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渐成外籍人士青睐的“创业首站”

9月6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正式开启在上海的“澳大利亚创客基地”,为澳大利亚的创业者们开启通向中国这一巨大市场的大门。  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与XNODE创极无限,一家地处上海核心区域的联合众创空间,签署了合作协议。设在XNODE创极无限的澳大利亚创客基地身处世界最大经济体之一的中心位置,将能够为有意向中国、亚太及更广泛地区拓展业务的创业企业提供理想的根据地。  落户上海的澳大利亚创客基地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在国家创新及科学计划下宣布设立的全球五大创客基地中的第三座。澳大利亚创客基地将由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的专业项目团队支持。他们将协助澳大利亚创业者寻找合作伙伴和客户,联结创业导师和投资者,并引领他们熟悉本地的政策法规和商业环境,使创客们尽快将他们的创新产品本地化和规模化。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将充分利用已经在中国各地建立的政府和商业平台来促进创业企业们与投资者、客户和战略合作伙伴的交流与合作。  XNODE创极无限提供专门为中外创业者相互联结并在中国市场发展其业务而精心设计的生态系统。澳大利亚的创业者们将获得XNODE创极无限的Xelerator加速项目的支持,其中包括了孵化期间的专属导师、市场情况分析、路演准备及吸引投资者的训练,意在帮助参与该项目的创业者“快速启动、有效联结、获得支撑”。  “充分利用来自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和XNODE
创极无限的合力支持,以及来自这个多样化生态系统的高科技园区、创业家、投资者、政府和客户的鼎力支持,我们希望可以为澳大利亚的创客们创造新的机遇。”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中国区总经理柯迈高(Michael
Clifton)说。  “上海这一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都市,已经创建了良好的创业生态系统,积聚大量的创投资本,汇集顶尖的金融服务业和完善的法务支持系统。”柯迈高指出。  XNODE创极无限的CEO周炜表示:
“XNODE创极无限非常荣幸能有机会与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和来自澳大利亚的创业者们密切合作,并让他们在中国的成长更上一层楼。XNODE创极无限从创客的角度出发设计了充满活力的工作空间。结合我们的创业者社区、专业服务资源和量身定制的孵化计划,我们打造了理想的创业环境让这些公司可以在中国茁壮成长。”  澳大利亚驻沪总领事馆总领事梅耕瑞(Graeme
Meehan)表示,“要在中国这样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塑造澳大利亚作为创新国度的形象,必须倚靠持续发展且繁荣的澳大利亚创业和商业社群。上海的澳大利亚创客基地可以给澳大利亚的创客们提供一个成长、交流和联络的平台,与志趣相投的创业者们和成功商业人士共同营造这一社群。”  目前,上海创客基地的创业者入驻申请业已启动。

编者按:今年以来,上海创新创业的国际化趋势日益显著,越来越多的外籍人士来上海开启创业之旅。记者从市科委、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获悉,杨浦科技创业中心、XNode、23Seed等18家众创空间以及上海市欧美同学会、浦东国际人才城等5家机构入选了创业首站,针对海外创新创业项目,提供跨国合作及落地孵化全要素配置服务,吸引海外创新创业项目和人才资源汇聚申城。截至目前,创业首站合作基地和机构本年度新增落沪的国际项目有138个,举办国际化活动295场,海外合作伙伴合计170家,直接投资或间接促成投资国际项目的金额达9.39亿元。

上海国际化众创空间的发展近况如何?它们的运营管理者有哪些作为?入驻空间的外籍来沪创业者有何想法和建言?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走访了三家有代表性的机构。

创极无限一半创业者来自海外

爱上海选择来此创业打造国际化众创空间

与国内其他省市相比,上海的大众创业有个特点就是国际化程度高。位于静安区的众创空间XNode创办一年多来,已集聚19个国家和地区的创业者,中外创业者比例约1:1。走进空间,随处可见中外创业者交谈的身影,连负责管理空间的社区经理也是个金发碧眼的小伙子。

XNode首席执行官周炜介绍,去年5月,他创办一家众创空间管理公司,目标设定为打造国际化创业社区,并为大企业提供开放式创新服务。如今,公司和美、英、法、德、以等10多个国家的使领馆建立联系,并成为澳大利亚政府在海外设立的5个创客基地之一。他还与日本友人田中年一联合创办XNode匠新(创极无限匠新)跨境创业加速器,希望打通中日创业生态圈。

