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张红力:没碳交易市场,就没话语权

“我国没有国际碳交易市场,不利于争取碳交易的定价权。必需尽快建立中国碳交易市场,否则将像在石油市场一样,失去定价权和国际市场的话语权。”全国政协委员、德意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红力在两会期间提交了一份关于《建立我国碳交易市场,推动碳减排拉动低碳经济》。  “因为没有自己的国际碳交易市场,我国处于单纯碳资源供给方的地位,是整个碳交易产业链的最低端。由于碳交易的市场和标准都在国外,我国为全球碳市场创造的巨大减排量,被发达国家以低价购买后,包装、开发成价格更高的金融产品在国外进行交易,而这是我国碳资源的流失。”张红力在提案中警示:“中国碳市场潜力巨大,但我国国内的碳交易市场机制还十分落后,除北京,天津和上海有小规模交易所从事与减排相关的交易外,我国还没有一个发达的国际碳交易市场。没有自己的碳交易平台,就没有碳交易市场定价权和话语权。所以,我国没有国际碳交易市场,是非常不利于争取碳交易定价权的。”  张红力在提案中提到,我国应积极参与构建碳市场,
谋求碳市定价权,否则将像在石油市场一样,失去定价权。同时张红力也建议,“有必要建立一个由中央政府推动的全国性与国际接轨的碳交易市场平台。具体计划和实施可由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牵头,
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参与。交易系统可由主交易市场和交易所相结合的形式组成。交易市场的交易主要通过直接交易市场或者交易所来实现,,包括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之间的配额和项目交易,
和与国际交易的CDM项目交易业务等等。交易业务从交易现货市场开始,然后可以发展期货市场、衍生品市场,从而逐渐发展成为一个与国际接轨的开放性碳交易市场。”  张红力共提交了四个提案,前三个聚集在环保方面:《促进城市精细化垃圾回收,
推广全社会“零排放”》、《多方面促进天然气产业发展,保障供应安全》、《制定太阳能发电上网电价补贴制度,以机制促进我国太阳能行业的发展》,但他最为重视对“建立中国碳交易市场”的提案,他认为:“我国未来很有可能成为世界最大的碳交易市场、最大的环保节能市场、最大的低碳商品生产基地和最大的低碳制品出口国。在建立运行我国碳交易市场的过程中,将增加我国在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定价权和话语权,从而增强我国在国际低碳经济中的竞争力。”

在哥本哈根的贝拉会议中心,各国正在为二氧化碳减排指标进行着无休止的争吵。几天以来,这个“碳舞台”容纳了太多关于“碳”的政治博弈和利益纠葛,更多国家不会轻易舍弃“碳排放权”的再分配。

随着国际社会对“气候危机”的不断关注,二氧化碳排放权成为继石油等大宗商品之后又一新的价值符号,国际社会已经形成了碳交易货币和碳金融体系,“碳排放”技术及其产品将成为重要的国际战略资源和资产。有人说,未来碳可能会超越石油,碳交易市场成为全球第一市场。

金融危机以来,各国纷纷以低碳经济作为经济的新增长点,有的国家甚至为保护“碳技术”设起了“碳关税”。未来,国际政治、世界经济都似乎围绕着“碳”展开,难怪有人说,世界真的要“命悬于碳”了。

《京都议定书》为碳交易奠定了法律基础。它不仅从环境保护的角度,以法规的形式限制了相关国家温室气体的排放量,更是从经济的角度,催生出一个以二氧化碳排放权为主的碳交易市场。

《京都议定书》:碳排放权可买卖

《京都议定书》2005年生效后,规定发达国家在2008年~2012年期间,温室气体排放量要在1990年的基础上平均减少52%。《京都议定书》还规定,国际排放贸易、联合履行及清洁发展机制三种机制,其核心是允许发达国家到境外去购买“可核证的排放削减量”,用于抵消《京都议定书》规定的指标,也就是说,鼓励发达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帮助发展中国家减排温室气体,从而抵扣发达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由于发达国家的能源利用效率高,进一步减排的成本极高,而发展中国家能源利用效率低,减排空间大,成本也低,这导致同一减排单位在不同国家间存在高价差。高价差和巨大的供需市场,由此推动二氧化碳排放权成为炙手可热的商品在国际资本市场流通。

