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成拉内需新引擎 二三线城市获发展机会

“如果真能解决户口问题,我就打算在织里买一个80平方米的二手房,然后把孩子和老人从江西老家搬到浙江来。“罗少辉在浙江省湖州织里镇工作已有8年,尽管只有初中学历,但凭着勤劳好学,从学徒工做到了车间主任,收入也从每月600多元增长到3000元。  罗少辉的话讲出了许多农民工的心声。“尽管我们也是打工的,但我和老婆每个月收入加起来也有4000多元,在织里买一套20多万元的房子问题不大。”罗少辉表示,在江西老家的孩子已8岁,一直由父母带着,就读的农村小学教育质量一般,能在织里入户的话,孩子的教育问题和父母的养老问题就不用发愁了。  加速城镇化有助于扩大内需  “中央推进城镇化,放宽中小城市和城镇居民户籍限制的决定非常及时。事实上,从今年上半年中央的一些决策,比如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等政策,已能看出这方面的端倪了。”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殷醒民表示。  殷醒民认为,2008年中央为了保增长,把4万亿投资作为最为重要的措施来用,但在经济增长企稳、金融危机影响减弱时,扩大内需才是实现中国经济又好又快增长的根本之路,而加速城镇化的最大作用是扩大内需,“目前农村人均消费能力不到城市的30%,7亿多农村人口的消费能力很低,如果能在接下去几十年里,将7亿多农民中的4.5亿人转变为城市人口,那中国的内需市场将有一个极大提升。”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经济研究室主任张季风表示,目前中国农民收入低、社会保障差是其消费能力低下的根本原因,他认为,目前中国城市和农村人口的收入水平差达到3.6比1以上,实际的差距可能更大,这个问题应该引起重视。  有学者认为,如果只把农民变成城镇户口,并不能增加农民收入,也就无法增加他们的消费能力。  “这个观点看似有道理,其实不然。制度的改变本身就能创造机会。比如,许多国企在招聘正式员工时,拥有城镇户口是基本条件,这就把一些有技术、有能力的农民工挡在外面,变成了同工不同酬的临时工。在创业借贷时,有城镇户口和固定住所的城市居民肯定比没有户口的农民工更容易。”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李华芳认为,目前中国的许多制度与政策中,还有许多或明或隐的户籍歧视,这种歧视会限制农民的收入增加。  “此外,农民拥有城镇户籍后,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会比农村好许多,孩子也可以在城市就近读书,农民的后顾之忧少了以后,自然而然就敢于消费了。”李华芳强调。  城市化进程不能一蹴而就  “中国的二元经济结构问题比其他国家更复杂,除了经济结构调整外,还要考虑到已形成50多年的城乡隔离的户籍制度和公有制的土地制度。”张季风认为,正是这种特点,决定了中国城市化进程不能一蹴而就,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美高梅6s登录,家电“下乡”了,汽车“下乡”了,纺织服装是不是可以搭上政策的快车,也“下乡”去拉动一把“内需”?近日,来自工业与信息化部的一则消息让望眼欲穿的纺织服装企业失去了希望:“纺织下乡”子虚乌有。

看来,希望国家出台具体的产业政策支持是不太现实了。那么,对于外需受困的纺织服装业来说,“积极扩大内需,开拓农村市场”的希望在哪里?

我们知道,拉动消费的必要因素,一是有钱消费,二是有人消费。因此,要想拉动农村消费市场,首先要让农村经济发展起来,农民收入大幅增加了,才有消费的动力和愿望。业内人士乐观估计:拥有8亿多人口的农村市场是众多厂商的“金矿”,农村市场蕴含了接近8000亿元的服装内销规模。从2008年的数据来看,城镇居民每年衣着支出在1000元以上,农村却不到200元,相当于城镇的1/5左右。

如何增加农民收入?这是个事关中国经济前景的时代命题。仅从纺织服装行业来看,由于技术含量不高,劳动力密集,成了广大农民工人就业生存的第一民生产业,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一些地方出现了企业倒闭、民工失业现象,需要引起政府和社会的高度关注。不但要解决好纺织服装行业的民工就业问题,还要考虑进一步帮助企业解困、民工增加收入的问题。再推开一点讲,所有影响民工收入的经济社会壁垒,比如同工不同酬、子女就学障碍、户籍制度歧视、缺乏社会保障等等,都应该考虑逐步解决,让民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产业工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