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富差距超过40倍逼近社会容忍红线

美高梅官方网址,新华社研究员近日撰文称中国社会收入分配存在四大失衡现象,包括政府积累财富的比重越来越大而个人收入占比越来越小;财富越来越向少数人集中而工农大众收入偏低;城乡收入差距不断拉大而农民消费严重不足;权力资本的暴利在扩大而中小企业普通民众的盈利空间被挤压。  文章称,收入分配四大失衡导致我国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社会矛盾愈加尖锐。我国基尼系数已从改革开放初的0.28上升到2007年的0.48,近两年不断上升,实际已超过了0.5,这是十分严重的信号。  该文章指出,贫富差距巨大不仅带来内需和消费不振,带来经济风险,还会造成普通大众的严重不满和社会秩序的震荡不稳,急需采取措施从根源施治。  看数据
中国人当真热爱储蓄?  政府存款vs
居民存款  央行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政府存款”项目下的资金额从1999年的1785亿元一路上升到2008年的16963.84亿元,猛增了9.5倍!政府预算内财政收入占G
D
P的比重从10.95%升至20.57%,若加上预算外收入、政府土地出让收入以及中央和地方国企每年的未分配利润,政府的大预算收入几乎占到了国民收入的30%。  据中国人民银行统计,2007年我国企业储蓄占国民收入的比重从10年前的12%上升到23%,而家庭储蓄所占比重却一直徘徊在20%左右。医疗及社会保障不到位,百姓的大量储蓄也不敢轻易花掉,从而导致居民消费能力受到严重抑制。  点评:按发达国家的理念,政府如果花不了那么多钱就不该收那么多税,百姓把钱交给政府是为了让政府把钱花到为百姓服务上。然而我国各级政府竟然存下了大笔存款,成了食利者。  劳动者报酬悬殊巨大  企业高管高薪vs
广大职工普薪  世界银行报告显示,美国是5%的人口掌握了60%的财富,而中国则是1%的家庭掌握了全国41.4%的财富。中国的财富集中度甚至远远超过了美国,成为全球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  中国最低工资是人均GDP的25%,世界平均值为58%;中国最低工资是平均工资的21%,世界平均值为50%;中国公务员工资是最低工资的6倍,世界平均值为2倍;中国国企高管工资是最低工资的98倍,世界平均值为5倍;中国行业工资差高达
3000%,世界平均值为70%。  全国总工会2010年4月发布的一个调研显示,我国的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中劳动者报酬占G
D
P的比重不断下降,而资本所有者和政府占比却大幅提高。从1997年到2007年,劳动者报酬占G
D P的比重从53 .4%下降到39 .74%;企业盈余占G D
P比重从21.23%上升到31.29%,而在发达国家,劳动者报酬占G D
P的比重大多在50%以上。  点评:新近发生职工罢工和流血事件的通化钢铁集团,据职工们反映,企业高管年薪上百万,而不少工人每月工资仅300元。如此巨大的收入差距,不仅严重脱离我国国情和基本收入分配原则,而且有违公平。  城乡差别继续扩大

摘要:
近日,国泰君安证券总经济师、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一篇《中国贫富差距正在逼近社会容忍红线》的文章在业内引起了很大反响,引发了大家对收入分配的再次关注。事实上,贫富差距扩大已是老话题,但是随着房地产价格的不断飙升,中国贫富差距问题越来越突出。有数据显示,内中国财富差距超过40倍逼近社会容忍红线近日,国泰君安证券总经济师、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一篇《中国贫富差距正在逼近社会容忍红线》的文章在业内引起了很大反响,引发了大家对收入分配的再次关注。事实上,贫富差距扩大已是老话题,但是随着房地产价格的不断飙升,中国贫富差距问题越来越突出。有数据显示,内地基尼系数已激增至0.48,大大超出
0.4的警戒线。“这是由我国经济增长方式决定的。”李迅雷5月18日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30多年中,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主要靠要素投入的增长来实现。政府与企业、权力与资本的组合,是可以让要素投入得以持续、GDP高速增长得以保证的最佳组合。其结果是大多数弱势群体的利益难以得到保障。因此,政府应多给弱势群体更多话语权与主导权。财富差距日益严峻世界用基尼系数来描述一个国家的贫富差距,基尼系数在0.3以下为最佳的平均状态,在0.3~0.4之间为正常状态,超过0.4为警戒状态,达到
0.6则属于危险状态。从基尼系数看,中国贫富差距正在逼近社会容忍的“红线”。据世界银行的测算,中国2009年的基尼系数高达0.47,而欧洲与日本大多在0.24到0.36之间。中国在所有公布的135个国家中名列第36
位,说明中国面临的贫富差距问题已经非常严峻了。甚至还有专家指出,中国基尼系数在10年前越过0.4的国际公认警戒线后仍在逐年攀升,贫富差距已突破合理界限。事实上,中国的贫富分化在急剧加速。由国家发改委、国家统计局和中国社科院等编写的《中国居民收入分配年度报告(2004)》中指出,最高收入10%
