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回马枪”

好莱坞一线明星狂热追捧,英国国家足球队几乎人手一套,温州商人不惜斥资1亿元买下一个完全人工堆砌的小岛——作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标志性建筑的人造海上别墅群,在迪拜世界债务风波全面爆发之前,它不仅是建筑史上的奇迹,还是一个似乎永不破灭的楼市神话。  神话破灭之日,占迪拜华商十分之一的温州人,资产蒸发就在20亿元左右。中国民间资本和全世界的热钱一起折戟迪拜,惨痛的教训让一直在中国楼市游刃有余的温州“炒房团”第一次真正面对“血淋淋”的现实。一向战无不胜的温州“炒房团”第一次开始面对难题:迪拜楼市危机是否也在预警中国房地产业?  迪拜房价:其实不及北京、上海  奢华之都迪拜,是阿拉伯世界第一个允许外国人购置房产的地方。地产向外界解禁的那一天,才是迪拜楼市起步之日。短短十年间,当地楼价涨了三到四倍,其飙升速度可以用疯狂来形容。  据总部设在迪拜的亚洲商务电视台董事长王伟胜介绍,2001年当地一幢独立别墅每平方米只要8000元,到金融危机之前,房价涨至最高峰,每平方米涨到4万多元。普通公寓的价格在最高时也达到了每平方米二三万元人民币。  而在北京,四环以内的公寓价格都在2万元以上,即使是杭州这样的城市,主城区商品房平均价格也达到了每平方米19000元,不论是北京、上海,还是广州、杭州,核心区域的公寓房价早已超过3万元。  迪拜温州商会会长陈志远说,在当地经商、务工的华人大约有10万人,经商两三年的商人,都不同程度地在当地购入了物业,温州人在当地买房的,保守估计有五六千人。在采访中,不少在当地购入物业的温州人认为,当时大家都在当地买房,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投资。“迪拜的楼市跟中国差不多时间起步,涨得还没有国内快,以迪拜自由港的地位,石油国的资金和当时全世界热钱的追捧程度,谁也想不到房价才到每平方米二三万元就垮台了。”  “炒楼花”埋下巨大风险  迪拜原来只是一个14万人口的沙漠小城,现有总人口140万,95%是外来人口。除了自由港吸引转口贸易以外,迪拜几乎没有实业,这样一个地方是怎样把精明无比的欧洲银行吸引过来的?  事实上,迪拜是一个“免税天堂”,炒楼的回报率非常高。王伟胜说,当地的售楼方式就像“卖楼花”,业主可以分期付款。楼还在打地基,交10%,过三五个月再交10%。买下一层楼的物业,总价是1000万元,但首期只要付100万元,三个月后房价升了10%,这时投资者转手卖掉,就能赚100万元,投资回报率是100%,而且除了一点点户名转让手续费以外,没有任何税收。  “很多人看到暴利,转行做这个的非常多。包括华商在内,这个来钱比传统贸易快很多。刚开始一套两套,最后是大家一起整层买,整幢买。”王伟胜说,“全世界的炒房团都来,印度人最多,一个印度人买了五十幢别墅。温州人里面,只要在那边经商几年的,没有不买房子的。”  “温州人买房是这样的,大家一起吃饭,谈什么项目好,大家都出股份,按投资额多少,每个人分摊。”王伟胜说,“一顿饭吃下来,当地的一幢楼可能就被温州人买下了。”  温州商人认为,从迪拜的楼市来反思国内的房地产,国内早就杜绝了炒楼花,房地产企业也要结顶才能拿到预售证,炒楼的税收成本也比较高,与迪拜相比,国内的房地产管理还是十分严谨,相对安全的。  “迪拜楼市危机是血淋淋的一课”  楼价推升地价,地价又推升楼价,源源不断的国际游资不停注入,如果没有金融危机,谁都认为迪拜的楼市奇迹还会走得更远。  “如果没有金融危机,我的”上海岛”现在已经有几十亿元的销售了。”上海中州国际控股集团董事长胡宾说。  欠下800亿美元外债的迪拜世界房产项目,现在已经成了全世界最大的烂尾工程。这个吸引了全世界各大银行、国际热钱竞相投资的“世界地球岛”,规划中是世界最大的人造海岛群,由300多个人工岛排列组成,2007年胡宾以2800万美元买下其中一个小岛,并命名为“上海岛”,计划在岛上投资12亿元人民币建造世界“海上皇宫”,2010年完工,目前这一项目已经停工搁浅,这是中国人在当地最大的投资项目之一。  亲历了这一事件的温州商人们表示,这次事件带来的最大教训就是,投资不能头脑发热。损失最惨重的,都是炒楼赚到钱以后,再到处拆借投入巨资的人。现在绝大部分温州人庆幸的是没有倾家荡产在当地炒楼,大部分人都是在原来的主业之外,拿出一部分资金作房产投资,都还“撑得住”。  一些浙江企业家认为,迪拜楼市的崩盘对国内疯涨的房地产也敲响了警钟。现在国内越来越多的企业家不愿意做实业,觉得搞房地产来钱快,都去做“投资家”,但社会的发展还是要靠实业一步一个脚印做出来,不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企业家的心态,都应避免浮躁,“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诱惑”,经济才能健康平稳地运行。