全球碳交易体系

以欧美为两大中心

目前,在众多碳交易市场中,主要有欧盟排放交易体系、英国排放交易体系、美国芝加哥气候交易和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温室气体减排体系等四个碳交易市场。其中,欧盟排放交易体系是全球最大的碳交易市场,2008年占全球碳交易总量的近60%。而英国的伦敦金融城和美国的芝加哥气候交易所已经成为全球碳交易的两大中心。

美高梅官方网址,成立于2005年的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对欧盟27国实行“总量控制和碳排放交易”制度,是一个欧盟内部的强制减排配额市场。

美国芝加哥气候交易所成立于2003年,是全球第一家自愿减排碳交易市场,也是碳排放权额期货交易模式的开创者。

英国新能源财务公司曾在2009年6月发表报告,预测全球碳交易市场2020年将达到3.5万亿美元。有望超过石油市场,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

碳交易市场:有望超石油市场

目前,全球范围内共有20多个碳交易平台,交易标的主要有两种,一是二氧化碳排放配额,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类似期权与期货的金融衍生品,二是相对复杂的减排项目。

市场规模成倍增长

近年来,基于环保项目合作的清洁发展机制国际碳交易市场发展迅速。《京都议定书》正式生效后,全球碳交易市场出现了爆炸式增长。2008年全球碳交易市场价值达1263.5亿美元,比2007年的630亿美元上升了100.6%。

据世界银行测算,发达国家通过CDM购买温室气体排放额度的需求为每年2亿至4亿吨,每吨的价格在15~20欧元,最高时甚至达25欧元。在占据全球碳交易85%以上的欧盟碳交易市场,2008年的新一轮价格达到23欧元/吨。

巨额价格差催生“炒碳”

据介绍,在行情最红火的时候,每吨二氧化碳减排当量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价差达到20欧元。这就是说,如果某公司在发展中国家开发了一个年减排20万吨的项目,到欧洲一倒手,就能净赚400万欧元。价差的存在,使众多炒家竞相到发展中国家来炒碳。

在目前的碳交易国际市场上,中国市场出售的年减排额已达到全球的70%。有专家估计,中国当前已签订的碳交易项目收益可达20亿美元。

中国也在积极探索碳排放交易市场化机制。据中国首家综合性排放权交易机构天津排放权交易所总经理高正琦透露,明年中国有望开展真正的碳排放交易。

新现象

低碳经济:全球进入低碳时代

低碳经济是以低能耗、低污染、低排放为基础的经济模式的经济。有专家称,低碳经济不仅是给“发烧”的地球开了一剂“退烧药”,而是在当前时代下各国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发展低碳经济,已经成为金融危机后各国探索新经济模式的最明智选择。可以说,未来全球将逐渐进入“低碳时代”。

随着油价持续走高,传统能源产业遭遇发展瓶颈,人们对气候变化呼声愈来愈高,尤其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让低碳经济成为“香饽饽”,使“低碳”概念变得日趋成熟,催生了低碳经济的发展。有专家预测,在不久的将来,世界经济将进入一个继工业化、信息化革命后的划时代革命时期。

低碳技术:催生“碳关税”

随着低碳技术日益成为经济发展的核心产业,掌控低碳经济产业的核心技术的发达国家都将控制低碳技术作为头号战略利益。而“碳关税”,就是保护本国低碳技术在国际上核心竞争力的集中体现。

根据美国今年6月通过的一项法案,发展中国家要想向美国出口产品,为了不让美国征收关税,就必须在2020年之前,调整自己的产业结构,制造出符合美国标准的低碳产品。而由于太阳能、风能、核能、生物质能等新兴能源技术是高额附加值的产品,只有美国的设备和技术能够达到。要向美国进口产品就必须买美国的设备和技术。美国因此可以在此交易中获得超额利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