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炮轰医改 揭保健食品黑幕

面对各路记者的“围堵”,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昨日对时下公众关心的食品药品安全等问题接连“开炮”。  【食品药品安全】  “毒豇豆”不难发现
病源在于“多头管理”  钟南山表示,其实“毒豇豆”并不难发现,在监测的多个环节都可以将它检查出来,之所以等到中毒了才知道,是因为目前在食品安全监管领域存在着“多头管理”的弊端。  钟南山称,在我国的食物生产、流通和销售链条中存在多头管理,没统一标准的监管体系。每个环节都由每个不同的部门去排查、核定,先不说中间是否有不规范的行为,单是每个部门不同的标准都会造成食物安全隐患。  钟南山表示,链条中的各个部门都应该对这一事件负责。生产的时候由农业部门来监管,成品则由质监部门负责,到了流通的时候又归工商部门管。有一个环节没有管好就容易出现此类事件。钟南山建议要向国外一些先进经验学习,如美国就有FDA(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对食品药物从生产到流通,即从源头一直到餐桌都有一个统一的管理。  保健品加“药”危害大
抗疲劳药实乃壮阳药  钟南山还认为,相对于“毒豇豆”,保健品加“药”的危害更隐蔽,更不为人所知。  钟南山称,“毒豇豆”其实并不难发现,而在广东地区,甚至在全国来说,最可怕的还是在保健品中加入药品。“美其名是纯中药,实际上里头加了西药。这非常危险。目前最突出的是,一些抗疲劳药中,就加了西药,成为壮阳药。这非常典型。还有减肥药、降糖药等。”  钟南山认为,这些保健品,实际上是把药品从成分上偷偷地换成保健品。把药品变成非药品。这些是违法的。但是现在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并不这样判别。“而且由于监管环节存在多头管理,没有统一的标准,因此,这类行为现在还在害人。”  钟南山建议,现在大量存在加了药的所谓纯中药保健品,而应该给这些定性为药品代替非药品。其次要理顺体制,这些全部属于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管理范围,由它来制定标准,监测和执法。  【医改】  新医改能否“减负”
还要打个问号  谈到日前刚发布的《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指导意见》,钟南山说,现在人们讨论最多的似乎都是医疗价值问题,事实上,看病贵或便宜不在于医疗价值上,而是在于百姓拿的钱多还是钱少的问题。  “医改试点提出要药物加成取消,但这个缺口该如何填补?有两种可能,一是通过公益性的补偿,比如增加政府投入;二是通过提高医疗服务的含金量,包括增设药事服务费、调整部分技术服务收费来填补这个缺口。目前大家谈得比较多的就是药事服务费。”钟南山说,“但药事服务费,不应该与医疗技术服务收费分开,因为药事服务费就是医疗服务费用的一种,例如外科医生主要是手术技术,内科医生主要是诊疗思维,即如何合理用药,这些都可以看作医疗技术费,所以不需要分开,应该放在一起。”  至于新医改是否能为老百姓“减负”,钟南山表示,一方面把药物加成取消,降低药费;但另一面却提高医疗技术服务费,这样综合起来的结果能否最终使老百姓看病减轻负担,目前还要打个问号。  钟南山认为,医改的关键是搞好社区医疗,现在很多公立医院在进行试点,主要的做法就在两方面,一是增加公益性,二是提高它的效率,其中最要害的是怎么样能让公立医院提高社区医院的医疗水平和管理能力,这是公立医院对医改一个最大的贡献。  (中国经营网综合
贺玉婷)

“对甲流不能麻木,儿童更应警惕口蹄疫”

谈医改

“抗疲劳药实际上就是壮阳药。”近日,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钟南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广东地区甚至是华南地区,最可怕的是保健食品。厂商经常在保健食品中加入药品,便美其名是纯中药。他说自己将在两会关注这个问题。而对于海南出现的毒豆角事件,钟南山认为,这都是“多头”管理的错,“多头管理不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

针对白云区出现猪口蹄疫问题,钟南山认为,不是很危险,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当然,得了还是要上报”。钟南山表示,口蹄疫是经常可能会发生的,发生在5岁以上10岁以下儿童身上的个案常有,应该作出警惕。

“多头管理不解决,食品安全永远无保证”

6个速效的饮食增肌捷径健美运动营养知识新说做饭用自来火
农家的低碳生活体验“速型 ”膳食方案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此外,对于甲流,钟南山介绍,目前市民已经很冷静,但不紧张不等于麻木,通过前段时间的宣传,知道甲流危害性的认识,人们能够正确对待。对于甲流是否会卷土重来,钟南山回应说,“没人能够知道甲流是不是这个春天就没有了。虽然一直都有监控,但世界上没有人能对甲流的危害作出准确预测”。

谈毒豆事件

钟南山说;“事情的发生,每个部门应该都有责任,而问题就出在多头管理上,这个问题不解决恐怕永远解决不了食品安全问题,不仅是食品,还有所谓的保健品,今年我会重点谈谈这个问题。”

谈保健食品

“保健食品加入药品最可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