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门兄弟”接盘 华夏基金被疑利益输送

2009年12月成立的华夏盛世精选基金,正在受到投资者的质疑。来自Wind数据显示,2010年初至6月9日,华夏盛世精选基金净值缩水12.41%,在该公司管理的27只基金中排名倒数第五。  与净值缩水相伴的是持有人对该基金涉嫌利益输送的质疑。  接盘吉林森工、太行水泥  4月27日,吉林森工(600189.SH)结束强势整理,股价展开跳水走势,短短16个交易日股价下跌27.3%。有投资者注意到,该股此前是华夏大盘精选中线参与的股票,2010年一季报撤出后,被华夏行业精选和华夏盛世精选增持。“难道华夏大盘逃命的时候,行业和盛世的基金经理不知道风险吗?”对于这种反常现象,一位投资者表示了自己的疑惑。  资料显示,华夏大盘基金介入吉林森工最早是在2009年一季度,当时持有250万股,2009年中报时持股增加至500.09万股,在这一过程中吉林森工股价从6元上涨至8.5元。此后,华夏大盘开始逐渐降低仓位,2009年底时持股降至300万股,至2010年一季度时已从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完全撤出。一个月后吉林森工股价暴跌。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对于华夏系基金来说应该是一次完美的投资操作。然而,细心的投资者却发现,就在2010年一季度华夏大盘撤出过程中,华夏行业精选和华夏盛世精选却逆势加仓,分别增持239.86万股和122.96万股,造成两只基金上千万元的损失。  华夏盛世精选选股慢半拍的例子并不止吉林森工一个,其在太行水泥(600553.SH)上的投资也被人诟病。2009年6月底,华夏大盘进驻太行水泥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持股1488万股,在随后的股价冲高回落过程中,王亚伟逐渐减持,3季度末减至1203万股。4季度时彻底从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退出,以当时第十大流通股东持股295万股计算,王亚伟减持规模至少在900万股以上。  与华夏大盘同时减仓的还有华夏红利基金,2009年第三季度末时持有823.57万股,年底时减至566.34万股。  同样,就在华夏大盘、华夏红利等同门基金纷纷减持太行水泥的时候,刚刚成立的华夏盛世却逆势增仓,从成立至年报截止日短短15个交易日,便建仓300万股并进入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这不是华夏盛世在接盘,方便华夏大盘基金和华夏红利基金出货吗?”面对华夏盛世怪异的投资行为,一位投资者在金融界网站的华夏基金吧里表示自己的怀疑。  大基金护盘,小基金做业绩  有投资者还发现,从2009年12月11日华夏盛世宣布成立到2010年1月29日止,仅35个交易日该基金的净值即由1元跌到0.922元,净值缩水率为7.8%,同期上证综指下跌8.14%。  “这期间华夏盛世基金正处在建仓阶段,难道身为华夏基金公司投资总监的华夏盛世股票基金经理刘文动就是如此“对市场做出准确判断”的?即使华夏盛世基金成立短短一个月即达到满仓,净值损失也不应如此之多。很明显,华夏基金公司和刘文动管理的华夏盛世基金存在着严重违背职业道德操守的行为和利益输送行为。”一位持有人质疑。  截止到6月9日,今年年初以来的业绩排名中,华夏基金公司股票型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和净值表现呈现明显的反比特征。号称“最牛基金经理”的王亚伟,管理华夏大盘精选和华夏策略精选两只基金,资产规模分别只有70.36亿元和28.76亿元,净值增长率达到-0.65%、1.68%。而投资总监刘文动所管理的三只基金——华夏盛世精选、华夏蓝筹核心、华夏优势增长的资产规模分别为179亿元、153亿元、153亿元,同期净值增长率分别为-12.41%、-11.94%、-7.32%。  对于这种负相关,业内认为有一定合理性,但不能排除为做业绩而在大小基金中进行利益输送的可能。  一位总部在上海的基金研究员认为,基金业内确实存在利用小规模基金刻意做业绩、打品牌的现象。他表示,小基金比较容易做出业绩,一方面是利用公司研究成果,优先投资有潜力的小盘股,而通常小盘股涨幅要大于大盘股;另一方面,在牛市中用其他基金的资金来拉抬小基金的重仓股,获得净值的高增长,而熊市中则为小基金接盘。  “不要小看熊市的接盘,在大家都不看好市场、成交量稀少的情况下,基金要出掉占5%流通盘的持仓,可能会引起股价10%以上的跌幅,而有同门基金接盘,这部分损失就可以避免,几只个股操作下来,净值增长率就会比其他基金高出不少。”他表示。  对于投资者的种种猜测,记者采访了华夏基金市场部总经理周林林。周林林表示:华夏基金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及监管部门规定,制定并落实执行各项公平交易制度和风险控制制度,不存在所谓“华夏盛世基金接其他华夏系的盘”等违规行为。依据基金每个季度末的公开披露信息,不能推断该基金在当季度内任何交易行为细节
有关论坛中的评价仅仅是不负责任的臆测。华夏基金旗下基金的每位基金经理均对自己管理的基金负责并根据自己的判断独立做出投资决策。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12日讯
近日,华夏基金(微博)管理公司发布公告称,旗下规模最大的两只基金——华夏盛世和沪深300指数更换基金经理,原基金经理刘文动离任。虽然刘文动所掌管的基金业绩不好是不争的事实,但另有业内人士指出,华夏的这两只大基金的操作一直和王亚伟掌管的小型基金成明显的反向关系,“华夏操作过的很多股票都是这样,王亚伟赚钱先走,华夏其他基金进去接盘”。这背后隐含的可能是华夏的“大”基金为其明星基金接盘从而拖累业绩的现象。

