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财政改革派人物当选新总统

波兰总统选举第二轮决选尘埃落定,执政党公民纲领党候选人、现任议长科莫罗夫斯基击败前总理、法律与公正党主席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取代后者因飞机失事而遇难的孪生兄弟莱赫·卡钦斯基,成为新一任波兰总统。  由于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之前的呼声甚高,这样的结果多少让人有些意外,但事实上,这一切都是由波兰独特的选举制度造成的。  新总统将回归“象征元首”的传统  在采用普选制的共和制国家中,一般分为“总统制”和“议会制”两种,前者的总统拥有实权,既是国家元首,也是实际上的政府首脑,总理要么仅仅是“第一部长”是总统的助手,要么干脆像美国那样根本不设总理;后者则由总理组阁并掌握实权,总统徒是虚名,仅仅作为国家的象征、担任名义上的国家元首。通常情况下,实行总统制的国家,总统会由普选产生,而总理则是任命的。反之,实行议会制的国家,总统往往并非普选,而是由普选产生的议会议员推举。道理很简单,在普选制民主机制下,普选是权力的基石,谁由普选产生,谁就拥有更大的权力。  而波兰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例外:雅鲁泽尔斯基时代实行总统制,总统权力至高无上,但此时的总统却并非普选,而要由间接选举产生;雅鲁泽尔斯基下台后,波兰实际上采用了议会制,但总统反倒改成普选产生,这不是很滑稽吗?  出现这种怪异现象的原因,是波兰改制之初,雅鲁泽尔斯基惟恐总统普选会导致自己下台,又渴望总统制的权力,于是煞费苦心搞了个间接选举的总统制;改行议会制以后,波兰又受法国政治传统的影响,让总统也由普选产生,并刻意让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错开举行,让总统和总理任期不一致,从而让两个权力中心形成制约和牵制,这是为了避免出现专制主义的政府。  但如此一来问题就出现了:既然普选是权力的基石,如今议会是普选产生,总统也是普选产生,后者就势必不甘心做个“高级花瓶”,而要谋求自己的发言权。在同样实行这种“双普选”的法国,是将总理权力下降、并让总理和总统分工(总理主内政,总统主外交国防)来协调的,而波兰借鉴了分工制(总统主要发挥外事影响,内政由总理当家),但并没有降低总理的权力,在正常情况下,总统的一系列法定权力,如充当武装部队总司令、审查并批准议会法案等,都是象征性的。  然而正因为宪法上开了这么个象征性的口子,一旦总统“较真”,问题就麻烦了:2007年12月,现任总理图斯克所在的公民纲领党,击败了前任总理、此次落败的总统候选人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的法律与公正党,取得了组阁权,这样就出现了总统和总理不属于一个党的情况。前总统莱赫·卡钦斯基和图斯克政见迥异,对融入欧盟、改善波俄关系和实行政治经济改革等不感兴趣,多次“拿棒槌当针”否决议会和内阁的法案、提案,让总理推动的各项改革几乎裹足不前。  在本次选举前,波兰总统直选均没有一名候选人能在一轮选举中即获胜,本来由于雅罗斯瓦夫政治形象欠佳,人们普遍看好科莫罗夫斯基可以开单轮当选的先河,没想到突如其来的飞机失事,让失去孪生兄弟总统的雅罗斯瓦夫一下获得大量同情分,最终再次让波兰总统大选未能免俗地进入第二轮。  由于最终当选的科莫罗夫斯基和总理图斯克同属一个党,人们普遍认为,新总统将回归“象征元首”的传统,从而为图斯克的改革扫清障碍。  政坛依然难以消停  波兰议会分上下两院,上院100席,下院460席,均按选区选出,所不同的是,上院议席为各省均分(16个省每省6席,华沙2席,少数民族2席),下院则按人口摊派。波兰下院选举采用的是混合比例代表制,每个选区并非只有一个议员名额,各政党在每个选区不是推出一名候选人,而是一组候选人,选民要投两张票,一张选人,另一张选党。本选区的当选议员,就是“选人”票得票最多的几位,他们未必来自同一个党派。  460个议席中,391席以这种方式选出,但只有全国总得票率超过5%的政党才能获得入阁资格,而剩下的69席将按照得票比例,分摊给各入阁政党。这样做的目的,是确保一些有行政才能,却难以在选区内当选的人才可以入阁,因为只有议员才能当总理、部长。  这种制度的一个意外好处,是容易递补。此次飞机失事,众议员死亡15名,参议员3名,但需要补选的仅仅是3名参议员,众议员则只需从其选区同一政党的候选组中,找出得票最多的未当选候选人补上即可。  与之相反,总统就不得不提前选举,因为波兰没有设立副总统,而只能由下院议长代理,这位代总统恰好就是刚刚当选的科莫罗夫斯基,可以想象,如果不提前大选,这位“代理总统”就要迟半年才能“扶正”了。  尽管许多人都称,总统和总理终于变成同一个党派了,波兰政坛算是可以消停一阵了,但实际上并不然:2007年12月当选的现任议员、内阁,明年底就任期届满,面临解散和重新大选,一旦反对党上台,府院不同调的局面将再次出现。  法国最终通过改革并让总统、总理任期一致,解决了府院之争的问题,可波兰就很难这么做:这个曾经的社会主义国家,居然一直沿用着俄国统治期间通过的旧宪法,这部宪法已有200多年历史,仅次于美国1787宪法,是世界上仍然生效的第二古老宪法,如此深厚的传统根基,注定了波兰政治结构的任何调整,都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事。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1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7月4日,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承认选举失利。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 2
  7月4日,科莫罗夫斯基(右)在首都华沙竞选总部向支持者致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