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搭台 欲招温州民资“浪子回头”

春节之后的一个多月,温州苍南国际大酒店的生意一直都很好,这让酒店老板——刚刚从山西转战回家乡投资的唐升俩多少感到欣慰。  在温州正积极实施的“在外温商回归工程”中,唐升俩是首批尝到甜头的人之一。近日,一个名为“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却似乎有政府影子的机构也在积极筹备,它试图募集一笔庞大的启动资金,间接掌控调度类似唐升俩这样的温州商人手中数以千亿计的流动资本。  饱受外界非议的温州民间资本,也许终于要面对当地政府的“招安”了。  回流民资:招安还是解禁?  1988年,唐升俩离开温州,第一次跑到山西大同承包煤矿开采。随后,他转战晋城,逐步向晋中晋南发展,在长治、晋城、高平等地拥有多个煤矿,由于起步早、生意规模大,他成为当地颇具影响的温州煤商。  但去年山西省政府强力推行煤改,国有大矿重组兼并中小煤矿,唐升俩旗下多个矿井面临关停和易手的命运,多年投资,转眼成空。  唐升俩彷徨无计之际,恰好听说家乡有座建成已两年的高档宾馆——苍南县国际酒店由于后续运营资金不到位,迟迟不能开业,便决意回乡,他出资1.72亿元买下了这座酒店,投入1亿多元装修一新,并以温州“南大门”最高档酒店为号召开门迎客。  唐升俩相信,将来苍南是温州对接海峡西岸经济区的桥头堡,当地酒店业前景非常看好。  与洗去身上的煤灰“登堂入室”的唐升俩相比,另一位温州商人黄伟建身上,资本的气味要浓得多。  黄伟建担任董事长的温州恒生资产控股有限公司,温州最早的专业投资机构之一,目前管理着国内12家公司和3个专项基金,黄本人在温州商界有资本运作“牛人”之称。  如今,在他名目繁多的头衔中,又多了一项:“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董事长。  作为该中心的发起人和操盘者,黄伟建坚称,正在筹备中的中介机构纯属民间性质,且不以盈利为目标。但明眼人会注意到,这一举动背后当地政府的身影。  今年春节过后举行的温州市十一届人大五次会议上,温州市市长赵一德明确将组建“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的任务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中,并称“今年要全面推进民营经济创新发展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做大做强政府投融资平台,鼓励和保障民间资本顺畅地进入基础设施建设、金融服务、社会事业等领域”。  参与组建“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的温州市发改委副研究员姜洪新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这是当地政府要“招安”民间资本的说法,称只是希望借中介平台之力,让民间资本能更充分地享受政府“非禁即入”的投资政策,使其获得更多发展空间。  而黄伟建的解释是,该服务中心将采取“政府指导、民间运作”的模式。  温州资本的反思  2009年,温州民间资本可谓集体“牛”年不利,国内外“各条战线”处处碰壁,为改革开放30年来罕见。  据粗略统计,俄罗斯打击“灰色清关”行动中,温州商人损失达70亿~80亿元,阿联酋迪拜主权债务危机中,温州资金缩水30亿元,而山西等省煤矿兼并重组,导致500亿元温州煤矿投资生死未卜。  对于号称总量达7500亿元的温州民资来说,2010年的当务之急就是寻找下一个安全的出口。  在中国民营经济大本营之一温州,首个以民间资本为服务对象的中介平台,尽管有点姗姗来迟,但也算是生逢其时了。  从2003年开始,温州市政协委员、市经济建设规划院院长王钢便一直承担者民间资本如何进入政府投资领域的研究课题。  日前他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也很希望能有效监管和引导庞大的温州民间资本,每年的温州地方两会上,这个话题都是热点,今年政府之所以下决心组建这个中心,确实不愿再看到部分盲目冲动的温州资本近年屡屡失败的惨状一再重演。  “灵活是温州民间资本的一个特性,但追求暴利投机性也很强,可以说,一直以来温州资本只有知名度,没有美誉度。”王钢说,“现在确实是温州商人该深入反思资本出路的时候了。”  温州民资的游动性和缺乏统一调度,常常也让他们错失真正的投资良机。  温州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张一力教授说,去年金融危机最高潮时,不少美国企业纷纷倒闭,“血流成河”,正是外来资金低价收购的大好时机,他有位在美国做物流生意的温州朋友有心出手,却苦于没有足够资金支持,当时想从美国的银行获得贷款很困难,如果庞大的温州民间资本能成立一个上规模的海外投资基金的话,类似这样的融资难题便可迎刃而解。

美高梅官方网址,在许多人印象中,温州游资热衷投机炒作,到处兴风作浪,名声不是太好,可他们的老家人——温州市政府官员们并不这么看。  由于温州城市基建急需大量资金投入,当地政府很希望那些终日在外游走的煤老板、炒房团们能回到家乡,把钱花在刀刃上。  但是,那些看上去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出去的温州商人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投融资项目清单9月出炉  “大概9月底到10月初左右,我们会拿出一份比较详细的投融资项目清单,民间对这块期望还是很大的。”温州市发改委副研究员姜洪新日前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  8月上旬,温州市政府各主要职能部门集中开了整整一天的会,主题只有一个,就是在促进民间投资“新36条”细则(即国务院7月26日发布的《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重点工作分工的通知》)出台后,要拿出一些实实在在的项目来,吸引温州民间资本回归。  据出席会议的姜洪新透露,会上列出了粗略的项目名录,各部门要在接下来的一两个月里分头落实。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温州市政府早就有意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中拿出一块,让民间资本参与投资,其中包括目前政府力推的沿海产业带发展、大都市区建设等“五大战略”,这些战略项目总体上进展不够理想,主要原因还是缺钱。  姜洪新说,温州城市建设总体规划仍在起步阶段,公路、轻轨、桥梁、大坝等大项目都需要很多资金,如五岛连桥(七座跨海大桥)、市境内铁路新建改造等,都在考虑引进外来投资,而现在不少已立项工程,就是受制于资金不足而搁浅。  温州市国资委主任蔡永进介绍说,该市788亿元经营性国有资产的投资方向,基本不涉及国家安全领域,可以进一步收缩,尤其是逐步退出一些竞争性行业,让出更多空间,以利于民资发挥所长。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建议,温州市政府应从现有大型基建规划中挑选一批具有较高投资价值的项目,实行公开招标,吸引民间资本进入,同时要出台扶持政策,引导民间资本反哺本地实业,支持温州产业的转型升级。  “新36条”还是“新36计”?  最近几个月,即“新36条”及细则出台前后,温州股权运营中心、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已相继挂牌成立,或多或少地显示出温州试图“招安”民间资本的决心。  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董事长黄伟健说,该中心已与温州旅游局签订了合作发展协议,准备成立一只温州旅游发展基金,初期规模达10亿元,以此整合全市的旅游资源。迄今为止,除温州乐园等少数景区有民资参与外,温州的旅游产业大都为国有资本的天下。  上述协议签订后,温州市旅游局已将9个招商项目和15个在建项目的资料输入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的项目库中,其中包括总投资50亿元的大罗山东海王城,以及投资20亿元的苍南渔寮雾城旅游(影视)度假区。  “将来我们会依靠金融力量,发动更多民间资本参与。”黄伟健说。  近日,首只冠以“温州人”名号、拥有官方背景的温州人股权投资基金也宣告成立,该基金规模为30亿元,将主要从事创业投资、股权投资、企业兼并重组投资,还有基础设施投资等,它的第一个重点投入方向是正在启动的温州沿海产业带开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