美高梅6s登录,  “大型”基金表现不佳 公司频“换将”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华夏基金连续对旗下9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做出了十余次调整,最“重大”的一次出现在3月2日,刚荣升公司副总经理不久的刘文动,退出了华夏盛世、华夏蓝筹和华夏优势增长三只基金的管理。

  据悉,刘文动挂帅的华夏盛世和沪深300都成立于2009年,当时其募资金额分别超过180亿和247亿,也是华夏旗下规模最大的两只基金。而截至2012年3月8日,华夏盛世的累计净值仅为0.759元,沪深300累计净值为0.757元,在华夏系基金的净值排名中位列倒数。

  据银行渠道人士向记者反映,相当部分的渠道经理和客户均对这两只基金的表现极为不满,认为华夏只关注王亚伟管理的小基金,忽视其他基金的业绩。

  另据晨星最新统计,截至3月10日,在今年以来短短43个交易日中,共有75只基金(剔除新成立基金,A/B/C级基金按1只统计)的基金经理发生变更。

  其中华夏基金以11只基金经理被更换而“拔得头筹”成为今年以来换将最多的基金公司。3月2日,华夏基金集中发布6个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华夏全球精选,增聘崔强,与周全、杨昌桁联合管理;中信现金优势,原基金经理李广云卸任,现任华夏亚债中国债券基金经理董元星接手;华夏中小板,解聘唐棕,交由方军一人执掌;华夏优势,原基金经理刘文动离任,巩怀志与罗泽萍两人共同管理;华夏盛世,原基金经理刘文动与张勇卸任,阳琨将独自执掌该基金;华夏蓝筹核心,原基金经理刘文动与杨泽辉离任,增聘陈兵与王怡欢联合执掌该基金。其实,早在今年1月份,华夏基金旗下5只基金就曾进行了基金经理增聘、调整工作。

  “一哥”基金继续领跑 市场怀疑背后另有玄机

  而据好买基金网统计,2007年1月1日起至2012年2月27日的业绩后发现,华夏基金旗下的华夏大盘精选、华夏红利、华夏收入和华夏回报四只基金的业绩排名分别为第1、第2、第7和第8位。其中王亚伟管理的华夏大盘精选以超过4倍的累计涨幅居于首位,比第二名华夏红利领先254.73%。

  对于同一基金公司中基金产品业绩相差如此悬殊,不得不让市场怀疑在这背后是否另有“玄机”。好买基金分析师曾令华就曾对记者表示,王亚伟旗下的基金能够有如此优秀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要得力于其对“重组股”的重用。

  在华夏大盘精选刚成立之时,其基金契约上已写明“基金股票资产的80%以上需投资于大型上市公司发行的股票”,但这只是一句空话,在此后的建仓中,华夏大盘主要“投资”的都是一些小盘股、题材股、特别是重组股,而很少会碰大盘股。

  公开信息显示,在重组方面,王亚伟先后重仓投资过*ST广厦、*ST昌河、胜利股份、吉林森工、天保基建、中航精机、海南高速、陕国投A、浙江阳光、中恒集团、浙江东日、国阳新能、峨眉山A、乐凯胶片等重组概念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