众创空间具有很大市场潜力

田中年一能说流利的汉语。大学毕业后,他进入东京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工作,2005年被公司派来上海德勤工作。在上海的4年,田中年一认识了许多中国朋友,包括周炜,也喜欢上了上海。

35岁时,我积累了一定经验,准备创业。在东京还是在上海创业?考虑下来,田中年一觉得自己在上海的创业资源更多,也很习惯这里的生活环境,2013年他重返上海,与朋友创办了一家做室内设计和施工的公司,客户大多是在上海的日资企业,然而那次创业并不算成功。

去年初,田中年一和走上创业之路的周炜长谈了一次,意识到众创空间已成为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我们都有咨询公司背景,又有很多大企业资源,要不一起干吧。你可以挖掘日本的资源,打通上海和日本大城市的创业生态圈。周炜的这番话,说动了田中年一。去年5月,创殿众创空间管理有限公司成立,首个空间设在静安,这里是上海外国人最集聚的地区之一。

数字媒体集市概念值得借鉴

一年多来,作为创极无限匠新的联合创始人,他拜访了东京、大阪、福冈等地的科技创业服务机构和大企业,与其建立合作关系。今年5月,他参与筹备的中国技术开放日2016活动成功举行,组织了极客邦科技、丁香园、长虹软件与服务中心等国内10多家创新型企业的技术负责人赴日考察创客空间,进行科技和文化交流。

考察过程中,国内技术大咖对东京的DMM赞不绝口。它是日本规模最大的硬件创新孵化器,里面的仪器设备可谓应有尽有。田中年一觉得,上海目前缺少优质的智能硬件孵化器,一些创客空间发展得并不理想。其实,张江的集成电路产业很发达,有关政府部门可以借助产业优势,在张江培育几家类似数字媒体集市那样的硬件孵化器。他建议政府拨款购置一批仪器设备,委托市场化团队管理孵化器,争取早日形成能与深圳比肩的硬件创新生态圈。

走出去的同时,还要引进来。在近日的一次国际创投大会上,创极无限匠新组织了10多家日本创业企业来沪参展。结果,东京大学研发的一种智能服装引起中国风投兴趣。这种衣服面料带有传感器和电路,能采集体温、心率、呼吸等数据,有望进入中国市场。

建议为创业者提供签证便利

市科委创新服务处负责人表示,上海众创空间要实现提质增能,必须走专业化、国际化道路,吸引更多国际创业者和团队来沪。

美高梅6s登录,今年9月,澳大利亚政府将全球首批5个创客基地之一设在创极无限。澳大利亚驻沪总领馆商务处负责创客登陆计划的官员介绍,这一计划总投资1120万澳元,旨在扶持澳大利亚创新型初创企业开拓海外市场,已在旧金山、特拉维夫、上海、柏林、新加坡设立5个创客基地。澳大利亚政府将滚动筛选企业进入基地,提供为期90天的本土化服务。

通过市科委、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创业首站项目的推荐,创客登陆计划团队走访了本市多家众创空间,最终选择与创极无限合作,因为这个空间已形成较成熟的国际化创业社区。创客登陆计划负责人建议,上海政府部门可培育更多有服务海外创业团队能力的众创空间,把中国创业生态圈与国际创业生态圈连接在一起。在配套政策上,也可有更大作为。比如办理签证时,外国人必须提供中国雇佣主体的邀请材料,这对想来沪创业的外国人来说,操作上有难度。他希望有关部门在现有的R字签证等政策基础上,进一步为想来沪创新创业的外国人提供更多入境便利。

国家级众创空间23seed里的外籍创业者

几乎每个人都说,这里的市场很大

30岁的罗伊(Roee),留着络腮胡,看上去更像一名文艺青年。他的创业经历,颇有几分浪漫气息。为帮助未婚妻和更多独立设计师,他在以色列创办OUTOFX。这类似一个众筹平台,各种服装设计和创意先放上互联网,如果有人愿意购买,并达到一定金额,设计师会正式设计。平台成立3年多,已为2000多名设计师提供服务。

中国成设计师产品唯一市场

相关文章