中长线的投资机会,这是市场比较大的压力。  张发余:7月以来,市场持续反弹主要是建立在市场对政策宽松预期、市场流动性改善以及中报业绩促进估值整体修复要求等诸多有利因素基础之上。随着管理层关于政策的分歧逐渐弥合,流动性得到缓解,市场已进入可投资区域,将迎接短期反弹,但是整个市场反转的条件还不具备,仍需要反复筑底过程。在反转条件尚不具备的背景下,短期,我们看好周期性行业,中长期则关注政策“调结构”的方向。  预期政策会微调  《中国经营报》:通胀预期加强,对政策放松的预期是否改变?是否会做抗通胀主题配置?  杨谷:2010年整体是过渡年,经济目前靠政策刺激走强并出现资产泡沫,后面政策会逐步退出,也许退出的过程曲折而缓慢,但方向是确定的。近期政策逐步进入观察期,利空政策继续推出的可能性不大。我认为,影响大盘未来走势的主要因素不再是政策,而是经济放缓的程度。整个经济数据恶化,企业的盈利可能会在三季度下滑,会对市场产生压力。未来宏观经济如果出现不好的数据,则政策会稍微松动,这可以视为大盘见底的指标。但如果政策力度不够,三季度市场可能很难出现大幅度反弹。除此之外,汽车行业和地产行业的去库存,会带动整个产业链有个去库存的过程,这也是影响整体指数走势的关键因素。  张发余:现在市场的共识比较一致,即政策继续收紧的可能性降低,同时政策会做一些微调。  王鹏辉:我会寻找一些受益通胀、或者是和通胀不太相关的品种,不会去配置通胀中受损的品种。农产品是直接受益通胀的品种,但相关领域里质地优秀的上市公司较少,可选择性较小。我会更关注消费品和新兴产业。如果出现通胀,消费领域里有不少很好的标的可以回避通胀压力甚至在通胀中受益,比如白酒,通胀一来,价格还可以上涨。又如服装行业,通胀来了,服装价格显得便宜,还可以涨价。这两个行业考虑其盈利时,可以不考虑通胀的变化。但在看传统行业时,就要考虑通胀的因素。  寻找超预期个股  《中国经营报》:三季度将采取什么样的投资策略?  王鹏辉:我认为市场未来会进入一个平台阶段,它类似于2009年9月至2010年3月的行情,系统性风险已经降低,市场看不到明确方向,但个股行情很活跃,一些行业趋势好、盈利增长明确有超预期可能的个股有机会。我的配置方向还是大消费和新兴产业。从产业盈利角度,这两个行业趋势向好,增长快或盈利稳定,会产生一批增长强劲的企业。从这里选择高增长的股票概率更高。估值方面,虽然它们相对于金融地产的溢价比过去更高,但这是因为金融地产的估值下降,并非是这两者的估值大幅提升,它们的估值仍然可以接受。  杨谷:我们目前还是采取相对保守的投资策略,需要继续观察经济数据和政策的方向再作调整。从行业配置来看,我们会继续寻找与转型相关的新兴行业、节能环保等,但这些属于前期准备工作,因为这些品种目前的估值比较贵,目前还处于一个找股票的阶段,需要等待更好的买入时点。而传统行业方面,地产、银行股估值已经很低,泡沫较少,但这个市场可能有时候便宜的股票会更便宜,也许要等待整个政策和经济明朗化,才可能会有转机。  张发余:在经济周期不同阶段,各类资产收益表现有明显差异,我们将根据经济周期调整资产配置,通过不同周期阶段的大类资产配置变化来提高收益水平,优先选择收益高的资产类别;我们中长期看好中国经济和内需消费行业以及新产业。在投资策略上,既会关注周期性蓝筹的估值修复,也会把握大消费和新兴产业等经济增长转型中的优势行业。

美高梅6s登录,  王艳伟

  金融、地产一直是基金的必配品种,而景顺长城基金公司投资总监王鹏辉所管理的景顺内需增长和内需增长贰号却在今年以来对这两个行业维持了零配置。对此,王鹏辉日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记者采访时表示,存在增长瓶颈的传统行业并不适用跌多必涨的逻辑,要想业绩跑赢同行,就必须在消费品和新兴产业里精挑个股。

  在消费品和新兴产业里精选个股

  《财商》:你所管理的景顺内需增长和内需增长贰号的一季报和二季报显示,对金融和地产两个行业都是零配置,这在公募基金里是比较少见的。你对这两个行业怎么看?

  王鹏辉:金融、地产为代表的传统行业长期来看比较平淡,缺乏惊喜。比如银行,推动银行业绩增长的三个主要因素是:资产规模、息差和信用成本。逐一分析来看,银行在当前的政策环境下,扩张速度不会有超预期的表现;宏观经济表现平淡,净息差上升空间不大;经过去年和今年的大规模放贷,信用成本维持在低位,继续下降空间不大。总而言之,银行股盈利增长超预期的概率较低。当然,银行的估值便宜,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吸引力,不过我个人的看法是,在没有看到新一轮盈利增长周期的状况下,便宜不代表有大幅上涨的机会。

  地产方面,房地产价格已经处于高位,短期内再大幅攀升的可能性很低,高房价也抑制了成交量,短期内成交量大幅攀升的可能性也很低。所以行业整体的系统性机会较少,可能有触底反弹的短期机会。

  其实不仅仅是金融、地产,以此为代表的整个传统行业,包括煤炭、钢铁、有色等,都存在增长瓶颈问题。我觉得传统行业不适用跌多必涨的逻辑,由于成长性有限,带来的想象空间也有限,表现平淡。长期来看,依靠配置金融、地产为代表的传统行业来获取超额收益的空间有限。

  《财商》:季报还表现出你的一个配置特色,似乎是以小盘股居多,你对小盘股比较偏好吗?

  王鹏辉:我对大小盘股没有实质上的偏好差别,只是因为大盘股多在传统行业,如果说传统行业不能带来惊喜而减少对这些领域的配置,那么大盘股也就相应配置得少;而新兴产业以中小盘股票居多,所以在配置上会表现得配小盘股多一些。

  事实上,选股还是侧重于盈利增长。在趋势好的行业里选盈利增长动力强劲的股票。我看好一些民营企业。民企有比较灵活的激励机制和治理结构,因此拥有较强的创新动力和管理能力。当然,股票最终能不能走强,核心问题仍然是业绩能不能增长,能不能超预期增长。无论在什么市场状况下,盈利增长都是非常重要的。

  《财商》:从行业上讲,你的配置重点是什么?

  王鹏辉:选股票一方面要看行业趋势,另一方面要看个股盈利预期。我配置的主要是新兴产业和消费品,未来这两个领域会有很大的概率产生一批增长强劲的股票,因为整个行业的趋势向好、增长快、盈利稳定。消费品收入增长比较稳定,只要稍微超预期,股价就会走得很好;市场对新兴产业的预期比较高,高估值也可以接受。真正因为好而贵的企业,轻易不会变便宜。

  不过还是需要精挑个股。比如前期大盘调整时,有一批消费品是跟着跌了不少,但很快就涨回去了,还有一批是根本没跌,而且还不断创新高,另外还有一批是跌下去了,也涨不起来。所以一定要找到盈利增长动力强劲的股票。

  《财商》:具体一点,在消费品里面还有哪些你很看好的细分行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