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陆家嘴航运金融规模难以匹配上海港吞吐量

上海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这一目标虽然宏伟,但实现起来不容易。什么是国际航运中心?一般人想到的指标是航运量。2009年,上海港货物吞吐量完成5.92亿吨,同比增长1.8%;集装箱吞吐量完成2500.1万标准箱,全港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继续位居世界第一和第二位。不过,光靠箱量是难以撑起国际航运中心的。  国际航运中心离不开航运金融业务,世界著名的五大国际航运中心纽约、伦敦、东京、新加坡和香港,同时也都是著名国际金融中心。中远集运总经理孙家康对此深有感慨,他在浦西远洋大厦临江的办公室中接受媒体采访时,指着对岸陆家嘴金融中心的摩天高楼说:“2005-2008年间,我们订购了50多条集装箱船,但没有一条船是靠对岸的金融机构融资,最后只能全部通过海外融资。”  现在,中国本土的银行不懂如何做航运金融,而在华经营的外国银行又没有资格做。他认为,要建立国际航运中心,上海要走的路很长。目前,上海需要在三个关键领域取得突破——政策监管、人才和服务。据他估计,上海在航运金融、注册、保险、中介等方面的人才缺口,可达4万-5万人。按照孙家康的说法,如果不能发展航运金融,光靠吞吐量,那么上海也就是个航运吞吐中心,而成不了国际航运中心。

尽管国内首个航运和金融产业基地落户上海,但航运金融业的发展还面临很多制度难题。上海的航运保险、船舶租赁目前仍无法满足这个世界第一集装箱大港的需求。

与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声势浩大相比,如果不是业内人士,恐怕很多人都对上海正在同步进行的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深感陌生。2009年4月,国务院颁布第19号文件(《关于推进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距今已有5年,却鲜有扶持举措见诸报端。

美高梅官方网址,梳理政策后发现,2009年以后上海航运企业共接到了超过70个相关航运建设文件,多数只是转发中央的整体性框架意见,2013年以前很少有专门针对上海的落地细则。

2013年底,一直沉寂的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终于搭上了自贸区快车,上海本土政策开始“鼓点密集”,但关于航运、金融融合的重磅扶持政策仍是近乎空白——对照航运这个资本高度密集行业的国际惯例,似乎有些“脱轨”。

2014年10月14日,国内首个航运和金融产业基地在上海陆家嘴正式启动,吸引船舶租赁、航运保险等市场主体入驻,金融事业风生水起的陆家嘴开始了与航运产业的融合之旅。基地预计于2015年下半年投入使用。不过,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参与政策制定的智囊也都表示,航运金融的深度结合,还存在诸多单靠上海一己之力难以突破的体制性难题。

专家称陆家嘴航运金融规模难以匹配上海港吞吐量

“五年考”初见成效

2013年船舶险保费总量占全国四成

上海港公共集装箱和散杂货码头分布于近27公里的绵长海岸线上,集装箱码头集聚于洋山、外高桥和吴淞港区,散杂货码头则集中在罗泾、吴淞和龙吴港区。其中,龙吴港区属于黄浦区,罗泾和吴淞属于宝山区,洋山、外高桥则归浦东新区管辖。

从区位上看,外高桥距离金融行业密集蓬勃的陆家嘴只有不到20公里。据记者了解,浦东新区在航运金融方面的试水也的确起步最早,此次航运和金融产业基地“花落”陆家嘴被认为顺理成章。

“上海的航运金融并不是刚开始做,其实在上海‘十二五’金融发展规划里就谈到了要发展航运金融,因为只有寥寥数笔,外界也不够熟悉,但2009年以后,浦东新区、上海金融办、上海交通委一直很重视这块内容,在组织和体系上已经形成了规模。”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航运金融研究所常务副所长甘爱平坦言。

据悉,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是由上海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上海航运交易所、上海海事大学等单位共同发起,是上海政府制定航运政策的决策智囊之一。

甘爱平告诉记者,此次打造的航运和金融产业基地是一种园区形式,而这种业态在上海并不是新事物。记者了解到,在毗邻陆家嘴的洋泾地区,2013年就建有高端航运服务集聚区,现有航运及配套企业1600余家,包括世界著名航运市场——波罗的海交易所的分支机构等。

记者所获得的《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蓝皮书》(下称“蓝皮书”)上也注明,全国前十名的融资租赁企业中有三家落户陆家嘴,这三家企业航运业务占比都超过20%,陆家嘴集聚的保险公司中,专营船舶险的达到了32家,包括知名航运保险巨头劳埃德和美国保赔保险协会亚太区管理公司等。

“上海许多银行,浦发银行、交通银行等都专门拥有航运金融事业部,目前据我所知正式批准及正在申请的还有9家航运保险中心。”甘爱平透露。在她看来,上海航运金融的发展步伐并不算缓慢,比如上海地区2013年船舶险保费总量23.71亿元,已经占全国船舶险保费总量的44.29%。

大连海事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教授刘斌也
“声援”上海:“我觉得还是初见成效的,像之前马士基这样的国际航运巨头1.8万标准箱的大船首航绕过了香港和新加坡,直接选择了停泊上海。希腊、伦敦、德国的造船融资业务也在向陆家嘴转移。”

航运金融规模难以匹配上海港吞吐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