到迪拜“抄底”去!

“别人恐惧,我们贪婪。”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本报记者说。随着总高828米的迪拜塔1月4日竣工,浙商闻风而动。春节后他打算带一个大团去迪拜瞅瞅“世界第一高楼”。消息刚散布出去,报名的已经超过20人。

杭州海外旅游有限公司出境中心的金岚说,迪拜债务危机并未影响到当地的旅游业,反倒在无形中增加了它的知名度。春节期间的迪拜高标准奢华之旅,六、七、八星级酒店各住一晚的售价高达37000元,目前已经售完。

一名温州商人告诉记者,2月份将是迪拜交房高峰期,普通公寓、店铺等应有投资机会。

“击鼓传花”有赚有亏

蜂拥前往迪拜的,大多不是观光客。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到现在,陆续有不少中国人打来电话咨询哈利法塔的出售情况。”迪拜中国城房地产交易中心营销总裁胡卫东说,这些咨询的人里面,2/3是浙江人,不少都是抱着抄底的心态。

这幢沙漠中的“全球第一高楼”,2004年刚开盘时就售罄,业主都是通过邀请前来购房的各国富豪权贵。开盘价为6万元/平方米,到2008年上半年高峰时,高楼层公寓曾涨到20万元/平方米。

胡卫东说,房子转了四五次手后,价格几乎回落到开盘时水平,第一批业主大都赚了钱。

美高梅官方网址,但也有高价接盘被套牢者。温州中意鞋服有限公司董事长詹崇楼坦言,他就是迪拜主权债务危机波及楼市的一个受害者。他们家原计划到哈利法塔的新房中过春节,但房子延期交付,入住时间成了未知数。

据了解,有几位温州平阳人在十多万元/平方米的价位买了“哈利法塔”住宅,由于当前价格又回落到7万左右,同样被套牢了。

去年底,迪拜填海建造的“上海岛”岛主胡宾也回到了国内。2007年,这个温州文成人以2800万美元价格购得此岛,均价不足1000美元/平方米。其别墅区项目至今尚未建成,而邻近的阿联酋“爱尔兰岛”的房价每平方米已突破一万美元。

在去年11月迪拜债务危机前,胡宾就敏感意识到金融风暴可能对“人工岛”造成冲击,他早早“离岛”上岸,返回国内。

据温州媒体报道,温州民间投资迪拜楼市被套的资金达30多亿元人民币,这并不包括在迪拜经商的温州人购买的自住房的缩水资金。

然而,更多浙江投资客趋之若鹜。胡卫东说,不少浙商都向他表达了强烈的购买意愿,“有个温州瑞安的商人想买50平方米的酒店式公寓,还有些想买1000万~2000万元人民币价位的写字楼,但总体来看住宅的投资倾向更大些。”

不过阿联酋温州商会会长陈志远表示,尽管不少浙商对哈利法塔表示出浓厚兴趣,但到目前为止还没听说已有人买下的。

实乃“炒楼花”

“就算迪拜石油资源枯竭,都不可怕。”胡卫东说,去年11月迪拜债务危机引发了全球金融市场震荡,但这并不表明迪拜宏观经济崩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