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推进国有资本优化重组 十万亿资产或入市

自年初以来,股票市场最低探至2319点,尽管政策不断向资本市场吹暖风,但市场依旧羸弱。并且,市场的多变走势,以及近期我们所遭遇到的市况,最为令人不安。  事实上,当前资本市场的主力军——国企以及国有资本的经营状况是最近8年以来最好的一年。  据国资委的数据,自2002年到2009年,央企的资产总额从7.13万亿元增加到21万亿元,年均增长16.74%;营业收入从3.36万亿元增加到12.63万亿元,年均增长20.8%;实现利润从2405亿元增加到8151亿元,年均增长19%;合计上缴税金5.4万亿元。  与此同时,不少央企资产总额也上了一个新台阶。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央企资产总额超过千亿的企业有53家,营业收入超过千亿的企业有38家,实现利润超过百亿的企业有13家。  国有资产整合过程中的难点到底何在?  难点之一,由于近年来土地价值的迅速升值(某些特殊的地块,升值幅度,超过100多倍)。此前大批被低估的国企和央企通过资产整合,分离了这部分资产,来吸引PE或股权投资者的关注。  国资整合的关键是,产业资本不要在整合的过程中丧失掉本身可以腾挪的经营空间与弹性,如果企业资产整合是以退出生产与制造流程为其代价,那么,未来国资的产业结构未必向好,反而向坏。  难点之二,国有资本的主体部分,主要是近年以来,在宏观因素超强烈的支持之下,依靠行业垄断、或国家对于市场价格的管制行为而发展起来的,缺乏进行独立经营的传统。当然,并不排除其中大多数国企具备竞争优势,但是若与其巨大的股票市值相比仍显得稚嫩。  严格地说,中国股票市场没有真正的估值下限,因为目前多数公司股价高估太多。而股市高估的根源恰恰是因为国有资本权重过高,以及国家权力部门具有压倒性的影响力。这些使得通过市场方式所完成的国有资产整合也很难具备足够的安全边际。  难点之三,在国资整合的过程中,政府主导的倾向仍然过于强烈。如果说,基于政府交易原则的国有资产整合能为投资带来足够显著的收益空间,那么,这事实上就是对资本市场估值系统极其无情的嘲笑。  在我国的资本市场,长期的股票供给失配令市场估值忽高忽低,以至于股票市场在通胀年代(比如1994年,当时存款利率20%)不少股票价格跌去九成之多,市场的PE值跌到了5倍上下。此后数年之中,股权融资市场受到挤压,股票几乎无法发行。  如果我们把资本市场看做为经济发展的一个主体力量,那么,我们本应为其提供更多的、基于原始股权的、最有价值的投资机会,而非对于劣质资产,进行过度的整合(如此只能补充市场的趋势机会,赌风大行,无益于市场的长期稳定与发展)。  难点之四,市场经济机制的优点在于,它能使在同等质量标准下,曾经由高成本市场生产的产品逐步转向由更低成本的市场完成。而目前的国有资产整合的政策思路,其所造成的后果,却有可能是进一步挤压民营企业的市场生存空间。  须知,民间产业资本在本轮调控之中丧失的是本身可以腾挪的空间与经营的弹性,大批企业被迫退出生产与制造流程,就业形势不容乐观。未来几年,不利于民营企业产业扩张的环境趋向恶化。如此发展下去,新一轮的国资整合之后,我们所要面临的生产与产业结构反而向坏?  难点之五,近期,海外一直都有对于我国投资环境是否正在“恶化”、“宏观调控过于频繁”、“资产价格泡沫”等方面的强烈质疑。  从长远看问题,配合本轮国有资产的整合趋势,进一步放松商品价格管制、促进税收征管的制度创新,已经刻不容缓——假如没有这些,就不会有到位的宏观调控。经济发展的目标,是增进人民福祉,因此,国有资产整合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固然重要,但其目的,应是让更多的基础产业(特别是其他民营企业)能够生存下来,进而发展壮大,而不是听任他们在国企扩张的态势之下,成批次地退出市场。

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主要通过划拨现有商业类国有企业的国有股权,以及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注资组建。或选择具备一定条件的国有独资企业集团改组设立。

——《国务院关于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

11月4日,《国务院关于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对外公布。国务院要求,推进国有资本优化重组。清理退出一批、重组整合一批、创新发展一批国有企业,建立健全优胜劣汰市场化退出机制,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和化解过剩产能,处置低效无效资产。

更注重财务投资和收益回报

上述《意见》提出,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主要通过划拨现有商业类国有企业的国有股权,以及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注资组建。或选择具备一定条件的国有独资企业集团改组设立,以服务国家战略、提升产业竞争力为主要目标,在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通过开展投资融资、产业培育和资本整合等,推动产业集聚和转型升级,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

以往,国资委[微博]作为国有资产监管机构,对国有企业的各项事务,包括经营业绩、人事变动、资本运作等都进行着管理。既当裁判员、又当教练员,不断被外界质疑。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过去的国资委[微博]既不像政府,也不像企业和股东。现在要建立的投资经营公司,像是一条隔离带,在国企和政府之间,以免政府手伸得太长,企业就可以真正成为市场独立主体。商业类的国企也就形成了三层的监管框架。

在新一轮国企改革中,监管方向从管资产变为管资本转变,新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管理方式将明显不同于国资委,也将更加注重财务投资和收益回报。

此次《意见》就要求,界定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与所出资企业关系。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对所出资企业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以出资额为限承担有限责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