的富裕家庭其财产总额占全部居民财产的45%,而最低收入10%的家庭相应比例仅为1.4%。财富差距达到32倍。“估计随着房地产价格的不断飙升,目前的财富差距至少超过40倍了,而2009年对应的居民收入差距大约是23倍。”李迅雷指出。记者注意到,房地产行业已经成为中国财富的主要集中地,财富榜排名靠前的大多是地产商。据2009年福布斯中国财富排行榜统计,中国前400名富豪中,房地产商占154名;在前40名巨富中,房地产商占19名;在前10名超级富豪中,房地产商占5名。“现在我国贫富差距问题很严峻,虽然国外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如美国的基尼系数虽然也在0.4这一警戒线以上,但由于社会福利和保障制度比较完善,社会保障和福利支出占美国整个财政支出的50%左右(我国约为10%),因此对于保持社会稳定能起到积极作用。”李迅雷说。收入分配亟需改革日前,有业内人士直言,当前中国收入分配己经走到亟须调整的“十字路口”,缩小贫富差距、解决分配不公问题十分迫切,必须像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
一样守住贫富差距的“红线”。“如果突破了这个‘红线’,会加剧社会矛盾,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北京一位专家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尤其是有关部门近日还指出,二季度水、电、油、天然气等价格将一定幅度上涨。而价格上涨必然加重了居民的基本生活成本,因此改革收入分配问题显得尤为重要。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优化中国国民收入分配结构的话题已经多次被中央高层提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3月22日在会见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0年年会的境外代表时,就曾对收入分配改革发表了谈话。他指出,在增加居民收入上分三个层次:一是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占整个国民收入的比重;二是逐步提高职工工资收入占要素收入的比重;三是在二次分配中,运用财税的杠杆,调节收入差距,促进社会公平。温总理的这个谈话,指明了中国收入分配改革的路径。而在这三个层次中,很多学者认为第二个层次,即“逐步提高职工工资收入占要素收入的比重”最为关键。
因为当前,中国收入分配失衡的问题,突出表现在普通劳动者的收入过低。“这是由于中国工资制度存在问题。”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日前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特别是一些国有垄断企业的工资高出最低工资几十倍上百倍,这样使大量的财富流失到少数人手中,造成严重的分配不公。“某些垄断性质的国有行业如电力、石油、烟草等职工的平均收入,2008年为全国平均水平的5~10倍。”李迅雷也表示。为此,有人建议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因为国际上普遍统计,最低工资相当于平均工资的40%到50%,而中国目前是20%。对此,仲大军向记者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中国最低工资是人均GDP的25%,世界平均值为58%;中国最低工资是平均工资的21%,世界平均值为
50%;中国公务员工资是最低工资的6倍,世界平均值为2倍;中国国企高管工资是最低工资的98倍,世界平均值为5倍;中国行业工资差高达
3000%,世界平均值为70%。这些数据说明中国改变收入分配不均的问题迫在眉睫。税收调控或为出路对于如何缩小贫富差距,李迅雷告诉记者,当前比较有效的途径是进行财税体制改革,尤其是个人所得税和其他税制改革。李迅雷指出,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无法对富人进行有效征税,这是导致贫富差距过大的主要原因。目前中国工薪阶层是个税纳税的主体。据统计,中国工薪阶层税收占个税总额的比重在65%左右;而在美国,年收入11.3万美元以上的纳税人占美国纳税人的10%,他们缴纳的个税占联邦个税总额的71.22%。为此在个人所得税上,他建议,将目前个税征收以个人为单位,改为以家庭为单位、以年度时间为一周期来进行,这样基本保证了一个家庭最基本的消费、生活需求,免除了月度征收的繁琐。不过,中国著名税务专家宋洪祥对此则持不同观点。宋洪祥日前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个税本可以调节贫富差距,但是因为中国个税存在着漏洞,即无法征收到企业老板的个人所得税。“目前企业老板的资产大多以公司股权存在,他们根本就不交个人所得税。”宋洪祥同时指出,如果个税体制不改革,很难平衡中国财富差距悬殊问题,不管个税怎么调整,交税的主体还是工薪阶层。为此,他建议,要缩小贫富差距,政府应该对下岗职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与更好的就业环境。另外,在其他税收方面,李迅雷建议:一是可以设立房产税、今后考虑物业税等税种,来增加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来源;二是可以征收资本利得税,对在如买卖股票、债券、贵金属和房地产等方面获得的收益征收利得税,以利于抑制暴利阶层的财富膨胀。而他还乐观估计,2015年之后中国贫富差距的缩小趋势才会形成。而他判断,
“估计2015年前房地产市场会有一次大的调整,这样富人的财富资产面临调整与缩水,因而贫富差距无形中会缩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